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阻碍之间(3)

  秦凯晨经蓝芸这一事心情倒是好了很多,洗好澡人都清爽了。穿着蓝芸买回来的衬衫和休闲裤,照了照镜子满意地点点头。虽然不是平时他穿的定制的衣物,但至少也是国际品牌,穿在身上也没什么不舒服的,而且蓝芸的眼光挑的,穿在他身上显得更有感觉。

秦凯晨的步子走得很轻快,和刚来这里时完全不一样。出来没在客厅见着蓝芸的身影,又没听到什么动静,只好往卧室走去。走到门前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的微弱的应答声,秦凯晨站在那里等着。门打开来,秦凯晨看到蓝芸一副慵懒的样子,不禁被她这种迷糊的可爱而抓狂。平时的蓝芸可不是这样放开,总是一副女人味十足,现在的她更让秦凯晨迷恋。

秦凯晨忍不住低下身往蓝芸脸上一亲,蓝芸迷茫的样子马上就清醒了。狠狠瞪了一眼脸皮笑着的秦凯晨,不理他直接从他身边穿过走出房间。秦凯晨心里知道蓝芸这是在跟他闹脾气,也就跟在他后面低声下气地说着:“你不要生气嘛!发生什么事都要给我解释的机会吧!”蓝芸停住脚步,哪知道后面的秦凯晨跟得太紧,秦凯晨一时没刹住脚步就撞了上来,俩人互相想要拉住对方可依旧摔在了地上。

蓝芸本来就生着他的气,现在又因为他摔在地上,不疼也要装疼!秦凯晨见蓝芸好像很痛的样子就慌了,手不知道往哪里碰的,还是过去扶了蓝芸的手。蓝芸却一把挥掉了伸过来的手,一鼓作气地不理他,慢腾腾地从地上爬起就背对着秦凯晨走。

秦凯晨觉得情况有点严重,IQ高有什么用?这EQ在蓝芸身上可是安全使不出来,心里憋得慌。秦凯晨只有努力地与蓝芸对话,想要取得她的谅解。可女人哪那么容易就被这些话语所动摇,蓝芸就是不理身边解释着的秦凯晨,自己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来。

“你就不能理解一下吗?你回我一句话也是可以的啊!”秦凯晨被蓝芸的沉默都要搞疯了,自己已经一个人说了不止几十分钟的话了,可就是没得到蓝芸的回应。而且在秦凯晨讲的过程当中,他的手机又一直不断有人打来,他也没管就这样一直缠着蓝芸。

蓝芸已经大致的知道这件事,可从秦凯晨的讲述当中了解到了他的在整个过程中的感受。是啊,这也不能全怪罪在他身上,一个女人为他这样牺牲,是太爱他,可他又不能把自己的感情相应的给她。其实这些当中的无奈也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局外人又有什么资格在那里指手划脚,批判他呢?

蓝芸在看到秦凯晨这么紧张自己的时候就已经不那么生他的气了,只是想要报复一下他的花心而已,谁让他把男女关系处理成那样!毕竟让这么一个集团总裁对着自己长时间的解释,那也是很让人结舌的事情,换做外人肯定不相信秦凯晨会这么低姿态地向一个女人解释另一个女人的事情。

蓝芸正想要阻止秦凯晨的长篇解说,可在看到电视上播报的娱乐新闻的时候停了这一想法。她看着电视画面上播放着昨天安欣蕊出事的过程,画面中出现的安欣蕊和秦凯晨,虽然俩人是被远距离拍摄到的,看不清她们的表情,可还是感觉到了当时气氛的紧张。蓝芸两眼直直地盯着画面,耳朵边环绕的都是播音员播报这则新闻的过程。身边的秦凯晨也注意到了蓝芸视线的异样,刚刚奋力解释着的样子在看到电视画面后都没有了动静。

蓝芸身子忽地一抖,头快速地转向了一边,因为她看到了安欣蕊跳下来的那刻,就连现场的尖叫声都是那么刺耳。一双打手握住了她的有些颤抖的肩膀,手中的温度沁入了她的皮肤。蓝芸转回头呆呆地往秦凯晨那里看,看到他眼中的担忧和伤痛,蓝芸终于克制不住扑入他的怀抱,小声地啜泣着。秦凯晨用手顺着她的背抚拍着,用这种方式想要让蓝芸安下心来。

“你当时的心情肯定很难受是不是?很害怕是不是?”蓝芸躲在秦凯晨的怀里,声音还不是很稳定,看到刚才的画面很是心疼秦凯晨,想到他是看着安欣蕊跳下去的就更为他担心。

秦凯晨听到蓝芸的声音闷闷地传进他的耳朵,言语中的关心他听出来了,原本紧皱的眉头也松了些,温柔地说:“害是害怕,可又有什么办法,但总归是没有出让大家都后悔的事情,一切都会好的!”这番话反而像是在安慰蓝芸似的,这让蓝芸有些开心,都这时候还想着自己,那她还要不要那么小气地不理他呢?蓝芸使劲地收了收抱在秦凯晨腰间的手,头又在秦凯晨身上蹭了蹭,恋人间的气氛弥漫了整个屋子。

突然响起的铃声破坏了美好的气氛,蓝芸见秦凯晨依旧抱着自己都没有理会电话的打来,便看向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屏幕,在看到显示人是箫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退出了秦凯晨的怀抱示意他接电话。秦凯晨依着蓝芸,拿起手机也不避讳地在她面前接起电话,“有什么事?”“董事会的人都在公司等着您的出现,大家一直都联系不上您,现在这里状况有点失控,大多数股东都有所意见了,秦老也赶来了,您看您能不能尽快赶过来?”箫徹在那边焦急地报告着情况,看来已经让他难以应对了。

秦凯晨看了一眼蓝芸,只见她对着自己点了点头,眼神中的担忧好像比谁都多,为了当局着想秦凯晨还是一贯冷静地说:“你叫他们再等二十分钟,我马上就赶过去。”那边的箫徹得到了秦凯晨的答复,也终于安下心来,应着秦凯晨的话后就结束了此次通话。

“你在这里等着,别出去了,我先回公司处理事情,等那边的事处理好了就来这里找你。”秦凯晨眼神怜爱地看着蓝芸的双眼,早就注意到了蓝芸眼睛的红肿,大概猜到是什么原因,心里很是歉疚。“对不起!”秦凯晨临走前又对着蓝芸说了这句话,还用嘴唇亲了亲蓝芸的双眼,蓝芸被他的举动感动了,也知道为什么会对自己说出那句对不起。在秦凯晨回身走远的时候,蓝芸对着他的背影轻声说着:“我等你回来!”虽然秦凯晨未必听得到蓝芸的话,但俩人的心就像是连在一起似的,嘴角同时上扬着微笑。

等到蓝芸看着秦凯晨彻底在自己眼前没了身影才转回身走向大门,还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的刺耳的喇叭声。蓝芸本不想理会,可是那声音就像是要让自己抓狂一样响个不停,蓝芸狠狠地回头寻找哪个无聊人士做出这么幼稚的举动,果然就马上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只见路边那辆炫目的法拉利边站着一位与名车相匹配的帅哥,而这帅哥属极品的那种,使得周围路过的人都把视线停留在他身上。蓝芸眼神虽也看向他那边,但不同的是不像那些人那样是崇拜的眼神,而是一股怨念地望着他。蓝芸心里想:怕什么来什么,瘟神老是要缠着她!

南枫烈倒是心情很好的样子,他的笑和以前见过的不一样,以前的都是那种张扬狂傲的笑,而现在不是这样,他的笑似乎也有了感染力,嘴角上扬的弧度很好看,就连蓝芸都这么觉得。南枫烈走到蓝芸面前的时候没见她对自己平时那样排斥倒觉得有些不自在,就出声说着:“还是先进去请我坐坐吧!”

“啊?”蓝芸还没反应过来,等到耳边听到南枫烈的话语才了解到他已经和自己离得这么近了。又对他的话产生疑问,什么叫请他进去?那不就是引狼入室?

南枫烈悠闲地等着她的回答,见她没什么反应,只是傻傻地在那里想着什么,只好主动牵起蓝芸的手就往大门走。蓝芸被南枫烈拉扯着过去的时候,一直在做着无谓的抵抗,怎么也没把手抽离出南枫烈的钳制,心里咒骂着他这什么牛力气嘛!

“开门!”南枫烈虽没怎么用力,但被蓝芸这么一闹腾还是有些费力,到了门口直接对着蓝芸命令。蓝芸当然也不服输,好歹自己是住这里的,凭什么要他命令她,难道自己就没权利了?“不开!有什么话就在外面说!还有,请你放开我的手,这么大力气属牛的啊!”蓝芸向来见着南枫烈就没好脾气过,俩人见面也总是这样开始和结束,这纠缠不清的关系啊!

南枫烈这次倒是很爽快地放开了手,但不忘“好心”地提醒道:“难道你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和我谈事情,何况我要谈的可是一些私密的事情哦!”蓝芸看着南枫烈就觉得他很欠扁,可没办法谁叫他说的都是有理的,蓝芸看向周围那些停住脚步依旧看着她们这边,便就听从了南枫烈的建议打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的南枫烈很不客气地先走向客厅沙发坐下,蓝芸刚走到跟前又一副主人姿态地要求着:“给我一杯冰水。”蓝芸也不多说就折回厨房去拿了冰水给南枫烈,南枫烈接过杯子就开始抱怨:“你确定这是冰水?”“我确定这是冰水!里面不是冰和水吗?”南枫烈只好无语地看着那杯冰水,一杯子全是冰块,水就在底部加了一点!南枫烈放下杯子,看着坐得离自己有些远的蓝芸眼神示意地让她过来点,可蓝芸直接撇过头去忽略南枫烈的示意打算就这样耗着。

南枫烈实在拿她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向蓝芸那边坐了过去。“你干嘛?离我远点!”蓝芸厌恶的表情对着南枫烈的靠近很是反感,身子还往另一边使劲挪了挪。

“用得着这么防着我吗?”南枫烈见蓝芸这么排斥自己,心情也是好不到哪里去,当然也没好气地反问起她来。再看到蓝芸嘴巴嘟着不回答自己的问题,索性一把把蓝芸拉向自己,圈在了怀中。蓝芸被突然的动作给惊吓到了,一下子这么用力地被抱紧有点勒气,知道自己力气比不过他干脆在那里一阵手脚乱挥。南枫烈愣是有多大的劲都被蓝芸折腾的没了力气,直到手臂上传来的刺痛才松开了手。抬手掀起衬衫衣袖看到那里红红的牙印,南枫烈咬着牙对着还在喘气休息的蓝芸恨恨说道:“没想到是只小疯狗,也就知道咬人!”

蓝芸当时听了南枫烈这么形容自己就一下子火了,什么话都不说就扑上去抓到哪咬哪。这把南枫烈给惊的,手脚忙乱地躲着蓝芸的“攻击”,嘴里还不肯放过蓝芸说着刺激她的话。蓝芸找准时机扑到南枫烈肩上就着地方咬了下去,只听南枫烈一声痛呼才惊觉到自己疯狂的举动是多么失水准。

蓝芸慢慢地松开咬紧的牙齿,想从南枫烈身上离开。才分开一点距离就被南枫烈狠狠抓住后脖子没有了动弹,蓝芸心想这一次肯定死定了,做了这么惹火的事情,也任命地闭上眼睛任凭南枫烈处置,只希望他能下手轻点。谁知等来的却是南枫烈的狂吻,死死地抵抗都逃脱不了他的索吻。

尽管蓝芸停止了那双手的抵触,但任由南枫烈怎么舔吻她的双唇都没让她紧闭的唇瓣有所放松。南枫烈也不急,逗弄起蓝芸来,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唇上的触感和湿度让蓝芸难以忍受,很奇怪,不是对南枫烈吻她感到恶心,而是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时间在慢慢过去,室内的俩人还在继续重复的动作,一个主动,一个几乎没动。南枫烈就这样在蓝芸的唇上轻轻地又深深地吻过,期间都不停止地吻着。如果别人看到还以为是一对热恋中的男女在痴缠着热吻呢,可他们又是什么情况?一个虽然在主动,可另一个就这么不愿地接受着男人的吻?

突然,南枫烈朝蓝芸的下唇畔用力地一咬,结束了他们长时间的亲吻。蓝芸被唇瓣传来的刺痛反射性地用手捂住,趁着结束时马上远离了南枫烈的身旁。从唇瓣抚过的手上看到那丝丝血迹,蓝芸紧紧地皱眉,对着南枫烈吼着:“变态!你到底要我怎样才能放手?”

南枫烈把玩着手里的手机,看着蓝芸红肿的嘴唇有地方破皮,满意地点了点头,很是有理地说着:“我只要你,所以你想我对你放手,那是不可能的!”“我有什么好,你为什么就偏偏要我?”蓝芸从始至终都没能理解南枫烈的做法,他们之间也不是有什么深厚的感情存在,为什么就这么牵扯不清?

“没有理由,看上一个女人大多数是因为外貌,可是我不知道对你是因为什么,或许还有些我都不知道的情感存在吧!”南枫烈其实在心里都不清楚那份感情是怎样的,可他知道除了蓝芸,别的女人都没有让他产生过这么想要占有的冲动。

“那你觉得你是爱我才想要得到我的吗?”蓝芸对于南枫烈的回答很是无语,是爱不是爱都数不清楚,这样又何必强求自己留在他的身边。

“我不知道,我没爱过人,所以不清楚。”南枫烈是真的不懂什么叫爱,从小到大他的身边只有一个父亲,而他的父亲交给他的全是商业上的知识技巧,根本没有“爱”这个东西。而自己身边的女人也都是用来排遣自己的寂寞,什么感情都谈不上。

“看来你是在感情上没有心的人,怎么会不知道爱这回事?”蓝芸感觉出南枫烈不是随便敷衍自己,也许真的没有遇到过爱的人吧,不时对他有些同情。“爱一个人,会为他难过为他伤心,也会因为他而开心快乐,就是你的心情随着他的心情改变是一样的,这样你懂吗?”

“我自己不知道,但我还是有看过偶像剧爱情片的好吧!”南枫烈对于蓝芸对“爱”的理解很是无语,根本是从电视上看来的吧?可仔细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只有在被蓝芸拒绝的时候自己才会感到难过,看到她和秦凯晨在一起就会生气,这难道是自己爱上她了?没错,要不然为什么这么多年就只记得这一个女人,还是拒绝自己的女人!

蓝芸听了南枫烈的直翻白眼,他难不成就只知道电视上演的?“你都不知道对我的感情是怎么一回事,那就别再继续纠缠下去了。再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这样做只会到来麻烦,我很明确的告诉过你,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那难道你就能接受不喜欢人的吻吗?对你我不会放弃,还有我心里对你的感觉大概已经有个底了,不是不知道,是现在在领悟到而已。你就不要再在秦凯晨身上花费感情了,他不值得!”南枫烈坚决的态度,让蓝芸不知道怎么回应他才好,看到他对自己那么固执,说不感动是骗人的。可能怎么办,毕竟自己爱上的不是他,给不了他想要的。

“你怎么就这么确定他和我之间的感情不值得我这么做?”蓝芸只好作罢,不想再劝他一意的孤行。

“你不会没听说昨天发生的那么大的事情吧,秦凯晨和安欣蕊的情事。”南枫烈装作一脸惊讶的反问着蓝芸,可嘴里还是说出了那劲爆性的新闻,想要刺激蓝芸一下。

蓝芸也知道南枫烈提起的这件事,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气氛,说什么也是自己的男人和别人的女人之间的感情史被暴露在自己眼前,又不能在南枫烈面前爆发,只能装作镇定地说:“那又怎么样?在和我之前他不知道和多少女人有理不清的关系,可至少那都是在我之前发生的,这我不会在意!”

“你确定是在你之前吗?那昨天那件事不是很好地证明你想错了吗?安欣蕊和秦凯晨的关系到现在都还是暧昧不清,你难道没有这么想过?”南枫烈好几个问题都在替蓝芸否定她之前的想法,想要击溃她看来很简单,只要往她信任的方面击破就行。南枫烈看着因自己话而越来越不镇定的蓝芸,嘴角的笑意越是明显。

蓝芸没想到南枫烈这么分析秦凯晨和她之间的感情问题,显然有些被他蛊惑到,想着他的话又在心里否定着他说的可能,心里矛盾到不行。蓝芸干脆一把拉起南枫烈就往门口走,南枫烈就是不依她,俩人一路的拉扯都没走动几步僵持在那里。

“你赶快给我离开这里,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用着力的蓝芸说起话来都显得费力,一味想要把他拉出屋子。

“你就别不相信我说的,如果真的就像我说的那样,你到时候可别哭着后悔!”南枫烈也不管自己的形象,此刻就这样赖着不走,和蓝芸拉拉扯扯还挺高兴的,有多幼稚就有多幼稚。

“我不管这些,只要你别来烦我就行!”蓝芸和南枫烈之间的拉扯持续着没有结果,但依她的固执劲怎么也不肯就此罢手。还在奋斗的他们对于出现在这个家的另外俩人当然也是没有注意到的,而琦乐和季悠在进门的瞬间就一同定格在那里,长大着嘴巴看着他们。

“咳咳!”琦乐适时反应过来清了清嗓子,当然用的是在场人都听得到的音量。这让蓝芸和南枫烈才停止了毫无意义的动作,现场处于一片尴尬。南枫烈先是整理一下被扯皱的袖子,走上前对着门口的两位女士绅士的问好,接着就道了再见除了房门,整个过程潇洒利落。蓝芸怨念地目送走南枫烈,气呼呼地走回客厅沙发坐下,拿起茶几上化了的冰水一口喝下才镇定下来。

琦乐和季悠都跟着来到客厅,一人一边在蓝芸身边坐下,她们对于南枫烈出现在这里也是相当震惊的,当然想要向蓝芸问清楚些什么啦。

“南枫烈怎么会来这里?”琦乐先开口问道,其实是琦乐为了昨天的报导被上头派去后序采访去了,也就先断了南枫烈这边的采访,可是没想到会在自己家看到南枫烈的出现,还是很震惊的见到南枫烈不一样的一面。

“他出现在这里也是我最不愿意的事情,真是糟糕透了!”一想到南枫烈就头痛,蓝芸就想把南枫烈从自己的人生中出去,可那哪是这么简单的事,更何况他还是个不容小觑的主。

季悠对蓝芸的回答倒是没多大意外的,可她意外的是蓝芸的嘴唇怎么看着有点奇怪,也就没有顾虑地问:“你这嘴唇怎么回事?好像破皮了。”季悠指着蓝芸的嘴唇,琦乐也随着看向那出,惊呼道:“不会吧!”

“什么不会吧,就是不小心撞到了。”蓝芸被这一问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随便扯了个白痴说法丢了出去,只见琦乐和季悠她们的眼神表示出的强烈怀疑,也只能无视掉。避开这个话题,蓝芸问:“你们现在这个时间怎么一起会回来这里?”

“哦,我刚好完成采访,回来的路上接到季悠的电话就把她接来这里了。”琦乐说明着,脑里还是在想着刚才的事,眼睛还一直往蓝芸脸上瞟。季悠也是同样的动作,没有心思地回着:“就是有些担心你,来这里陪你说说话。”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还跑来,何煜不和你一起来啊?”蓝芸心里倒是有些高兴的,可还是毒舌的不忘损一下季悠。

“看你和南枫烈都处的这么好,我看是不用我担心了。”没想到季悠会这么反将一军,蓝芸着实吃了一记闭门羹。

“你们也别再瞎扯下去了,说些重要的事。”琦乐见不下去她们之间的幼稚言语攻击,只好出声相劝。季悠马上被琦乐说的重要的事转移了注意力,“什么重要事?”

阻碍之间(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