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何愁大业不成

  ※

后者因雍容华贵而雍容,前者,是经久岁月的沉淀,才具备的沉稳与睿智。

胤泽也不曾刻意抬头,手里翻着案上的奏章,轻轻一笑道:“太傅这几日都在忙什么呢?”

被称为太傅的男子走到御案前,弯身一揖,从容道:“回陛下,臣在拜读天衢的史书。”

“噢,”忽然来了兴致,胤泽将手中的奏章一放,问道:“那太傅看我天衢的史书如何?”

男子一笑,看不出是何意味:“史书本无关好坏,重要的是修书之人。”

“太傅的话总说一半!”

男子又是一笑:“陛下恕臣直言,天衢的史官们的确不过尔尔。”

“这么说,太傅是对我天衢的史官们颇为嫌弃啊?”胤泽轻叹一声,“朕看留着他们也是无用,只会给我天衢丢脸,朕便把他们送给太傅吧,都是进士出身,想来给太傅磨墨捧砚的都还受用。”

听着,就觉忍俊不禁,太傅摇摇头,续道:“陛下,臣见过天下最好的史官,其文直,事核;不虚美,不隐恶。”

胤泽俊眸一亮:“此人何在?”

眉宇间一片萧索,却是声线平平:“此人,已不在人世。”

胤泽神情一僵,很意外能够看到太傅展露心绪的时候。

“太傅所说的是蓝翎的史官吧?”

太傅不做回答,只是淡淡一笑。

胤泽只当他默认。

心中为他对自己的国家用情这样深沉而感动不已,就连那个国家里的一个小小的史官,他也有着如此铭心刻骨的记忆。

只因为,月是故“国”明吗?因为深爱,所以偏执?

哪怕那个国家如今已不再属于他这样的臣民了。

这般情深,怎能不叫人动容,令人景仰呢?

胤泽心中渐渐生出些许吃味来,什么时候太傅也能对天衢这样。

他若能得太傅忠心相佐,何愁大业不成!

————————————*※玄*歌*小*主※*——————*※冰*清*皇*后※*————————————

“臣宫溟,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宫太医免礼。”

“谢皇后娘娘。”

眉清目秀的布衣青年支起身时,冰清认出了眼前之人,正是自己初次同凌风入宫时,在太后宫中见到的那个人。

当日,他曾帮过凌风打圆场。

“皇后娘娘,臣给娘娘看看脸上的伤。”

冰清明白他的意思,乖巧的侧过脸,让他看。

纤长的手指,轻轻抚上冰清的脸,仔细的端详。

那白皙的脸庞上,除了几道刺眼的指印外,还有护甲划过的血痕,怵目惊心。

啧啧,这么美丽的一张脸,要是留下疤来岂不是太可惜了吗?

冷不防,颈边有寒光一闪……

何愁大业不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