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个秘密

  宴会上出席的全是有名望的人士,恐怕这些人的身家加起来都可以算得上一个大国的财力了。

此次宴会邀请的名流不在少数,大多数都是携伴而来,使得整个会场犹如花瓶展示会一般,各放其彩。而蓝芸想必就是那最不争风的冰冷花瓶了,只身处在安静的阳台边,品着那杯淡蓝色的饮品。

夜晚的景色对于这个地方来说说不上最好看,尽管是花了重资设计建造的,还是比不上天然的夜景。看着眼前那片由灯光组织成各种图案的灯海,只是觉得过于梦幻罢了,再闪它都是人造的,花钱买来的。

“怎么一个人在这?”

这个声音好久没出现在自己身边,好像真的埋在心底,不曾想起了。可有为什么再来扰乱她,她开始厌恶。

秦凯晨是有意找寻她的身影的,好不容易给找到了,却看到她如此孤寂的身影站在那里,有些犹豫要不要上前,看了好一会儿才下决心主动说话,没想到回应他的是一阵沉默。

“这么不想见我?”

“我们之间还能说什么呢?”

蓝芸尽量让自己镇定,就算再不想理他,她还是要表现得大度些的样子,没有必要显得这么小气。不就是被同个男人伤了两次嘛,算她傻也好笨也好,命运就是这样,把你玩弄得不堪,蓝芸心里自嘲着,嘴边露出那轻蔑的笑,笑她自己的愚笨。

“难道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伤我的机会?”

“不会的,我是真的爱你······”

秦凯晨真的是很后悔,他知道自己错的不可原谅,可是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又会忍不住想要靠近,想要和她在一起,这种欲望太是强烈了,连他都很挣扎。

“没那个机会了,知道吗,其实我给过你两次机会,却是都被伤透了心!”

“两次?”

秦凯晨被蓝芸这一说,觉得很是奇怪,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被自己毒舌拒绝的胖女孩会是蓝芸。蓝芸呢,则是放下了所有,决定把先前那个秘密原原本本地摊开,在秦凯晨的面前。

“你记得你又一次生日,有个胖胖的女孩向你表白吗?”

看着秦凯晨皱眉的样子,知道他那是在回忆,接着便看到他缓缓地点了点头,聪明的人经这么一提都会想到些什么,秦凯晨当然也会。

“没错,你想的是对的,那个胖女孩就是我。也是被你在那天说的那么不堪的一个人,就因为你那样毫无保留地残忍说法,我才去的美国,让自己变瘦变漂亮,成了现在的模样。本是想要报复你的,可是却蠢得再次爱上你,甚至仅仅是因为外貌改变而爱上我的你。”

秦凯晨料想她曾是一个胖女孩,可对于她说的那些,还是感到十分震惊。难怪,在机场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会那么伤心地哭泣,也难怪他觉得那双美丽的眼睛似曾相识,原来那双眼并不是当时他第一次看见,因为他只记住了那个胖女孩拥有一双过于好看的眼,只是他没记得那么牢。

“你说我们还有可能吗?你知道我是那个胖女孩感觉不是很好吧,至少我觉得那时你见我是多么的厌恶。”

蓝芸还记得,那晚秦凯晨是以怎样的嘴脸看自己的,分明的厌恶,是再也不希望见到她这种人吧!手里的玻璃杯被紧紧地攥着,用尽了力气想要镇定,可还是不争气地手抖。想要快点离开他的身边,既然把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没有什么可留恋的,转身走向会场内部。

她没想过,秦凯晨会这么低声下气对着自己,看着他有些泛红的双眼,固执地挡在她面前,请求着她的原谅。蓝芸以为她已经说的够明白清楚了,可为什么这人就这么放不开,缠着自己。

“对不起,伤害了你是我的错,可是怎么办?我现在真的只想好好爱你,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秦凯晨甚至不要面子的,伸手抓住蓝芸的手腕,死活不放。蓝芸有挣扎过,可就是那力道过大,挣不开,反倒弄痛了手。

“你可不可以潇洒点,放过我?这种场合还请你多注意点,赶快把手放了!”

蓝芸是真的生气了,既然当初已经有了自己,他何必还去招惹别的女人!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带着那女人都来了这里,还死皮赖脸地求她原谅,更是不要脸地说要和她在一起,十足的混蛋!

俩人还在僵持着,谁都不肯让步。会场里面,南枫烈和要好的合作商谈了几项重要的项目,谈完后才想到要找蓝芸,可是却角角落落不见她的踪影。往各个阳台找去,看到一个背影,看着眼熟,又瞧见被遮挡在身后的女人的身影,不就是正急着找的人儿嘛!

“你给我让开!”

南枫烈的声音顺利地阻止了他们之间的僵持局面,秦凯晨虽是不愿,可还是转了身,让蓝芸过去。可这不代表他会放弃,会让蓝芸投向这个男人的怀抱。

“蓝芸,不要走!”

还是没有放开她的手,还是做了挽留,想要留住她。

南枫烈看不下去,上前就将秦凯晨的手扯离,却被秦凯晨忽然挥过来的拳头击到了脸颊。蓝芸也是忘了反应,等到悟到事态的严重,面前的两男人早就扭打在了一起。

这俩人毫不在意场合地厮打,打斗声动静很大,把阳台边摆放的桌椅都掀了个翻。会场里面的宾客大多数闻声而来,看着那激烈的打斗画面,都感到惊嘘。

“不要,你们都住手!”

“快住手!”

蓝芸反应过来后,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看着这两男人毫不客气地对着对方拳脚相加的,一阵担忧。还是警卫队的人,及时赶来,才停止了这场男人间的战争。

休息室里,蓝芸小心地替南枫烈在脸上、身上各处伤处上药,眼神责怪地看向南枫烈后,看到他脸上明显的伤,又是心疼。

“真是狐狸精,让两男人动手只为了她!”

“你给我闭嘴!再说就给我出去,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在场的当然还有另一个伤患,还附带着花瓶。思瑾早就没了以前的性格,想当然是失踪的那些年让她变了个人,愤恨世俗的人,嫉妒心强的人,更是有心机的一女人。

她就是看着蓝芸不爽,当着她面就说她怎么了,可就是秦凯晨太宝贝了,连说都说不得。思瑾心里对着蓝芸不下百变的诅咒,恨她在秦凯晨心中的位置。

那个秘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