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明王你输了

  因此,“纯均”当是一把尊贵无双之剑。

相形之下,明锐手上的“青霜”就显得稍稍逊色了,不得不承认:“果然是把好剑!”

人战神也不客气,当即答道:“那是自然,须知‘手中无厉剑,朋友何其多’!”

可人明锐却也要强得紧,不屑道:“‘纯均’就‘纯均’,本王就不信本王的‘青霜’剑还能输给你的‘纯均’不成。”

言毕,朝着战神挥剑刺去;战神不慌不忙,立在原地,单只是站着不动,便就攻守皆宜。待明锐近了,才抹剑迎上。

明锐剑气凌厉,劲道不凡,战神横剑挡下,只听“格当”一声脆响,两剑相抵之处立时剑花四射。

看得冰清心惊胆颤,生怕他们两个当中有谁会受伤。

冰清关切地注视着酣战的两个人,浑然不觉几步开外处的深长草丛忽然自中间往两边倒去,朝着她的方向逶迤而来,其势有如破竹。

战神跟明锐各自拆了几招,打到后来,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真个不亦乐乎。

双方格开对方的剑后,都各自退于一端,准备着下一个回合。关键时刻却忽然听冰清惊悸地叫出了声。

明锐迅速地回转眼去,只见了一条体背呈棕灰色,具有三纵行大圆斑,每一圆斑的中央为紫色,外周为黑色的剧毒白眉蝮正向着冰清忽忽而去,眼看着就到了冰清脚边。

明锐大惊失色,想要赶去解救冰清已然是来不及了,情急之下,就着手中的“青霜”,以剑当叉,用力向那白眉蝮钉去,勘勘中了蛇七寸之处。

明锐眼见着地上的蛇虽挣扎不止,血流如注,却好歹再无法前移,当下放下心来,一转眼便见了战神的剑正指着自己飞速刺来,明锐避无可避,只准备受他一剑,不想人战神到底是战神,关键时候急急刹住步子,所过之处,生生划出几道明显的痕迹。

收住剑势时,剑梢只距明锐鼻尖三寸有余。惊得明锐一身冷汗。

但听战神淡淡启口:“明王,你输了。”

明锐虽心有不甘,可一想到若不是战神手下留情,自己挨了他那一剑,不死,也伤得够呛。

一时无话可说。

只看战神收了剑就向冰清而去,那惊得面无血色的人儿,怔忪地盯着

脚边因血流殆尽而亡的白眉蝮,眼神涣散,在战神为她解开穴道之际,冰清身子一软,闭了眼,径直往后倒去。

战神忙伸了手,将她拦腰抱起,转身向明锐道:“明王把皇后吓坏了,此刻必定是很心疼了;若要让太后知道皇后胆敢私会于你,恐怕明王就要一辈子心疼了。”

言毕,足尖轻点,腾地而起,矫健的高大身影倏忽间便溶进了沉沉的夜里。

明锐追出几步,张了张嘴,想冰清到底还是没有告诉他八年前的名字,只好依着她现在的名字,呐呐道:“冰清……清儿……”

明王你输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