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尴尬处境

  叫喊声过后,浑然忘我的俩人身子先是一顿,接着就是叫先反应过来的秦凯晨把衣衫凌乱的蓝芸护在自己身前。而蓝芸也没顾着尖叫的女声来自谁,只想羞愧地找地缝钻进去,手还慌乱地整理胸前被扯开的衣襟。心里痛恨死这个在别人面前毁了自己清白的男人,也悔恨被他诱惑的自己。

秦凯晨出声让那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女人留在原地不要过来,而那女人好像是见到自己,脸上那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还有那看向自己眼神的怪异,不像是第一次见到自己那样。就像······对了,难道是机场那次和蓝芸一起的女人?

等到蓝芸整理好自己,抬头看到秦凯晨带有疑虑的侧脸,顺着他望的方向看去,看到那里站着不动的女人,是季悠!神经反射地一下子从睡椅上站了起来,而在她面前俯身为她遮掩的秦凯晨则是被狠狠地撞得往后退了几步,踉跄地才站稳脚在那里。

蓝芸看着季悠的表情就知道她很清楚地看到了刚才的一切,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更无法好好地向季悠解释清楚眼前的状况。一步步走向季悠,蓝芸牵起她的手拉着她来到床边坐下,看着她的眼睛说:“就如你看到的那样,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不过其中个原因还是想要和你说清楚。”

季悠没有向的那么不淡定,反而很是冷静地看着蓝芸:“要说等到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再说,他还在那呢!”随着季悠的眼神示意,蓝芸望向阳台边站着的秦凯晨。他此刻表情有些疑惑的望着她们这边,许是因为季悠刚才讲话的时候刻意放低的音量。虽然刚才场面混乱,可现在随意地站在那里的样子依旧帅气如常。

气氛显得过于沉闷,突然被外面一阵动静给打破。外面传来洪叔的焦急的声音:“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刚才她们都说小姐房间传来叫声。”

这下倒好,引来一大票人的关注。又是一阵手忙脚乱,秦凯晨很不情愿被蓝芸藏进了衣橱里。这也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见不得人,秦凯晨明显感到不爽,可看到黑暗中隐隐可以看见自己很感兴趣饿东西时,心里的不快早就没了踪影,就忍耐一下吧!

待蓝芸藏好了秦凯晨,季悠也已把房门打开,正和洪叔解释着他们所谓的“叫喊事件”。洪叔一见到小姐完好的站在自己面前,也不免安下了心。“小姐,季小姐说是她来的时候,小姐躲在门后吓她,她被惊到了才发出的那声尖叫。是不是这样啊?还好,我还以为小姐除了什么是呢,真是吓得我这条老命的魂都飞出去了!”

看着还在担心自己的洪叔,蓝芸心里一阵内疚,但也只好顺着季悠编好的谎言往下说,毕竟自己做得事情是万万不能被别人知道的。“是啊,是我一时贪玩,把季悠吓着了。这不好几天没见她了,想给她个惊喜嘛!洪叔,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季悠听到那个所谓的“惊喜”,两眼翻白的看了蓝芸一眼,真的是个超“惊喜”画面,还是儿童不宜,限制级的画面!亏她还能这么镇定地配合下去,对着老人家讲得下谎话!敢情这么多年,修练的是脸皮的厚度,当初那坚决的意志,如今是被忘得光光。看她等会怎么解释和自己恨得要死的男人,一室激情的场面。

“奇怪了,刚刚在楼下好像看到一辆很高级的跑车来着,季小姐以前来都没见过看车啊,楼下的车是谁的啊?”洪叔是见着每次来蓝宅的季悠,几乎都是双腿走进来,要不就是和小姐一起坐车进来,对于出现在蓝宅的那辆可以看得出价值不菲的跑车很是奇怪。

事情原来一大堆,蓝芸都不到该怎么解释得过去。还好一边的季悠比较机灵,虽然她也是在看到那车的时候一阵疑虑,可是当看到那人出现在这里也就光猜都能猜到那车是谁的。那么骚包的车,除了那样的人谁还配得上?“洪叔,这不就不了解我了么,好歹我和蓝芸也是在国外待了一阵子的,回来借辆车炫炫也是应该的嘛!在国外这种车随便都能看到,到这里就是稀奇的了,在大街上开,那回头率是一个高!”看着季悠一脸激动地讲着这些没得事情,真说的跟有的一样,蓝芸打心底里佩服起她。

洪叔见小姐她们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当然心里也放心了不少。没自己的事了,洪叔就和她们说了几句关心的话语就准备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刚走到一半又回头过来对着她们说了些‘什么需要帮忙的时候,尽管找他们,有什么要吃的,可以请帮佣拿上来······’蓝芸他们也胡乱地点头答应着,等到自己看着洪叔走远的身影才敢回房间。

而一边躲在衣橱里的秦凯晨一直把耳朵附在门上努力地听着外面的对话,但也只是听到模模糊糊地传来的些许的话语声。在外面的声音不再那么嘈杂的时候,秦凯晨觉得外面来的人应该是走了,也就打开橱门跨了出去。没想到一只脚刚伸到外面,外面有传来了刚才的说话声,幸好秦凯晨的反应够快,马上又把脚缩了回去,关上橱门继续呆在里面。一段时间过后,外面的声音又静了下来。这次秦凯晨不再冒然擅自出去了,他打算等着蓝芸来给他开门。

脚步声弱弱地传来,直到在自己面前的衣橱前停下。秦凯晨认为蓝芸打开门的几率不较高的,果然在橱门被一阵外力用力地打开后,面前出现的是蓝芸的面孔。看着衣橱里站姿有点奇怪的秦凯晨,蓝芸还是忍住想要大笑的冲动。见他好象没有要出来的样子,就催着:“你是在里面带着很舒服还是怎样,还不快点出来?”只见站在里面的秦凯晨并未出声回答,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蓝芸真是有想要撞墙的冲动。

用力把秦凯晨拉出了衣橱,这个无赖当真无愧!狠狠地甩上衣橱的橱门,眼神瞪向站在一边的秦凯晨,看着他那副想笑又忍笑的表情,就冲过去对准他的胸膛一记重拳。秦凯晨没想到她会揍自己,更没想到她的用力回事那么大,被她打的地方一阵疼痛。抓起她的手就吼:“你是为了那事对我下手?用得着那么大力么?”

一旁不明白其中原由的季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令蓝芸气恼成这样的事情,她只知道等自己看到的时候就是蓝云很气愤的对着还在要笑不笑的秦凯晨的胸口猛地一拳。“拜托!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不要那么大声,省得等一下又把人给找来了,这样事情可就麻烦了!”季悠看是看见蓝芸的动手过程,但毕竟是帮着她的,何况发出男声的是秦凯晨,更应该趁机教育一下,想当年的那些连本带利给讨回来。

见季悠带有敌意的眼神望着自己,还对自己训斥,秦凯晨真怀疑她是不是被自己甩过还是怎样,怎么这么不待见自己,好歹自己长相也算是上等,女人都是主动靠近他的,可这两个女人怎么就这么奇怪,似乎不怎么喜欢他,甚至是算得上讨厌吧!“好好,我不那么大声,可是你没看见我被她揍了么?难道都没有知道自己被打的原因吗?”看在是蓝芸朋友的面子上,他也只能稍微放低点自己的态度,顺着两位的脾气。

“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大变态!”蓝芸气急着对他说,眼里的火苗都在燃烧着。

“你是指我在衣橱里看到的那几件挂着的情趣内衣吗?如果是这样,我也只能抱歉,谁让你把它摆在那儿,又刚巧让我看到了呢!其实我也不像知道你有这种特殊的癖好,也受不住这种待遇,不过心里还是会期待一下的!”明显那些话是故意气蓝芸的,秦凯晨也很满意在蓝芸脸上表现出来的情绪,看来自己很容易影响到她的情绪。

“你···你还说,小心我把你活埋了!你这个色狼!”蓝芸还想扑上去对付秦凯晨,却被季悠拦住。季悠很无奈看着他们,整件事在那眼里就是一对情侣见幼稚的话语加举止。俩人是嘴巴上都不饶人,一个耍着她玩,一个被耍着玩。“还是先出了蓝宅再说,我怕当时候你爸妈回来,就更难解释了。”只剩下旁观者在一边冷静的分析,没有季悠的话,也许真的会在这里无次数地吵闹下去。

“说得对,不跟你计较!我们马上离开我家,在和这个可恶的家伙分道扬镳!”蓝芸总算被季悠的话拉回了理智,才想起首先该做的事情。

“我还没哄好看看你的房间呢,用不着急着出去啊,就算见到伯父伯母,大家也是可以正面打个招呼嘛!”

“不可以!”“不可以!”秦凯晨的话音刚落,就被两个同样的话语阻止了他的想法。秦凯晨对她们刚才有些过大的反应有些疑惑,好像其中有着什么似的。“为什么不可以?”心中的疑惑还是要解开的,秦凯晨问着眼前的人儿。

蓝芸眼神有些闪烁不定,只是敷衍:“没有什么理由,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拿起包包,就准备往外走。秦凯晨也感觉的出来蓝芸是不愿意解释,为了不让她再对自己反感,就没再问下去。

三人一路上的保持沉默,可心里都处于紧张的状态,毕竟是得避开所有人才能顺利离开这里的,所以脚步尤为小心。还好,这时蓝家的帮佣们都各自在忙着分配下来的工作,蓝芸依着记忆当中该走的路线,总算是避开了。

终于来到车旁的三人,重重地吁了一口气。正当秦凯晨准备打开车门进入驾驶座的时候,被蓝芸一把扯住了手腕,回过身来的秦凯晨用一种暧昧的眼光看着蓝芸,蓝芸就知道他会想到别处去,只是松开了手说:“刚才不是季悠说是她开来的么,等会儿出去就由她开。再说了,你要是开出去被他们撞见,不就还是让他们知道平白无故多出来一男人么?”想想有点奇怪,又问道:“你好像说过你是筱筱带你进来的,那我家门卫那里是没人管吗?”

”筱筱说了,你家守门的今天刚好有事回乡下了,另一个我进来的时候也刚好不在,我才麻烦筱筱的。”秦凯晨说着,又把手里的车钥匙交给季悠,接着打开后座车门:“你们现在站在外面也不见得不会被人见着,还是上车吧!”蓝芸还再想他这人运气也忒好点吧,什么事情都好像顺着他意似的。想着事情就被秦凯晨塞进了车内,而他也一同上了车。

车内两人见外面傻站着的季悠一直不进来,蓝芸降下车窗低声地叫道:“季悠,你傻站着干嘛呢?还不快点上车,把车开出去啊!”季悠慢吞吞的上了驾驶座,可是回头幽怨地看着蓝芸,讪讪道:“你哪时见我开过车?我根本不会开车啊!就因为你们,害得我说谎也就算了,至于送上咋三人的命嘛!”

后座的俩人顿时无语,双双头向后面倒去。“那你只要先发动车子,然后以最慢的速度,不要踩油门,只要出了这里就踩刹车,后面的就由我来开,OK?”秦凯晨无比耐心地对于方向盘都没碰过的驾驶菜鸟讲着该做的步骤,等到讲完了全部过程,季悠也都有所领悟了,只好放手一搏了,大不了就是把车撞坏掉!

前座的季悠正紧张地准备心里工作,突然被车窗外趴着看她的人儿吓得半死。后座还在讨论等一下出去的时候,秦凯晨应以怎样的姿势不被外面看到,俩人投入着各种意见当中,也被前座季悠惊到了。其实,外面的人儿他们都是认识,还不是今天一天在她面前出现次数最多的筱筱啊!

筱筱见着季悠被自己吓得不轻,连忙道歉着:“季小姐,真对不起啊!我是以为自己看错了呢,才过来看看的。这车不是一个很帅气的大哥开进来的吗,怎么换成季小姐来开了啊?”季悠听了筱筱的话,只是嘴角抽搐干干地呵呵笑着,回头看着后座的俩人,她是真不知道筱筱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那也是因为那些事在她来之前就发生了的。

蓝芸这才恍然大悟,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嘴需要堵住。蓝芸忙从后座车窗探出头来,把筱筱叫到身边,一阵叮嘱:“你把你今天看到的,遇到的都全部忘掉!不准对任何人说起这事,尤其是我爸妈,还有洪叔。还有你把这个人出现在这里的事情全部忘记,千万别提有男人进来过这里找过我,知道吗?”筱筱一个劲的点头,拼命地保证。看到蓝芸指着的人,也是不免惋惜,这么帅的好不容易见着一个,还要忘记,唉!看筱筱再三保证下来,蓝芸也就放心了,这才露出笑容对着筱筱道了再见。

一路上车子开得极慢,但安全是没有问题的了。而此刻趴在蓝芸腿上的秦凯晨则是一脸的享受,时不时还不老实地戏弄一下蓝芸。车开得又慢,加上靠在自己身上的人又爱动手动脚,蓝芸心里被折磨得要命,谁让自己最终同意了这个挨千刀的提议呢!蓝芸干脆以牙还牙,看他还敢不敢对自己流氓,使劲在秦凯晨的腰上一拧。没想到这家伙耐力这么了得,连哼都不哼一声。可马上感到后悔的是蓝芸,秦凯晨更加得寸进尺,对着她的腰肢一阵挠痒。受不了的蓝芸忍不住弓了弓身子,憋得脸都红了。当她回过神的时候,俩人的脸庞已经是上下面对着,距离近得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时间就像是定格了一般,一直对望着的两双眼睛仿佛都要把对方吞噬掉一样。

实在是无法忽略后座传来的暧昧氛围,季悠忍不住低声提醒道:“你们能不能考虑一下开车的人啊,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替你们开着车子,你们这样会让我注意力分散,搞不好就撞车了!”

秦凯晨只是呵呵地笑笑,趁蓝芸还没做出反应在她的唇上小啄了一下。当然被唇上传来的一下触感惊到的蓝芸,也不好意思在季悠还在场的情况下责怪秦凯晨的亲吻,只好尴尬地把头转向一边看窗外,心里怎么也没那个心思看风景的。

明明蓝宅主屋到大门口也没多少的距离,硬生生地被季悠开了十多分钟。车开出了离蓝宅大门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从驾驶座出来的季悠发出一阵感叹,还不忘用手背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想:那些赛车游戏是很拿手的,到实际上阵的时候怎么就会紧张的不得了了!

换好座位以后,秦凯晨对着后座的她们说:“要不我们去咖啡厅坐坐?”“不用了,我和季悠等一下要去逛街。”蓝芸冷声回道,她可不想再和他一起带走下去了。

“那也好,下次还有机会。你们去哪,我送你们过去。”秦凯晨见对自己疏远的蓝芸,也不为难她,而是绅士风度的要护送两位公主去目的地。根据季悠说的地址,车子一路奔驰。

当车子停在繁华的商贸中心的时候,蓝芸她们下车和秦凯晨道了别,看着车子远去的季悠感叹道:“到底是有钱人啊,开这么拉风的车!你没看到我们从那车下来的时候,那周围人们的视线,羡慕加嫉妒啊!”蓝芸想想也是,幸好那人还是蛮配得上那部车的。

俩人也没打算买什么东西,直接去了“红人”SPA,让自己的身心好好放松一番。俩人一边享受着专业的护理一边谈论着事情。蓝芸把在家发生的一切都原原本本的讲给了季悠听,还把上次去“恒晨”的也一并说了。季悠仔仔细细地帮着分析,最终得出了结论,她还是对秦凯晨有着心动的感觉的!

“依我看,秦凯晨应该是蛮喜欢你的,对你的主动来讲,你还是在他心中比较特殊的。以先前他对历届女友的追求来看,你也算是一个特例了。而且,刚才在车上他还向你提议你去他那上班的事,看来是有心把你拴住的。虽然以你家的条件,也用不着出去工作,不过这是一个好的时机!”

想着季悠说的那些话,蓝芸在心里已经有了决定,那个“时机”······

尴尬处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