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给娘娘讲古

  冰清眼中满满的都是惊艳:“这就是叶赫娜齐皇后啊!”

牧庸笑着点头:“陛下昨日还说娘娘长得跟娜齐皇后有几分相像呢。”

冰清清清一笑,伸手摸上自己的小脸,问牧庸道:“太傅也觉得冰清跟娜齐皇后长得相像吗?”

牧庸摇头道:“臣以为也不是很像,娘娘你远比娜齐皇后要美丽啊。”

冰清怔了怔,却是笑而不语。

牧庸看她不搭话,知道她是不信了,不免觉着有几分失望。

刚想开口说明,却听冰清问道:“太傅是要教冰清画画吗?”

牧庸听了就笑了,叹道:“娘娘琴艺歌舞、丝竹书画样样精通,哪里还须得太傅来教。”

冰清赧然一笑:“冰清的画艺尚不及家兄。太傅不知道家兄画得一手好画,常叫冰清艳羡不已,冰清问他心得,他却只说须用心而已,还说只有画自己喜欢的才能画得最好。”

牧庸听冰清说家兄便知指的是国舅凌风,他虽不知凌风其人,可觉得能让皇后在睡梦中还唤着的人,想来是非同凡响了。

含笑道:“国舅待娘娘必定是很好了。”

冰清垂眸浅笑:“凌风说,凌风的妹妹凌风自当视若掌上明珠,凌风待冰清是比亲妹妹还要亲的。”

牧庸颔首,看着冰清脸上挂着的幸福笑容,忍不住觉得一阵酸楚,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声,转开话题道:“娘娘,太傅不教娘娘画技,太傅给娘娘讲古好不好?”

美丽的羽睫上下飞舞着,奇道:“讲古?”

牧庸点头而笑:“这讲古啊就从陛下七岁说起,话说,陛下七岁的时候就出类拔萃,读书往往一目十行,过辄成诵,既聪明也灵巧。一日,先皇出题考陛下和胤祺殿下,要他二人以一个‘静’字为题各画一幅画,胤祺殿下挥笔而就画了一个湖,湖面平静,仿若明镜一般,清晰可见的是远山与近树在水面相映成趣。先皇看了胤祺殿下的画,线条流畅,画工精湛,宁静优美,心中颇为满意,可看了陛下的画以后,刷地就变了脸色。”

冰清听得津津有味,看太傅忽然停住,忍不住问道:“陛下是没画好受罚了吗?”

牧庸摇头笑道:“陛下倒不是没画好,陛下画得也不比胤祺殿下差,只不过是因为陛下画了一个‘激湍直泻’的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冰清道:“不怪先皇要变脸色,光只是‘激湍直泻’的飞瀑哪里见得出静来。”

牧庸道:“先皇刚开始也怔了一怔,正要责罚陛下有意违逆圣意,却见陛下在飞瀑旁画了一株小树,树上有一根小枝,枝上有一个鸟巢,巢里有一只小鸟,但那只小鸟正在窝里睡觉。”

冰清立时了然,不禁暗暗生出几分钦佩之情来。

给娘娘讲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