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画虎不成反类犬

  明轩续道:“云璇帝确是因舍了皇后玫迎薰而保住了帝位,翼王抱得美人归后,也依言不再同室操戈,再生萧墙之祸。但时隔不久翼王就在封地中设立了小朝廷,自己登基做皇帝,帝号云龑。

云璇帝无力干涉,且因失了玫皇后而害了一种罕见的怪病,于二十五岁时驾崩了。云璇帝膝下没有子息,只从一母同胞的姐姐黛萝公主那里过继了一个孩子来,这个孩子后来继承了云璇帝的大位,以景安帝的身份继续统辖着云锣南部的疆土。从此云锣一分为二,北为云峥,南称耶罗。”

看睿王禀报完毕,无相接话道:“皇上,耶罗从近几年开始便以频频向云峥纳贡而得以苟延残喘,新继位的景安帝懦弱胆小,遇事畏首畏尾,实在成不了气候,耶罗的不堪一击,就如同一只病鼠一般无二,趴在云峥脚下,任其肆意啃咬,等野猫玩弄疲累随时都有可能将之一口吞下。”

无色眼睛一亮,接口道:“凭我们天衢的实力足以同云峥抗衡,要从野猫口中抢一只病鼠,这何其简单。”

胤泽稍事斟酌道:“太傅说了‘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乃上之善者也!’直取耶罗定要同云峥兵戎相见,两国一旦开战,形势就再不可能如你所愿控制自如,天衢北有北藩,西邻西僵,惊动了这一狼一犬,到时候,势必画虎不成反类犬。”

无相大赞:“皇上圣明!”接着又续道:“臣以为直取耶罗实为下策,先拿云峥才是上善之计。所谓唇亡齿寒,一旦将云峥收入囊中,耶罗便是不攻自破。”

无色咋舌:“云峥的驸马听说很厉害。”

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说得胤泽凛眉:“驸马?有多厉害?难不成比朕的玄狐马还要能耐?”

听得无色咂了咂嘴。

胤泽轻轻一笑,抬眼却见了睿王明轩愁容惨淡,心神不宁地立在案前。

胤泽有些意外:“四叔怎么了?”

明轩回神:“回皇上,臣没事。”

“哦,”胤泽点点头,想四叔这几日都这般心不在焉,有事也不肯说出来,照旧尽心尽力为他办事,心里很是感触,“四叔这几日辛苦了,四叔整理的有关云峥和耶罗历史的奏表朕会再细细看过,四叔累了便就先行回宫歇息吧。”

平常的明轩听胤泽这样说,必定会婉语相谢,再依言退出去,可这时的明轩听胤泽恩准他回宫,却只恍恍惚惚道:“是,臣告退了。”

无相和无色目送着明轩的背影,感觉一向步履轻快的睿王,今日的步子异常沉重。

“甄彧。”

“臣在。”

胤泽拧眉:“替朕去睿王宫中看看发生什么事了没有,记得不要打搅了睿王。”

“是,皇上。”

画虎不成反类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