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阻碍之间(1)

  晚上蓝芸一直都在家里等着琦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感到不安,是因为南枫烈临走时的那番话吗?

几小时前的事情一直在脑海闪现,整颗心都静不下来。回到家又没见到琦乐,打电话过去琦乐那边好像很忙似的匆匆挂断。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客厅沙发上,什么都不干就坐在那里。一直很安静的空间终于在数小时后被回来的琦乐打破,琦乐走近一看原来沙发上坐着的蓝芸已经斜斜地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琦乐原本没有打算吵醒她的,可谁知蓝芸一向是浅眠,一点点细小的声音就能把她从睡梦中吵醒。蓝芸还处在迷蒙的状态,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楚身前的人,刚睡醒声音有些略微沙哑地说着:“都几点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问她的同时也转头看向了墙上的时钟,显示已经是凌晨二点多了。

“发生些突发的事情,上头又急着让我过去,所以就忙到这么晚。”琦乐精神显然也不怎么好,整个人看起来很疲倦的样子,看来是忙的都没有休息的时间才会这样。而且说这话的时候看着蓝芸的眼神有些异样,好像是有什么话想对她说又没说出口。

蓝芸当然也注意到了琦乐的不对劲,心里更是一阵慌闷,就着话的重点问了下去:“什么事忙到现在?很严重吗?社会头条?”蓝芸的疑问让琦乐很难说出口,琦乐只好坐到蓝芸身旁,一副认真的表情看着她,也没有回答下去蓝芸的问题。琦乐越是这样反常态越让蓝芸有更多的疑虑,“你倒说啊!”

“你确定要听?”琦乐知道蓝芸对这件事感到的好奇心,也想到与她也有关,所以想要让她确定。蓝芸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眼神中的渴望说明了一切。

然而接下来琦乐说的那些消息,使得她满心的好奇变成了死寂般的沉默,脑袋一片空白,就连琦乐的叫唤都没有及时给予回应。琦乐在一边慌了,看到这样傻愣的蓝芸,脸上没有表情,但是气色就像是被抽光了成了一张白纸一样。使劲地摇着蓝芸的身子,被这一晃动蓝芸才回了神。

“你说的是真的?”蓝芸向琦乐确定着刚才所说的一切,眼里的不敢置信还有声音的抖动。琦乐看着蓝芸渐渐有些湿润的眼眶,不知所措。只能言语上柔声地安慰:“没事的,秦凯晨不会就这样被她夺走的。”

“安欣蕊真的是为了秦凯晨自杀?”蓝芸没想到的是安欣蕊会陷得这么深,这么爱秦凯晨,不惜以生命换得秦凯晨的关心。这样一个女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份感情,值得她这么做?而秦凯晨今天一天都没有和自己联系,这下也得到了很好的解释。

“是的,根据她的几位助理说法是这样没错。好像自从和秦凯晨断了关系以后就开始得了忧郁症,好几次都发生过过于冲动的现象,还好都被周围人及时阻止了。可还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差点就没命了。我离开的时候也是刚得到消息说是手术很顺利,安欣蕊也脱离了生命危险。”琦乐把知道的都告诉了蓝芸,她知道蓝芸肯定很想了解清楚这件事的一切。在琦乐讲的过程中,蓝芸一直是很安静的听着,甚至有些静的过了头。

“那秦凯晨呢?他人一直也在医院吗?”蓝芸还想知道的就是秦凯晨今天一天都在干些什么,就算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连她都要瞒着?难道要等到她从媒体报导中得知关于他的消息,主动联系上他才会有所解释吗?

“我走的时候估计他人还在那里,可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当时的情况来看秦凯晨情理上还是应该留在医院的。你都不知道,安欣蕊那时疯狂的样子,秦凯晨到现场都没能劝下来,还好现场的救援队已经准备齐全,要不然以那高度跳下来肯定没命的!”两名人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各大媒体都得到消息赶到现场,琦乐到的时候正好就看到安欣蕊跳下来的那一瞬间,这让在国外跑遍各种现场的琦乐都印象深刻,除了救援队在场的人都被石化在了那里。救援队还好反应极快的围上去,先让救护人员过去检查安欣蕊的状况。等到秦凯晨跑着下来的时候,安欣蕊被救护人员抬到担架上进了救护车,秦凯晨也跟着进了车内随着去了医院。等到众媒体都赶过去医院的时候,医院大门外的警卫早已成人墙把他们隔离在外,起了当然也没有例外的挡在了门外。这么大的新闻媒体也不会就这样罢休,宁愿在外面吹冷风直到深夜,才从医院内部人员中得知安欣蕊的医治情况。接下来媒体们都讨论起秦凯晨的踪影,都没见到他出医院,也就下定论他还留在里面陪着安欣蕊,这点琦乐也是认同的,医院各个出口都有媒体蹲点,出去不可能会没有动静,让媒体们没有察觉。

“你也累了,先去洗澡吧!我就先回房睡觉,好累啊!”蓝芸也没露出多大的情绪,反而出声提醒起琦乐,等说完就起身走向了卧室。琦乐看着蓝芸进入卧室的身影,虽然有些疑虑但也再没精神去想太多,跟着去卧室拿了睡衣去洗澡了。

蓝芸躺在床上怎么也按捺不住心里的想法,终于拿起手机拨了过去,回答她的只是那常年冷静地女声,手机也关机了!蓝芸干脆把自己的手机也关了,倒头就睡进被子里,连头都也埋了进去。等琦乐洗好澡出来的时候,一身疲惫的躺下去,没在意身旁蓝芸的异样就这样睡了过去,蓝芸则在被窝里头呼吸不过气来地流着眼泪,不敢出声也不敢把头伸出被子。

第二天,是被琦乐的手机铃声给吵醒的。琦乐迷迷糊糊地接着电话,嘴里几乎无意识地应着对方,在看到刚醒来的蓝芸的那张脸后一阵惊呼,也不管对方还在说话就挂断了这通电话。

琦乐捧起蓝芸的脸,一脸怜惜地看着蓝芸,关心地说:“我的小祖宗,你昨晚就那么伤心啊,看看都成什么样子了?”蓝芸还一副云里雾里的表情,呆呆地不知道怎么回应琦乐。琦乐动作迅速的从床边的柜子里拿出一面化妆镜塞给蓝芸,说:“你自己看看!”说完也就下了床,准备漱洗去了,才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的蓝芸的那声惨叫。

“我的眼睛怎么肿成这样啊!”蓝芸一直盯着镜中自己的眼睛,真不敢相信那是自己。看来昨晚只顾着伤心,却没想到今天会变成这个样子,蓝芸现在才开始后悔,可已经晚了。

“你还是先从冰箱里找几块冰块敷一下吧,那样才好出去见人!”琦乐好心地回来提醒蓝芸,看着就这样自怨自艾的蓝芸,还真是没有办法不管她。

蓝芸下床一边往厨房走,一边嘴里还嘀咕着:“今天说什么也不出门了!”走到厨房,来到冰箱前又在那里喊着:“琦乐,冰块放哪了?”

琦乐被这一问简直直翻白眼,无奈地回着:“拜托!当然是冷冻那层啦,自己找吧!”琦乐自己也很忙好不好,她是有工作的,哪像蓝大小姐呆在家里不用劳动那么舒坦过日子啊!

蓝芸也没再烦琦乐,只好自己在哪里乱找一通,找了好久终于找出了放冰块的容器,从里面拿了几块出来就往自己眼睛上放,冻得一阵咬牙。琦乐见到过来的蓝芸这种做法,起先是摇头,后来只好任命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冰块包在毛巾里再交给蓝芸,“这样敷才对,我先出门了,有事电话联系!”琦乐说完就背起包包出门了,留下蓝芸一人在这房子里。

蓝芸内心无比空虚地回到了卧室,又躺回床上,只是那样冰块敷在双眼上平躺着,静静地听着周围一切的动静,可是只听到时钟拨动的声音还有些细小的声音。就这样无聊的她,又睡起了回笼觉,梦中却梦到了安欣蕊跳下去的画面,好几次重复地梦到,努力想要转醒过来身体却动不了,一直到全身被冷汗浸湿,才总算醒了过来。

回过神的蓝芸,脑海中的血腥画面挥之不去,再看时钟上显示的数字,自己居然只睡了不到十五分钟就梦到了这么多次那样的场面,这使她越来越害怕。想到琦乐说的手机联系,蓝芸才想起来昨晚把手机关机了,拿起手机等到开机以后,里面出现的全是一条条短信和很多人的未接来电。蓝芸一个个翻下去看,大多数都是秦凯晨打的,可都是快要到凌晨三四点的时候,那时自己又关机了。当看到南枫烈也有打来时,蓝芸心底突然冒出了奇怪的想法,她想到的是那天南枫烈临走前的话,为什么这么巧他说了这些话后就发生这些事?蓝芸不住的怀疑,虽然想过不应该把他在这件事上联系上,但直觉并不那么觉得的。

蓝芸看到秦凯晨信息中言语上的焦急,猜想到肯定是怕自己因为这事而误会到他,想到自己还为了他昨晚躲在被子里偷哭而感到好笑。不是补在乎自己,而是时间上的不对,使他们的心都产生了疑惑······

阻碍之间(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