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化干戈为玉帛

  “皇后无事就先行回凤仪宫去准备清明祭祖。”

冰清听胤泽让她走,蓦地松了口气,头也不抬,忙应声而退。

素帐后,躺椅上,牧庸粲然一笑,翻个身,继续睡觉。

==========****============

天衢的皇陵位于天衢正南方向的一个盆地里,那里四季怡人,终朝若春,堪称:白鸟朝天阙,绿水绕青山。故而题名:白山。

关于龙穴风水固有一说,古人恒言:“青龙低陷,终非完固。宁取纵横五里之堂前,不取空阔之大局。”

龙穴之选自当相地法天,四象齐整,八国完备,周天二十八宿环卫。是为四势呈祥。方可谓是:国祚无疆,邦家有庆!

白山虽处天衢正南向,距南面的卫城却不过百里开外,舟车劳顿亦不过一日便得往返自如。

是日天朗气清,胤泽一行在给太后请过安后便率文武百官出了皇城往白山山脉而去。途中鸟鸣啾啾,花香醉人,真个是春城无处不飞花,清明东风御柳斜。

睿王明轩与明锐服玄素,并辔行于龙撵之后,两个人脸色都不好看,一个眉锁清愁,一个面有愠色,俱是怏怏不快。

近日一直闭门未出的胤祺,本就是意兴阑珊,一见四叔跟六叔那副不快的模样,更是觉着兴味索然。

回首看一眼身后的国舅凌风,眉头一缓,拨转马头,跟他并辔而行。边上随行的武官见是长孙殿下,忙给他让道。

胤祺看凌风待他冷冷淡淡,恍若未见,也不生气,只主动搭话道:“国舅还在生我气呢?”

闭门思过了这么长时间,再想起自己当初在纳吉之日大闹聂府,还莫名其妙的把凌风给打了,实在觉得过意不去。

凌风也不看他,只淡淡道:“胤祺殿下言重了,凌风怎敢跟殿下生气。”

明家的人抢走了他最最心爱的妹妹,便也就等于是将他的心头肉狠狠剜去了一大块,这样深重的痛楚叫他没有办法缓过来,对上明家的任何人也自然都不可能热络得起来。

胤祺知他不快,也不见怪,压低声音道:“凌风,我是真心想跟你做兄弟的,失了冰清我知道你非常非常难过,我也跟你一样不好受,既然大家都是同病相怜,为何不能化干戈为玉帛呢?”

凌风冷笑:“为玉帛就免了,只是我与殿下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这化干戈当要从何说起?!”

“凌风,你为什不肯相信我是真心的呢?我要怎么样做才能让你不至于如此疏远我?”胤祺问得无奈。

凌风亦答得无奈:“疏远也好,亲近也罢,无论凌风待人如何,冰冰都永不可能再回到我身边来,凌风无冰冰相随,跟谁亲近都觉得孤苦无依。”

----------------------------------------------------

[1]本章参考书目《国师廖均卿堪舆学术探秘》《明太宗实录》

化干戈为玉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