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怎么这么巧?

  ※

“冰冰害怕吗?”凌风牵着妹妹的手,走在陌生而肃冷的宫道上。

没有初次入宫的新鲜和好奇,反而给人一种旧地重游的错觉,冰清微微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

凌风见她如此,自然也是心中高兴。

放眼望去,高大的红墙之内飞檐陡峭,碧色琉璃,好不气派。

迎面走来一群蓝色宫装的宫人,为首的公公凌风认得,那便是昨日前往聂府宣旨的郭公公,眉发皆白,一看便知德高望重。

“有劳公公了!”

“不敢,不敢!”

兄妹二人便由其领着前去见太后。

一路湖泊假山,穿花度柳。

就在下了拱桥,绕过荼蘼花架之后,忽然,不知打哪儿闪出了个身着月色锦袍的青年,冠带辉煌,年纪同凌风相若。

“冰清!”

来人突然出现在冰清面前,惊得冰清险些就撞了上去,所幸凌风手疾眼快,适时的搀了她一把。

“胤祺?”

冰清认得此人,聂家守孝期间他常常去找凌风的,故而,她也认识了他,并且还曾在凌风的教场里替他包扎过伤口,仿佛自那以后这人便对自己勾勾缠缠的,凌风虽然介意却似乎也拿人家没辄,只让她离胤祺远点。

冰清可以肯定这个胤祺一定大有来头,自己平日里待他是尽量的避而不见,不想今日又同在宫中相遇。

怎么有这么巧的?

冰清一声“胤祺”已然出口,凌风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只见边上带路的郭公公兀自垂首叩拜:“奴才参见长孙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身后的大小太监也跟着跪了一地。

“长孙殿下?”他原来就是长孙殿下!怪不得凌风拿他没办法。

冰清正思量着,便见胤祺伸手虚搀了郭公公一把,“公公免礼!”

“多谢殿下!”

郭公公是太后身边最受用的人,德高为尊,身正乃范,宫里的大小事物,只要是经他着手,那是样样都妥妥贴贴,一丝不苟,凭空赚得上上下下的一片钦佩之情。

胤祺待之也同样敬重,“郭公公,我与凌风兄妹是旧识,有些日子没见想跟他二人说几句话,还请公公通融通融。”

郭公公自然明白他的意思,陪笑道:“殿下有事就请便吧,只不过别让太后久等了才是。”

胤祺淡淡点头,“那是自然!”

待郭公公等人退到了一旁,胤祺就笑得随意了,大步上前走近冰清,“冰清,你出门都不照镜子的吗?穿得这样祸国殃民!”

冰清恍然:“啊?殿下是什么意思?”

胤祺坏坏一笑,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无名亭道:“看见了没有?都是你给害的!”

冰清眸子一扬……

怎么这么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