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知道你是谁

  宝玉王妃握着冰清的手,笑得轻柔,正想说什么,却忽然手上一颤,讶道:“皇后的手怎么这样冷?”

说着双手捂住冰清冰冷的柔荑,眼中的心疼之色分明。

冰清望着眼前温柔美丽的睿王妃,感受着自她软软的手心传出的暖意,仿若置身于明媚的日光之下,暖暖的,很温馨。

宝玉王妃对着面色苍白无华的冰清,爱怜的伸出手将她散在额际的几缕黑发顺到耳后,柔声道:“皇后年纪轻更要懂得好好照顾自己,凡事啊都要把心放宽些,……”

她的话,冰清听进耳中,记在心上,笑意盈盈地对着王妃点头。

宝玉王妃在冰清宫中直至未时方才依依离去。

未时即日昳,又名日跌、日央等。太阳偏西为日跌。

一经宝玉王妃开解宽心,冰清只觉疲累的心终于缓过气来,心间温暖,仿若回到当年……伸手往项颈处惯性的摸去,蓦地心上一凛,赶忙起身披衣,一个人独自走出宫殿。

殿外的守卫虽未拦阻,却悄无声息地紧跟而去。

顾不得身后尾随着自己的人,冰清径直来到那夜明锐将她掳去的地方,踏进杂草丛生的院中时,身后跟紧她的侍卫们忽然止步退开。

冰清无心顾虑许多,只低头在草丛中仔细地找着什么。找来找去什么也没有找见,却始终不肯放弃,一时焦急之色溢于言表。

以至于有人靠近,她也浑然未觉。

忽听得身后一个雍容的声音清清响起:“皇后娘娘。”

冰清吓了一跳,仓促回头,一脸诧然:“太傅?”

牧庸笑意吟吟地点头致意,将负着的手慢慢伸了出来,掌心朝下,五指舒展开来,只见了掌下一块蓝莹莹的水晶钿由一根极细致极精巧的蓝色镶金丝的锦绳牵引着,在落日的余晖下轻轻涤荡,晶莹通透得能够透过它清晰地看到面前的人儿眼中的欣喜。

牧庸见她露出喜色来,便也笑了:“皇后娘娘是在找它吗?”

冰清眨着美眸,想要点头,可一忖太傅竟然拾到水晶钿还敢肯定就是自己的,那么对于那夜的事必当了然于心,当下垂下眼帘,默默不语。

一瞬间的所思所虑皆被牧庸收在眼底,读于心中,牧庸收回手,细细摩挲着水晶钿上的四个精美篆书,在心里默默念上几遍,苍凉一笑,爱怜地看着眼前低着头的人儿:“臣知道娘娘就是它的主人,臣还知道娘娘该是有多么的看重这块水晶钿。”

冰清诧异地抬头看他,屏息等待着后话。

牧庸见她抬头,眼中的怜惜更盛,慢慢启口:“我知道,你是谁。”

冰清一怔,不免因他的话而吃了一惊。

她虽在初见牧庸之时就对这位太傅颇有好感,可是一旦有人触及她内心深处从不为人所知的往事时,她仍旧会裹起厚厚的外衣,淡淡道:“我是皇后,天衢的皇后!”

我知道你是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