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划分君臣彼此

  ※

啧啧,这么美丽的一张脸,要是留下疤来岂不是太可惜了吗?

冷不防,颈边有寒光一闪——

一把半出鞘的长剑,就架在宫溟的项颈之上。

顺着剑身巡去,执剑的竟是一个宫女扮相的女子。

骇得宫溟,一动也不敢动。

只听,莫愁低低喝道:“拿开你的脏手!”

宫溟会意过来,乖乖的收回手。

眸中,尽是无畏。

紫晴愣了一愣,赶忙上前阻止:“莫愁姑娘,宫太医是太后派来的,他哪里敢对皇后娘娘无礼,若被太后知道了,他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啊!姑娘快把剑收起来,赶紧让太医给娘娘看治吧,看娘娘脸上伤成这样,要是留下疤来可怎么是好哟。”

莫愁闻言,定定的看着宫溟。

收了剑,退在一边。

宫溟暗暗舒了口气,眼中有什么东西,沉了下去。

起身,很快的转向一旁,从自己带来的药箱中取出几只小瓶小罐。

————————————*※玄*歌*小*主※*——————*※冰*清*皇*后※*————————————

胤泽正同太傅在御书房中作功课,常汀常公公一脸难为情的进门来报:“皇上,胤祺殿下,在殿外求见。”

胤泽目光一转,略略一忖,道:“宣。”

“是,皇上。”

常汀一喜,很快的退出殿去。

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平常,皇上跟太傅做学问的时候是绝不见任何人的,这个,几乎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定,大家心照不宣。

今日自己看胤祺殿下脸色不好,又不知道他为何事而这样急着要见皇上,拗不过他,只好进来为他通报一声。

不想,皇上竟就这样轻易的准了。

这哥两个,果然感情不一般。

“臣胤祺,叩见皇上。”

胤祺进殿时,御书房中已不见了太傅。

胤泽起身,往下走来:“二哥免礼,没有外人在的时候,二哥大可不必如此拘礼,这样倒显得生分了。”

胤祺一直保持着作揖的姿势,淡然道:“君是君,臣是臣,自古君臣有别,皇上给臣如此殊遇是臣的荣幸,而作为臣子,自当循规蹈矩,不敢僭越。”

胤泽为着胤祺这陡然生分的态度而吃了一惊。

怎么,他才刚刚登上皇位,胤祺就要在这个时候急着跟他楚河汉界,划分君臣彼此了吗?

“二哥今天是怎么了?似乎看起来不太高兴。”

“回皇上,臣今日是专程为皇上而来的。”直起身,坦然相对。

胤泽微一皱眉:“为朕而来?”

“是。”

“好,”胤泽站定,“那长孙殿下缘何为朕而来?”

划分君臣彼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