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叶赫娜齐皇后

  “为了堵住天衢‘立长不立幼,立嫡不立庶’的悠悠众口,先皇有意安排了一出‘天城分九都’,将原本完好的一个城分成了天城、九都两个城,而故意悬赏题名,为的就是要让陛下有机会在天衢崭露头角,使得陛下日后登基无人敢轻视怠慢。”

冰清不知道太傅竟然将这样重要的事也当成讲古讲与她听了,意外之余,也衷心赞道:“先皇实在是位难得的贤明君主。”

牧庸沉沉一叹:“永不会有人明白先皇当年是何等的苦楚,何等的隐忍,能立陛下为储君并非只是唯才是举的普通贤明而已,日后,娘娘或许会明白的。”

冰清不知道太傅这一叹隐下了什么没有跟她说,只是他不说她也不会多问。

“从冥山回来之后,先皇便时常同陛下说起蓝翎,说起蓝翎的白雪,蓝翎的天山,还有蓝翎的皇后……”

冰清眨了眨美眸,是有些疑问了。

牧庸知她所想,只点点头道:“先皇一生最最钟爱的女子便是我们蓝翎的叶赫娜齐皇后,初见娜齐皇后之时先皇已知其身份却仍旧一无反顾地爱上了她,这一段爱慕越过冥山,渡过白水,相思迢递,却永远也得不到回应。

自古红颜多薄命,娜齐皇后在做了蓝翎十年皇后之时不幸染病而亡,珈蓝皇帝痛失挚爱而使得朝政日渐疏于打理,才有了蓝翎一场华殇,百姓生灵涂炭;而天衢的先皇则更为神伤,得悉心爱的女子死去,先皇便是想要踏上蓝翎的土地去她坟前看一看都成了遥不可及的痴想。

从蓝翎变天,江山易主开始,先皇就立志要北收蓝翎,只可惜先皇当时已为天衢熬得油尽灯枯,再没有气力完成北伐的霸业,所以他将自己此生最大的愿想交托在陛下肩上,故而陛下在多年之前便就立志要北收蓝翎。

先皇的一生都是几近辉煌而璀璨的,唯一的遗憾便是至死都不曾得到真爱吧。”

冰清听着,欷歔不已。

牧庸深深地看她一眼,问:“娘娘可想过再回蓝翎去吗?”

冰清抬眼看着太傅,没有接话。可美眸中的念想却很分明。

牧庸酸楚一笑:“等陛下北收蓝翎,等蓝翎也成了天衢的疆土,臣再陪娘娘回故土看一看我们家乡的父老乡亲可好?”

冰清微笑着颔首,可一张美丽的小脸上已然清泪成流。

太傅所谓的讲古便到此而止住,算一算时间,该来的人也快要来了,牧庸借口疲累打下素帐倒在躺椅里睡觉去了。

剩了冰清独坐在花梨圈椅里仔细端详着娜齐皇后的画像,想这蓝翎人人欲一睹其花容的美丽女子果真是人见人羡,名不虚传。

冰清看得入神,却忽听得亭外隐约传进来走走停停地脚步声,冰清诧然,询声望去正见胤泽走进亭来,冰清赶忙起身退到一旁,敛衽一福:“陛下。”

叶赫娜齐皇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