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阻碍之间(4)

  其实琦乐说的总要的事就是关于秦凯晨的,早上就过去安欣蕊所住的医院去看望她了,不知道该不该不这件事告诉蓝芸,琦乐也是有些犹豫的。

季悠则见琦乐没有回答自己在一旁催促着蓝芸也觉得这时的琦乐有些不对劲,尤其是看着自己的眼神告诉自己,说的重要的事情对于她来说也有一定的关系,琦乐是顾虑到自己的心情才欲言又止的吧。

“你就说你知道的事情吧!我也很好奇那事到底解决的怎么样了。”蓝芸主动地提起,琦乐也不好再沉默下去,只好说出了自己见着安欣蕊的全部过程。

琦乐能进去医院安欣蕊的病房也是靠了公司和安欣蕊的模特公司有着甚深的交道,才得以有近身采访到安欣蕊的特例。琦乐还记得去往病房的一路上都守满了保安,路上寂静的要死没有一点人气,最多也只是人门走路的脚步声,但又是很轻的那种,搞得琦乐也不自觉地走起了猫步。直到走到病房门口,看到门口站着四位身材壮实的保镖,全身一副黑色西装,脸上还带着一副褐色墨镜。琦乐虽然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明显的感觉到他们严肃的深情,也不敢随便地打招呼,认认真真地向着他们九十度鞠躬。起身时还是看到他们老样子不为所动地站在那里,琦乐心下有些不爽,好歹自己也是传媒界一枝花怎么就这么不被他们待见了!不管这些,琦乐本着职业精神不怕艰难地上去,对着其中一人狗腿地笑着请示可不可以进去,跟琦乐想象的不一样的是,那人看了一眼她的工作证就点头替她开门把她请了进去。等到琦乐进门后看着随后关上的门,还在想就这么简单?亏得自己热脸贴冷屁股地主动着,全白用了!

走进病房更是安静的诡异,空气中的消毒水气味很中,耳边只能听到医疗器械在那里运转的声音。看着床上躺着的安欣蕊没有了以前的光彩动人,完全成了纸人似的白的可怕,躺在上面没有一点生气,如果没见到她微微起伏着的胸膛,还真以为她不是活着的。

琦乐向周围看了看,虽然这个病房属于高级病户的,可现在看着过于空荡了一些。这里除了放在一个角落里的花堆,什么都没有。琦乐很是奇怪,这里怎么都没见到医护人员或是照看安欣蕊的人?也不想太多,琦乐径自搬来一把椅子坐在安欣蕊的病床边,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安欣蕊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有接受采访的可能,也只能待会去主治医生那里了解她的情况了。

琦乐伸手轻轻地将安欣蕊露在被子外面的手盖上杯子,触及她的手时那份冰冷的触感差点有让琦乐缩回手的念头。再看向曾经那张美貌的脸庞,此刻却在上面罩着氧气罩,那么苍白,让琦乐不仅产生一丝怜惜。何必呢,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在琦乐眼里一点都不值得,更糟糕的是就算这样做了,到最后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琦乐无意地往安欣蕊脚边一看,便一时没有了反应,像是被震惊到了似的,定在那里。可眼中却慢慢地盈出泪水,双眼变得通红。她是在为安欣蕊伤心,说她感性也好换做是谁都会为安欣蕊此刻的现状感到心痛。安欣蕊的双脚露出杯子的部分被缠上了绷带,看情况都能知道不只是小伤而已,那可是安欣蕊的双脚,被媒体报导过她的美腿是上了亿万保险的,称得上时尚最美的美腿。想当初琦乐在听说这回事时还不认同媒体夸张的说法,可是见到安欣蕊那些杂志照片时不得不承认这双腿是有那么些价值在那里,是让男人们垂涎,女人们嫉妒的。可现在估计有再多的保险赔偿也不会高兴到哪去,毕竟这件事以后很难再恢复回原来的样子,安欣蕊的模特生涯也就止于此了。

琦乐还在擦着止不住流下来的眼泪,就听到身后的门打开的声音,转头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拿着大包小包进来,又胡乱地擦着脸上的泪水。年轻女孩早就在进来之前就从保镖口中得知里面来了一位女记者,可在开门看到那人回头的瞬间有些惊讶,惊讶于她双眼通红还有没有来得及擦掉的泪水。女孩走到琦乐身前,琦乐站起了身接受了女孩的问好,也向她礼貌地回道。

“你是?”琦乐对于出现的女孩有点好奇,看她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助理什么的,又见她手里的大包小包,说:“还是先把东西整理了一下吧,我先去主治医生那里一趟。”女孩对于琦乐的好意提醒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去了隔间整理,在琦乐出门前的时刻说了声:“我叫安欣雅。”琦乐关上门的,耳边的回答还在,不用多想也就知道了女孩的身份。

琦乐刚没走多远就碰到了来巡查病房的主治医生郑医生,原先都和琦乐见过几次面也就有点熟。琦乐主动上前向郑医生问好,还在低头看诊治病例名单的郑医生听到声音抬头见是琦乐也很自然的向她打了招呼,并且把身边的医护人员遣离。

“我们还是到办公室说吧!”郑医生是明白人,看琦乐来这里就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所以大家都需要安静私人的环境谈事,开口带领着琦乐去了他的私人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的琦乐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给她的感觉一样,这里干净的有些离谱,还都是雪白一片。就连此时坐的沙发都是乳白色的,颜色很是单一,但又给人很舒适的感觉。

郑医生自己还很客气地替琦乐泡了茶,俩人此刻很放松的对坐着,一点也不像是谈公事的样子,反而感觉很是惬意。

“郑医生,我这次来就是为了了解安欣蕊的医治情况的,能不能对我说的详细点啊?”琦乐说这话的时候有带恳求的意味,还有些撒娇。

其实郑医生和琦乐的爸爸是同个大学毕业的,也是相同职业,在学术交流会上也一直有碰面,也可以算是深交。所以对于琦乐的撒娇就像是自己女儿对着自己一样,眼里还充满着宠爱。

“你哪时没从我这里得到过详细的资料啦,换做别人我是死活都不愿的。”郑医生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对琦乐的喜爱是那么明显,谁让她只有一个儿子呢,偏偏儿子没女儿来的好,可那只是他的想法,家里的妻子可就宝贝的很。

“就知道郑医生最好啦,那就拜托啦!”琦乐心里是知道郑医生对自己的好的,可是上次去他家的时候和他儿子见过面之后就有点怕郑医生会再提议去他家。

“你还是叫我伯父的好,听着顺耳,在这里又不会有别人。”郑医生对于琦乐对自己的称呼表示着不满,就像琦乐刚才想的,他是很想自己儿子能和琦乐有个好的结果,这样两家都开心,可他不知道琦乐心里真正的想法,要是知道了还不心痛死。

琦乐乖乖的点点头,问着:“伯父,我刚才去看过安欣蕊了,看样子好像有点严重啊?”琦乐一想到安欣蕊的现状,脸上就露出担忧的神情。

“那么高摔下来,她现在这样也算捡回一条性命,别的都不好说,光是摔断的腿就很难恢复。病人的骨质本来就比平常人来的脆弱,平时都缺乏运动,再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尽管做了防护还是造成了严重的骨折。还有些就是轻伤算是好的了,万幸了!那么漂亮的姑娘,年轻的生命,何苦做这种傻事呢?”郑医生说的比较详细,严重的患处说得很清楚,说道后来都为病人可惜着。

琦乐听到这样的报告也是有些无法置信的,虽然外人看来有些严重,她还以为专业上来说不会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可结果出来比想的还严重,安欣蕊的骨质为什么就比别人脆弱,这样一来复原不就更加艰难?

“谁的心思都是猜不透的,做这种事肯定也是抱着别人无法理解的想法吧!她是名模,现在这样伤到了腿,是不是就不能再做这行了?”琦乐被郑医生一说,有些感叹各自的人生。可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更清楚地了解安欣蕊的病况,所以也只在问题上解答。

“肯定是不能干下去了,长时间的走路都会造成负担,更何况是穿着超高跟的鞋子走T台,那只会加重病情恶化。”郑医生给了琦乐肯定的答复,以他的医学角度来看安欣蕊是无法再进行她的模特生涯了,又是令人可惜的消息。

“那她从昨天手术结束有醒过来吗?”琦乐只知道昨夜离开前安欣蕊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不知道她有没有苏醒过来。

“还没有。病人的体制有些偏弱,在出事前都没有规律地进食,更甚的是还有酗酒、抽烟的可能,所以各项指标都达不到一般人,也就说复原能力较差些。可能还需要些时间的休息才能醒过来,应该不会昏睡很久。”郑医生的话让琦乐放了心,还好没有头部受伤,也保证了会醒过来。

“那就请伯父多麻烦了,下次还得拜托您呢!”琦乐大概了解的差不多了,也就该结束这次的取材了,对于郑医生的帮助她放在心上,对他的尊敬等同于父亲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一样,到最后还不忘礼貌地道。

“你那么客气干嘛,有时间就去我家坐坐,那我就很开心了!”郑医生对于琦乐有些过于礼貌的话语显得有些不适,可还是笑着向琦乐邀约着,他可希望琦乐能多去自己家了,最重要的还是儿子和琦乐能不能有个好的结果啦!

“好的,那您先忙,我就先离开了。下次有时间就去您那,再见!”琦乐说着见到郑医生乐呵呵地应着,也就转身走了出去,出来后带上门轻呼了一口气,压力啊!

琦乐知道安欣蕊的现状后没有急着走,再次折回了安欣蕊的病房,这次进去也没了先前的紧张,面对保镖无表情的脸孔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就请进了门。

进去就看到那个叫安欣雅的女孩手里拿着毛巾替床上沉睡着的安欣蕊擦拭着身体,她的动作看起来是那么小心,不过还是蛮熟练的,不像是如今的小女生那样娇惯。

安欣雅正认真地帮姐姐擦拭着,也没马上察觉出琦乐的到来,等到擦完后直起身才发现琦乐的存在。“你来看姐姐?”安欣雅的音色很甜,样子也很招人喜欢,和姐姐的成熟不同,她有自己的特质,清纯可人也是美人胚子一枚。

琦乐点点头表示,也算是来看安欣蕊的吧!走进病床,琦乐再次看向沉睡着的人儿,就马上撇开了眼睛,不像再看到这么脆弱的她。琦乐见安欣雅还是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觉得她是在疑惑自己的身份,也就自我介绍道:“我是一名记者,这次来主要是为了取材。可是抛开职业,我还是以一个女人的身份来看望她。”

安欣雅起先没有出声,在过了一段时间后仍是看着琦乐没有话说。琦乐以为她还是不相信自己想要解释的时候,安欣雅意外的点了点头说:“我信,我在看到你为了我姐流下眼泪的时候就信了。谢谢你能这么关心我姐!”安欣雅说的很认真,似乎真的认定琦乐是真的为她的姐姐感到难过,也对琦乐表现的比较友好,又主动地拉着她聊了几句。

俩人在安静的室内聊着一些琐碎的话题,都没有主动地提起关于安欣蕊的事。琦乐见时间过得差不多,便起了身向安欣雅到了再见,出门前安欣雅都跟在身后直到走廊才止了步,琦乐见她这么待自己又忍不住说:“我还会再来的,你要好好地照顾你姐姐,有什么事情也可以联系我,再见!”

安欣雅乖乖地点了点头,对着琦乐手里指着出门前琦乐给她的名片说着:“知道了,谢谢琦乐姐姐!再见!”琦乐回以微笑变先转身离开,可她却没看到背后的安欣雅嘴角的一丝邪笑。

阻碍之间(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