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青霜与纯均

  冰清只觉身子一寒,冷风就一股脑地侵入了她单薄的雪色睡袍。

明锐见他一个战神竟然敢这样对皇后,当即喝道:“竟敢对皇后无礼,你简直是放肆!”

战神不以为意:“皇后?也不知道这个皇后的位置能够坐得几时了。想皇后娘娘生得这样美艳多情,水性杨花,莫说是皇上,是男人,都不敢要!”

冰清瞬间落下泪珠儿来,想胤泽不喜欢她,就连他身边的战神也是这样鄙薄她。

明锐一听战神诋毁冰清,又见冰清垂泪,当真是恼了:“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

睥睨一笑:“那就要看看明王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只听明锐发狠道:“‘战神’?本王今夜就让你变成‘死神’!”

人战神凉凉一笑,用指尖往冰清的肩井穴上轻轻一点,就放开人去。

这肩井穴在大椎穴与肩峰连线三中点,位于肩部最高处,经属足少阳胆经,系手少阳、足少阳、足阳明与阳维脉之会。

冰清只觉半身麻木,一时动弹不得。

眼看着明锐拔剑出鞘,顿时暗沉的夜里只见了一道青凛若霜雪的剑光,便听得战神乜斜着眼道:“好一把‘青霜’剑!”

青霜,名剑也。此剑之剑光青凛若霜雪,故名。唐.王勃《腾王阁序》有云:“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

明锐见人战神只一眼便就道出了剑名,心中又恼又敬:“果然是战神!”

战神淡淡一笑,将手上的剑从右换到左,方才将剑从鞘中缓缓拔出。只见酽酽的黑里一团光华绽放而出,宛如出水的芙蓉,雍容而清冽。

明锐明眸一动:“这是什么剑?”

战神朗声答曰:“‘纯均’!”

“‘纯均’?”明锐嗫嚅地重复了一句,忽记起《越绝书》上曾记载过一个关于“纯均”的故事,说的是春秋时期,经过数年卧薪尝胆,终于击败吴国的越王勾践,问剑于当时正在越国游历的秦人薛烛。

眉清目秀,文质彬彬的薛烛虽然年纪轻轻,但却已经名动列国,被人称为天下第一相剑大师。

勾践问薛烛:“有人要用千匹骏马、三处富乡、两座大城来换这把宝剑,你看行吗?”

薛烛连忙说道:“不能换。”

勾践问其故。

薛烛答曰:“因为这把剑是天人共铸的不二之作。为铸这把剑,千年赤堇山山破而出锡,万载若耶江江水干涸而出铜。铸剑之时,雷公打铁,雨娘淋水,蛟龙捧炉,天帝装炭。铸剑大师欧冶子承天之命呕心沥血与众神铸磨十载,此剑方成。剑成之后,众神归天,赤堇山闭合如初,若耶江波涛再起,欧冶子也力尽神竭而亡,这把剑已成绝唱,区区骏马城池何足道哉……”

勾践闻是无价之宝,当即表示要永远把它珍藏。

因此,“纯均”当是一把尊贵无双之剑。

青霜与纯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