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生当人杰

  胤泽气得不轻,心忖,从小到大有谁敢这样放肆地跟自己说话啊,纵是自己最最敬重的太傅对自己的小错小过也是因势利导,委婉相告,不想今日竟叫一个小小宫女狠狠训斥了一顿。

锦袖之下,胤泽捏得指节发白,虽不觉着冷,也分明听见自己咬得上下牙齿在咯咯作响。

一向不在人前展露心绪的俊脸,此刻也染上了铁青之色。

忍了半晌,终于背过身去,却出乎意料地淡淡启口:“放她走。”

边上的常汀从没见胤泽这样生气过,因而听到皇上说要放那小宫女走时,他险些没反应过来,怔了怔才对持刀的暗卫挥手:“皇上说了,放人!”

暗卫怔愣片刻,方应声退下。

莫愁虽有意外之色,却也很快便冷下脸儿来,站起身,冷冷说道:“我不会感激你的!”

话毕转身便走,绝不多做停留。

胤泽见她一个女流之辈,在生死关头还能坚持自我,说出“生当人杰,死亦鬼雄”的话来,这令多少须眉都觉汗颜,很能得他激赏,所以他放过她。

只是这样让人莫名其妙的骂了一场,也叫他郁闷得很。

想他贵为天子,竟还比不得皇后能笼络人心。

而牧庸看胤泽正是少年气盛之时,面对这样大不敬之人,却能够如此宽宥,雍容而大度,智慧而沉稳,亦对胤泽愈发激赏。

===========****===========

万物梦醒,春催惊蛰。

惊蛰的意思是天气回暖,春雷始鸣,惊醒蛰伏于地下冬眠的昆虫。蛰便是藏的意思。

惊蛰其时气温回升较快,渐有春雷萌动,春雨应时而降。

一场春雨,众蛰各潜骇,草木纵横舒。

清晨,冰清被紫晴唤醒之时,紫晴一面伺候她更衣,一面念念叨叨地跟她说着:“节气歌里唱‘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惊蛰过了就是春分了,谚语里说:‘冷惊蛰,暖春分’,等春分到了,天气就暖些了,娘娘夜里一个人睡着也不容易被冻醒了。”

一口气说完,赶紧闭上嘴,努力地克制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要咳出来一样。

冰清听紫晴一说,感觉心间暖暖的,却也不曾再接她的话,只讶然道:“惊蛰了?”

转念一想,岂不是惊蛰了吗?否则自己如何能碰上那条白眉蝮呢?现在想起来都还觉着骇人。

又听紫晴续道:“可不是惊蛰了吗?”

她答得比较仓促,以至于话一说完便就猛烈地咳嗽起来。

冰清转身心疼地替她揉着背心,心忖,若不是自己夜夜做噩梦,紫晴姑姑也无须频频半夜起身,以致如今受了这样重的风寒,其实她也只大自己十来岁而已,却须得这样任劳任怨地服侍自己,真是不应该啊,冰清不由暗暗自责起来。

生当人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