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新的环境(5)

  蓝芸刚走到大门,就看见洪叔向她这边走来,眼里满是焦急。蓝芸就清楚是怎么回事了,还是让他们担心了。

“小姐,你这是上哪了?老爷和夫人都着急了,这么长时间没回来,手机还不带身上的。”

“对不起,就是走远了点。爸妈没怎么样吧?”

蓝芸觉得是有点对不住,应该先向家里说一声的,出去那么长时间,任谁都担心呐!

“都快急得跳脚了,快进去看看吧!”

洪叔老实禀报,确实如他所说,蓝家两家长就差点报警找人了!

蓝芸疾步走向主屋,看着一屋子灯火通明,看来都把人找齐了在找她呢!心里过意不去,只好加快速度,去抚慰两老的心了。

另一边,秦凯晨见着蓝芸进去,在蓝宅外停留了一会儿才驶离住宅区。

蓝芸一进屋,蓝爸一脸严肃地就看着她,而蓝妈则是眼神担忧地上前拉住蓝芸的手,一边说着蓝芸。蓝芸知道自己错了,也不多说,就摆出一副愿打愿骂的样站在那里,也不坐了。

蓝爸先开的口,虽是责怪蓝芸的不是,可心里也是担心闺女的,这是心急呐!

“出去都不带手机,还这么长时间不见人影,你知道咱们家为了你一团乱,都出去把整个住宅区都找遍了,你说你这是跑去哪了?”

蓝芸对于爸爸的疑问,在心里挣扎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能说些什么。见蓝芸不回答,蓝爸更上火了,不停地端起茶杯喝几口茶,在重重地把茶杯放到茶几的时候,明显的是生气了。

“怎么都不说话?”

蓝妈妈倒是在一旁看着急了,这父女俩就这倔脾气像,一个不开口,一个就偏硬让说话,这样下去还得了。

“这不是回来了嘛,又不是小孩子了,肯定是突然有事才离开一下,你就别生气了。”

蓝爸被妻子这样柔声的劝说着,也不好再发脾气,谁让他就是不忍心让妻子伤心呢,干脆起身去了书房,不理蓝芸。蓝妈妈见蓝爸幼稚的举动,居然跟自个闺女赌气,还真是不一般呐!又拉着站着不说话的蓝芸,坐在了沙发上。也不问她,就是把水果移到她面前,送到她嘴边,蓝芸不好拒绝,乖乖地吃下。

“你呀,就跟你爸一个脾气,转不过弯。不好随便编个理由搪塞,死闭着不说也不是办法呀!”

蓝妈妈说些话的时候都带着宠溺,对蓝芸说这些话无非是想让蓝芸向他爸爸解释,虽然也有说不一定是要说真的,但还是要她先去说的。

蓝芸也明白,可她就是不擅长对着自己的父母还要编谎话。可今天这种状况,也不得不使她不说实话,如果真的如实说了,指不定会让爸爸生出什么猜疑来。蓝芸乖乖地点点头,表示赞同。

“妈,我去跟爸爸谈谈。”

“嗯,去吧。”

蓝芸起身,向书房走去,走的时候脑中还想着找什么借口才能让爸爸信服。

推开书房的门,里面很安静,见到爸爸正坐在书桌前手里捧着书本看着,蓝芸只是脚步轻轻地靠近。而蓝爸知道蓝芸的那刻,头也不抬,继续看着书本上的字,看来是真的生蓝芸的气呢!蓝芸也感觉得出爸爸的态度,不怎么待见自己,可还是提起勇气开口。

“爸,我有事要说。”

“什么事?”

蓝爸爸还是没有不给蓝芸面子,本来是想拒听的,可话到嘴边就变了,又想要听听她要说些什么。

“其实···刚才是出了点事,是急事,季悠她来找的我,所以跟她出去了。”

蓝芸也不说出去干嘛了,就说了是季悠找的自己,她也不敢确定爸爸是不是还会问下去,可直觉来说应该到此为止了。结果就和她想的一样,蓝爸也没再问下去,反而是留着她说了一大堆的理论,甭管什么理论,蓝芸是一个都没听进去,就看着自个儿爸爸的嘴巴一张一合地说个不停,而她纯属应付地点头应着,最后到老人家累了渴了才结束了此番谈话,说准确些是蓝爸的个人讲座。

蓝芸出了书房的时候,蓝妈妈还在客厅,见了蓝芸像是有话要说。蓝芸感觉到了般,过去妈妈那儿,坐下。

“对了,你出去没一会儿,凯晨打电话过来,我就说你去散步了,我都给忘了这事。你给他回个电话吧!”

“嗯,那妈我先上去了。”

蓝芸知道秦凯晨给自己打了电话,就迫不及待地回了房间。找到了手机,打开一看确实有好几通未见来电,看看都是秦凯晨打来的。蓝芸以为是有急事,都打到家里了,现在回过去虽然有些晚了,可依旧迅速地拨了过去。

电话一直都是等待音,没人接听,直到一个女声出现“您拨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蓝芸才断了电话。奇怪,明明好像急着找自己,可又不接她的电话,这是怎么了?

蓝芸就这样抱着疑惑睡了下去,梦中还出现了莫名其妙的场景,为什么老是梦到死了的思瑾,和秦凯晨一起离她越来越远?蓝芸在睡梦中的不安稳,好几次都似乎在梦里极力地挣扎着,好像有什么痛苦的事情缠绕着自己,不能回去。

秦凯晨则开车去了“猎焰”,一进去就直奔吧台,酒保见是他来也是很熟悉地招呼,调给他一贯喜爱的酒。秦凯晨不断灌下,又向酒保要酒,酒保当然不敢多说,可心里就疑惑了,上次那个漂亮的女人也是不管不顾地只要酒喝,结果是老板的好友,也就是眼前的这个帅气的男人给抱了出去,现在又换成是他自个独自买酒,倒不知那女的会不会出现。可跟酒保预想的不一样,那女的没来,自个儿的大老板却赶来了,江臻焰赶到的时候,秦凯晨已经喝得差不多了,眼里的醉意早就出卖了他。任秦凯晨嘴里说着没醉,可在别人看来是醉得不轻。江臻焰也是被这对冤家搞得忙活,只求下次他们当中谁想要买醉也不要再到他的地盘上来了,省得他每次风风火火地赶来,照顾酒醉的他们。

江臻焰扛着秦凯晨那是一个怨啊,怎么感情出问题,都是连累到自己!一路上秦凯晨还算老实,不耍酒疯,乖乖地任江臻焰拖上了车,送到了自己的住处。可是江臻焰也没太多的力气,把他送回最底间那件房,把他扔进了最近的那间房间的大床,随便把被子往他身上一扔,电话打给箫徹,让他过来。等箫徹来后,也就回去了。

可怜箫徹,正睡得熟呢,就被挖起来照顾老板大人。结果,这晚谁都睡得很熟,就箫徹一人顶着熊猫眼我在沙发上,时不时地还要看看老板有没有醒来,一晚上地折腾了他一人。

新的环境(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