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恨是相逢,未恰时

  ※

如此程式繁複的婚典,实属难得一见。而其规模之宏,花費之大,都叫天衢的百姓们望而却步。

也就只有皇家,才有这等的气派了。

凌风骑着高头大马,同睿王明轩,并辔行于凤轿之前。

睿王满面春风,而凌风,满目苍凉,却要赔着笑脸,应对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此刻,他多么希望,自己就是那个顶带花翎,身着蟒袍玉带的新郎倌,圆自己一个,梦了八年的梦,他相信,那时,天底下笑得最春风得意的人,只会是他。

可,天不遂人愿。

人言,近水楼台先得月,而他得到的,却徒有一片伤心。

只叹,恨是相逢,未恰时。

————————————*※玄*歌*小*主※*——————*※冰*清*皇*后※*————————————

身穿红嫁衣,腰系流苏飘带,下着一条绣着金色牡丹的凤裙,足登金丝绣履。

一帘之隔,就隔开了尘世的纷扰。

花轿之内,冰清头顶着沉重的凤冠,不多时就觉着疲惫不已。

轻轻掀起盖头,重重珠帘下的美眸,那般落寞。

她怎么又成了一个人了呢?

泪水瞬间滴落。

打湿了她,愈发觉着苦涩的心。

她还记得,八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别人家都欢欢喜喜回家团圆,只有她,孤身一人,等在墙角。

却再等不回那日将她交托在此的人。

她想,他一定是怕自己拖累他,他才不愿意带着自己一起走的,他或许,再也不会回来找她了。

夜幕很快降临。

她该怎么办呢?

终于。

忍不住,再一次哭了出来。

黑暗中,走来一个青须冉冉的雍容男子,他说:“孩子,你若是无家可归,那就跟我走吧,我会把你当做亲生女儿一样,好好疼惜。”

她收住哭声,望向他眸光闪亮,点点头,起身,拉住他,伸给她的大手。

那一刻,从他手心传来的温暖,让她觉得自己,是从未有过的安然。

一转眼,八年就过来了,当年那个承诺说会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疼惜的男子,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待她百般呵护。

只是,在她十三岁那年他就永远的离开了她。

天人之隔,让她再无机会报答他今生的养育之恩。

对他的想念,从未有间断过,只是这一刻,这样浓烈。

轿身忽然一沉。

外面的喧嚣,一时归于沉寂。

冰清回过神来,轻轻拭去腮边的泪水,将大红的盖头重新遮上。

帘外,传来凌风的声音,熟悉却又陌生:“皇后娘娘,玄天门已到,臣凌风恭请娘娘下轿。”

冰清抓着凤袍的一角,紧了紧,又松开。

恨是相逢,未恰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