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何处相思明月楼

  雨,滴滴答答的下着,让人的思绪莫名的也烦躁了起来,其间,林雨进了两次宫,都说要带我回王府,我拒绝了,理由很简单,就是很久没有见着家人了,在付麟身边,会让我有一种家的感觉。头两次,林雨倒也没什么,可我的答案回答得多了,他的情绪也明显的有些焦躁起来。这几日连续下着雨,阴雨连绵的,原以为林雨不会来了,可他居然冒着雨到了宫中。看到他的头发上有些许的雨丝,我的心也为之一颤,明明每晚都那么的想他,但是每次一看到他都会想去躲避,女孩子都是这么矛盾的么?我有些气恼自己,如果真的喜欢他,就应该告诉他,大胆的去追求好了,即使是没有结果,毕竟,以后也不会后悔了不是么?感情的事情,永远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每当他和我说话时,我的心里都会一丝酸溜溜的感觉,会心痛,想要问他和程舞衣的事情,又怕他不高兴,如果说他的一言一语都能牵动我的心,那么这场爱情的游戏,我是不是已经不战而败。

“烟儿,和我回去吧,你在皇宫里呆了已经很久了,再说小裕和杏儿也都很想你呢。”哦,是么?我在心里暗念,只是因为时间太久,杏儿和小裕的问题么,如果我最在乎的人都无所谓的话,我为什么要回去。“算了吧,林雨,你看,今天天气很不好呢,回府的话还要通知皇兄,可他真的是很忙呢,不如再过一阵子吧。”“再过一阵子?烟儿,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进宫多久了,王府才是你的家,毕竟你已经嫁给了我,不可以再这么任性了。”任性,开什么玩笑,他居然敢说我任性,林雨,你到底有没有搞错啊。我冷笑了一声,漫不经心的说道:“家,王府真的是我的家么,林大王爷,那么把我扔在那个家里几年不闻不问的是谁?回来第一天晚上就告诉我有红颜知己的是谁?那么久,请问,你给过我家么?如果只是一栋房子那种程度的家,难道你没听过天下之大,莫非王土么?又会有哪里不是我的家,我住在哪儿会不一样么?”我很吃惊,说这样的话我居然会如此的心平气和,可能是伤心的太多以至于都已经麻木了吧。可林雨却好像吃了一惊,他不可名状的看着我,说道:“烟儿,我以为你不会在意,但是请相信我,铃儿的事情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和我回家好不好,我会向你解释,我~~~~”他说到一半又忽然停了下来,我冷笑了一声“解释?好啊,要解释现在就解释啊,为什么要回王府?什么事情如此见不得人,难道会比私放朝廷要犯还要严重么?”话刚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不禁自责开来,你呀你,好端端的,干嘛要提这件事情,明知道程舞衣在林雨心目中的地位,为什么还要提她,说不定,说不定林雨都快忘记了不是么?事实证明,我的自责不是没有道理,林雨的脸在听到了程舞衣的名字后变得真的很难看。“你去找了舞衣?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傅若烟,你说,你给我说啊?”我怕了,从我认识林雨以来,他还没有如此生气过“林雨,林雨你听我说,其实我~~~~”我想要解释,可却蓦地发现一切就好像一个蛊,我根本没什么好解释的。“傅若烟,我不在家这几年,我承认我对不起你,我以为你变了,哈哈,可笑,我怎么会以为你变了,你说,你去找舞衣做了什么,拷打?虐待?她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恨她?”我听得一头雾水,曾经的傅若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这一点我早就已经肯定,她,对程舞衣用过私刑了么?林雨一定是误会了,我想告诉他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可话到嘴边却又换了另一种言辞“就算我打了她,你又凭什么对我那么凶,她是奸细。对我国不利,我只是帮皇兄分担而已。”“奸细?哼,傅若烟,舞衣到底是不是奸细只有你们兄妹俩最清楚,没错,舞衣刚开始接近我的确是为了她自己的国家,可自从她跟了我,就爱上了我,为了我,她宁愿叛国,要不是你对皇上说非我不嫁,他又怎么会故意说程舞衣是奸细,想要斩草除根,断绝我和她的联系,我用婚姻换回舞衣的性命让她得以远走他乡,她却怕我被天下人责怪放走奸细而甘愿回宫,她是奸细?傅若烟,你明明什么都清楚,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去刺激她,我娶了你,你想要的都得到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第二十九章 何处相思明月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