下拉阅读上一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冰清赶忙起身退到一旁,敛衽一福:“陛下。”

胤泽没有搭理她,停在那里亦没有再往里走,冰清抬眼,却见他用手背在揉眼睛,仿佛难受得紧。

冰清直起身子,清清一问:“陛下怎么了?”

一看也知道他是眼睛不舒服了,这样明知故问的话叫胤泽实在懒得搭理,兀自揉着眼睛不说话。

冰清忍不住走上前,拿开胤泽的手:“陛下快别揉了,再揉眼睛就红了。”

冰清凑近他仔细看了看:“陛下想是被风沙迷住了眼睛,冰清给陛下吹一吹就没事了。”

胤泽个儿高,冰清够不着,使劲儿踮起脚尖却勘勘吻上了胤泽线条优美的薄唇。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胤泽方才还垂下手任她摆弄,受了这一下,脸都红了。

冰清怔了一怔,赶忙迅速退开了去,红着脸儿,看胤泽埋怨道:“聂冰清,你到底怎么回事?!”

冰清低着头怯生生地立在一旁,再不敢跟他说一句话。看胤泽慢慢挪到圈椅里坐定,手还在不停地揉着眼睛,冰清就更不知道该要如何是好了。

只听胤泽自己出声道:“皇后站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过来。”

冰清稍稍迟疑:“是,陛下。”

应声走到胤泽跟前,低下头小心翼翼地为他吹眼睛。

两人这样贴近的姿势,使得冰清身前那一绺如绸的长发自胤泽胸前直直泻下,垂在他手上,柔顺的触感叫胤泽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闻着自冰清发间和身上而来的清香,感受着自己眼睑处那轻柔的触感,这般的温暖与柔情是胤泽在聂飞凤身上从来不曾得到过的。而想他这吐气如兰,体带馨香的皇后纵然生得美丽却从来不会奉承,不懂讨好,不事雕琢,反而时常叫人轻薄、欺负了去,胤泽心里也微微有了些触动。

冰清正用软软的帕子替胤泽将眼中流出的清泪轻轻拭去,却忽见胤泽睁大眼睛看着自己,那仿若天然琉璃般的黑眼睛美是很美,却看得冰清只觉心上蓦地漏跳一拍,赶忙直起身子要退开,熟料这退开的动作由于过于仓促而被胤泽踩着的裙裾一带,反而再度重重地跌进了胤泽怀里。

冰清蓦地睁大了美眸,倚在胤泽肩头,紧张得一双手因为无所依傍而不自控地往胤泽腰间而去。

胤泽身子一震:“皇后往哪里摸?”

冰清看不见胤泽的神情,却被这一句话吓得不轻,烧红了脸儿,难为情道:“陛下,冰清……冰清不是有意的……”

胤泽拧眉:“不是有意的,那皇后还不快点起来?皇后是想在朕身上赖多久?”

他的皇后啊,怎么见他一次就摔一次的?胤泽真是一脸郁闷。

待冰清从他怀里起来,迅速退在一旁时,胤泽看着她那窘迫的样子凉凉说道:“皇后无事就先行回凤仪宫去准备清明祭祖。”

最难消受美人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