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恋从心声(2)

  南枫烈从重症监护室被送到了高级病房好几天了,蓝芸一直都待在他身边照顾着,虽然他依旧没有醒来,可蓝芸相信离他醒来的那天不远了。

蓝妈妈也经常会过来看看,先前阻止蓝芸过来怕她的身体撑不了,现在也不反对了,南枫烈是为了女儿成了现在这样,蓝妈妈知道后改变了想法。原来还有这么一个男人,愿意用生命来爱自己的女儿,那不是件幸福的事么。

何煜每天都会过来,但也是匆匆来了又走,蓝芸也不问,总和季悠聊几句,有时季悠也会对她说些何煜处理那件事的进度,蓝芸反倒是表现的比较镇定,可谁又知道心里想着什么。

这天,天气很好,阳光普照。蓝芸将病房的窗帘拉开,阳光照射进来,使得病房一下子温暖了不少。早上空气也好,只不过南枫烈现在的情况是去不了外面的。打开窗户,空气清新,蓝芸端着脸盆放到床边的桌上。

做着每天清晨都做的事,替南枫烈洗脸擦身子。现在已经撤掉了那些支支管管和氧气罩,看上去就像是平常睡着了似的,等一下就会醒来,真希望会如此。

拧干毛巾,轻轻地擦着南枫烈的脸庞,每一处仔细地擦着,额头往下是直挺的鼻梁,再是紧闭的眼皮,带有伤痕的面颊,那样小心翼翼地触碰,下来便是那双性感的薄唇,曾经也是那么狂热地吻过她的,还有那冒出泛青胡须的下巴,抱歉的是蓝芸还不会帮他剃胡须,只能等着他自己醒来自己动手了。

换了水过来,蓝芸习惯了这么多天亲密的接触,熟练的开始擦拭他的身体,几乎每一处裸露的皮肤又带有伤痕,蓝芸每次看到都是一阵心酸,看着那些伤口慢慢的结痂,心情才算好点。

等到全部做完,蓝芸正欲转身的时候,模糊的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不敢置信,病房里出了他俩没有别人,蓝芸想都没想回床边,想要确定是不是她想的那样。

她看到了,也听到了。看到南枫烈的嘴唇在动,还发出轻声的呢喃。靠过去,耳朵俯在他的嘴唇附近去听,确实是说话了没错!

“蓝芸···还好···吗?”

蓝芸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在那里不住的点头,忍着没哭,可是她忘了南枫烈并没有睁开眼看见。抚摸着他的脸颊,手微微颤抖。

“醒了吗?知道我是谁么?”

指尖触摸到南枫烈脸颊皮肤,温温的,滑嫩的。蓝芸问南枫烈的时候,情绪再也抑制不住,声音有些哭颤。看着南枫烈缓缓睁开的双眼,从未有过的喜悦涌上心头。

扑向南枫烈,就这样紧紧地抱住他,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滴落在南枫烈的颈间,凉凉的。

南枫烈恢复意识的那刻,感觉出身边人的存在,只是那时只想着蓝芸的情况,才开口艰难的问着,没想到却是听到他一直牵挂的声音,费了好大劲才睁开眼去看,没来得及看清,身子便被紧紧抱住,还有颈间滴落的凉意。

“呜呜···终于醒了···呜呜······”

南枫烈由于伤势比较严重,再加上在床上躺了这么多天,这会儿也没什么力气,只能尽量把手搭在蓝芸浮动的背上轻拍着给予安慰。

还是何煜他们进来,见着南枫烈醒了,才叫来的医生。蓝芸被季悠好不容易拉到一旁,情绪才得意稳定。看着蓝芸哭红的双眼,季悠是无奈地感慨,真是让人不省心的一对。

医生来了以后,给南枫烈仔细检查过后才走,至于检查结果还得过段时间再下结论,毕竟病人伤的比仅仅是外伤,具体的还得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南枫烈醒来就是他们最开心的事了,这对于这些天来担心他的人便是最好的消息。考虑到南枫烈的情况,医生也叮嘱过病人最需要的是休息,即使知道这个消息了的其他人也没急着赶来,都知道不好打扰病人的休息。

秦凯晨是被江臻焰挖出来的,找了好久才找到的人,都成个人样了。看他喝得烂醉的,还跟女人睡在一起,江臻焰气得上去就把秦凯晨揍了。

而床上的女人,刚刚还背对着的身体,听到动静转过了身来。江臻焰看是思瑾,想当初秦凯晨都跟他说的,从军校出来也见过几次。

“你怎么和他在一起?”

对于思瑾的突然出现,江臻焰早就感到其中的不对劲,现在秦凯晨这副样子出现在这里,更是令他觉得事有蹊跷。

“这不用你管,你也没必要知道。”

思瑾慢吞吞地穿好衣物,江臻焰这样问她,她都表现得不屑。在知道后面那些事情后,思瑾主动联系了秦凯晨好几次,直到那头说是人喝醉了叫她过去接人,她毫不犹豫的过去了,把他接回了所住的酒店,之后的几天,几乎是陪着他喝得烂醉。

江臻焰也不再和她多说,拽起秦凯晨就走了。而思瑾也不急于一时,往后她和秦凯晨的关系恐怕是牵扯不清了,这点她无疑,坚信着他只属于她。

恋从心声(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