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何为后也?

  “向梅语?对着梅花说话,多美的意象啊!”

紫晴一听,为之气结,脸上立时现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冰清忍不住笑了出来,轻轻摇头,转身离开,不想打搅了池畔那一对情侣。

==========****============

陶然亭是一座建在水上,并且三面环水的矩形亭子,飞檐陡峭,琉璃碧瓦;亭前安放着各色盆栽,花繁锦簇;四面以雪色幔帐遮蔽,只入口及与之正对一面的帐子是挽着的。

走到这里紫晴跟莫愁就得止步了,冰清便让她二人先自回宫,等到未时再来接她。莫愁犹豫片刻还是点头答应,同紫晴一道回了凤仪宫去。

冰清才一转身,牧庸就迎至门口,笑容灿烂:“皇后娘娘。”

冰清屈膝一福,给太傅见礼:“太傅。”

太傅点头,做出请的姿势:“娘娘里面请。”

冰清依言跟着太傅一同入亭,走到里面方才发觉这陶然亭与其说是一个亭子还不如说是一进书房,东庑排着书架书桌,西庑置了一张花梨躺椅,中间悬以素色幔帐将之隔开。

加上亭外的繁花丽色,果觉清新幽雅,令冰清想起了《楚辞》中“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的句子来。

牧庸从冰清眼中盛放的欢喜与新奇中,知她对自己选的地方还算满意,当即放下心来,给冰清端了备好的香茶,招呼她在自己正前方落座。

“娘娘如今贵为皇后,便非昔日能够同日而语,今日这第一次课,娘娘须得明白,何为后也。”

“何为后也?”冰清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太傅。

见太傅向她笑着点头,示意要她先说说看,便答道:“‘后,君也,天下尊之,故谓之后’;‘后之言,后也,言在夫之后。’”

牧庸含笑点头,启口道:“按照礼制规定:‘天子之与后,犹日之与月,阴之与阳,相须而后成者也’。因此,‘天子听男教,后听女顺;天子理阳道,后治阴德;天子听外治,后听内职’,才能达到‘教顺成俗,外内和顺,国家治理’的目的。

后的高贵地位,是妃嫔们不可比拟的,因而……”

牧庸说得用心,抬眼却见了冰清伏在桌上睡着了。

牧庸当即反省是否自己说得太过枯燥了,可一忖皇后大病初愈,怕是尚有微恙,否则如何气色不佳。

牧庸赶紧取来搭在躺椅上的一方簇新的羽缎将冰清裹得严实,想这春寒料峭,皇后就这样伏桌而眠定然是要受凉的,一旦病上加病岂不更是糟糕。

牧庸轻轻一叹,坐回原位,信手翻看着书本,等着该来的,算算也应当就来的人。

向梅语依言至宫中看望胤泽,这令胤泽心中欢喜,送走了向梅语后,胤泽的心情也明显比平日要好,走到陶然亭来找太傅时,却见了他的皇后把太傅晾在一边,自己伏在桌上打盹。

何为后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