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冷漠如是

  自从“强吻”事件以后,蓝芸一直躲着南枫烈。每次只要南枫烈刚出现在离蓝芸百尺元的时候,蓝芸就像身上安装了“雷达”似的,马上感应到危险的气息向自己逼近就反射性地撒腿就跑。也许是因为蓝芸长时间的运动带来的效果,每次南枫烈都一无所获,到最后连蓝芸的影子都找不到。

经过长期的体力加精神上的“抗战”,蓝芸发觉南枫烈找她的次数在慢慢地减少,她绷着的那根玄终于可以不用那么紧了,想到自己可以放松一下蓝芸就觉得心情一阵愉悦。

一边的季悠看着此刻一脸笑容的蓝芸,想到自己这些天为了她的事都好几天没有见过何煜了而感到郁闷,为什么万事总没有两全的呢?

蓝芸听到身旁好友不时传来的几声叹息声,想当然也是知道她为了什么而叹息的。想到季悠毕竟是因为自己而没能见到“心上人”,她还是有点惭愧的。可谁让何煜经常和南枫烈在一起呢,如果不是每次他们俩人同时出现的话,蓝芸也不会让季悠像现在这样得了相思病似的。明显的是何煜的出现,肯定是南枫烈要求的,并不一定是因为“某些人”的存在而出现的。

“季悠,今晚我们去‘夜魅’吧!”蓝芸向季悠提议今晚的活动,要说放松自己去“夜魅”是最好的选择。在“夜魅”消费的都是非富即贵,因为施行的是会员制,所以相对的里面的氛围并不像一般的夜店那样乱糟糟的,而是高雅的。

“今天怎么突然有兴趣去那里了?你不是在躲南枫烈么,不怕在那里碰到他啊?”季悠显然是为了先前的事情,还有点小别扭。故意对着蓝芸提南枫烈的事情,真不知道是不是他俩个“冤家”这么折腾为的是什么,到头来反而是自己来个不顺心!

“不会那么刚好,美国又不是小地方,不可能啦!再说了,最近就顾着躲那家伙了,也该让自己放松一下,顺便帮你找个‘金龟婿’!”季悠对着蓝芸一翻白眼,实在拿她没办法。她是称自己的心了,可自己并不代表也是她那样啊。就算她想帮自己找“金龟婿”,但自己的心里早住进了一个人,哪还有位置再装个“金龟婿”进去啊!

夜晚圣玛蒂名街

“夜魅”门口

蓝芸和季悠俩人都穿着劲爆的时装,画着精致的妆容,踩着超高跟bingbing的高跟鞋从玛莎拉蒂优雅地出来。她们的出现使得在“夜魅”门外的男男女女都视线固定的直盯向着她们,没一会儿身旁就开始传来一些议论的是声音。

蓝芸对身旁的那些人的举动都不太感兴趣,牵着季悠就往“夜魅”那扇闪得刺眼的大门走去。就那么短短的一段路程,她们就被搭讪了好几次,可他们都被客气的谢绝了。次数多了蓝芸差点都忍不住发飙,可想到出现在这里的人的身份,还是有所顾忌。

踏入“夜魅”内部,蓝芸便喜欢上了这里的氛围。这里的音乐不会让来这里享受的人感到有一丝烦躁,因为这里配备了最高端水平的演奏乐器和实力派的演奏人员。就连驻唱的都是去名门音乐学府请来的,而这些请来的大多数都将会成为“世界级”的演唱家。

蓝芸和季悠一路听着美妙的旋律,一路朝着二楼的包房走去。前面的侍应生服务很到位的向她们带路,还不时地向她们说明今晚的“特别舞台”的精彩环节,表示到时候会通知两位会在活动开始前请她们到为她们安排在舞台前vip区的坐席上进行观看。

俩人一边回应着侍应生,一边还接受着那些男人们投过来的不怀好意的视线。听到侍应生说的“特别舞台”不由地一阵兴奋,没想到她们会这么走运。记得第一次Danny他们带着她们来这里玩的时候,Danny就说这种“特别舞台”大概是三个月会举办一次,算下来一年也就没那么几次而已。再加上她们并不长来“夜魅”,前前后后一只手的手指头都数得过来,能遇上这次的也算运气好了。想想会所给她们在“夜魅”办的vip,还真是值了,能够近距离享受“特别舞台”的演出呢!

侍应生把她们带到了一间叫“bewitchinglypretty”的包间,而这间包房是从一开始便指定下来专门接待她们的,蓝芸也记得是自己选得这间,原因只是因为包间的取名——“妖艳”

蓝芸和季悠坐在这价值不菲的复古靠椅上,只是看着外面的动静。显然是她们来得早了些,从她们所在的包间看向外面,看到下面人还不是很多,那些已经到了的人也只是坐在雅座上,品着饮品聊着天。毕竟,“夜魅”的劲爆在后半段才出现,所以蓝芸她们也不急。

蓝芸从复古靠椅上起身,走向包间所特制的那片透明“墙”。虽然那面“墙”看上去像是一面落地窗,但是它的材质是经过特别加工的。并不像它本身那么透明,里面的人能够清楚的看到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人却看不清里面的状况。因为它的材质中含有一些科技因子的植入,使得人们的视线从外部看来受到阻碍而看不到里面。蓝芸清楚这面“墙”的功能,也不用不着管别人的视线,可以不顾周围的一切看清楚别人的举动,这点很是满意。

“蓝芸,看来要有些时间无聊了,出去又会惹麻烦,就这样干等着了!”季悠平常也不怎么来这种地方,以前蓝芸还没和自己去同个学校的时候,那里的同学们还几次提到“夜魅”,想起那时她们说着“夜魅”的种种带有传奇色彩的描述,还真没想到自己会出现在这里。托蓝芸的福又享受到了这种特别的待遇,好几次都和蓝芸谈起在这里的各种高级待遇,讨论结果都是蓝芸是上辈子积了大德这辈子碰上这么个有钱有势的爹!

“没办法啊,出去肯定会被骚扰的嘛!在这里环境这么好,玩乐的东西也挺多的,随便消磨时间OK的啦!”蓝芸记得第一次在楼下舞池跳舞的经过,整个过程简直可以称之恐怖。刚到舞池没玩多久,就被一群男人围住了,幸好Danny和Eric动作快马上把她们带离了现场。现在蓝芸想起来还是觉得可怕,脑海里不断闪现那些男人们当时如饿狼般的眼神。后来说什么她们都没去过人多的那里,每次出现在人群中免不了都要Danny他们护着离开,Danny他们真没时间陪同的话,也都会请“夜魅”的主管安排人员照顾她们。她们来的次数不多,但基本上“夜魅”的工作人员都认识她们。

“那也是你‘祸害’到我,我一个人出去的时候就不会发生那种状况。搞得现在困在这里,实在有够无聊。再说了,这里的东西,就我们两个人能玩得开心么?看看这么大一个房间,就我们两个呆着。”蓝芸见季悠撅起的小嘴,觉得这小妞耍起性子来还是挺可爱的。而此刻发着牢骚的季悠,心里在想的是“自己的”何煜要是能够出现在这里就好了,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自己该怎么做。

“蓝芸,我先上趟洗手间。”蓝芸只是应了一声,便自顾自的玩起了室内的游戏设备。见蓝芸没怎么注意自己这边,季悠也就开始行动。

来到洗手间的季悠最先就把门锁紧,还仔细地检查了几遍确保门是真的锁上了,才走到离门最远的角落拿出了包包里的手机。她熟悉地按着按键,然后把手机贴在耳边,听到电话接通的声音,这时的她还是很紧张。接通声响了几下以后,电话那边传来了她朝思暮想的声音:“喂,季悠?”季悠听到何煜叫出自己名字的那刻,觉得心跳漏了一拍。

“何煜学长,你现在有空吗?”季悠自己都不自觉地用非常柔声的语气,跟何煜直接说开主题。

“现在的话,时间是有,怎么了吗?”何煜在那头显得稍有犹豫,有些疑问地问。

“我想请学长今晚来‘夜魅’一同看这里的‘特别舞台’,你可以来么?”季悠鼓起好大勇气,才想好以这个理由约何煜出来,她还真佩服自己此刻的智商。

何煜觉得一个女孩子都这么主动的邀请自己,也不好意思拒绝。只是又问了一句:“你自己一个人么?”

“还有蓝芸。”季悠想都没想就开口回答,她想学长没有马上拒绝是有可能会答应自己的请求,而感到开心。

“那我等会过来,我可以带个人过去吗?”何煜在那头答应了,不过是加上了一个条件。

季悠听到何煜答应自己会来这里,想到待会儿就能见到他了,就高兴的什么都忘了。直直地对着话筒回答可以,等到互道了再见挂断电话,她突然想到何煜口中所说的“朋友”很有可能是南枫烈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僵掉!这下可好,要是现在自己打电话过去告诉何煜请他不带朋友过来不行,如果到时候来的真是南枫烈,岂不是会和蓝芸碰上面?季悠那是心里一个纠结,只能祈祷上天何煜所说的朋友不要是南枫烈就好。

另一边的蓝芸,依旧执着于游戏当中,丝毫没有发觉到自己已经有可能被自己的好友这次无意识的“背叛”。当她从游戏中摆脱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季悠整个人钻进在那竹藤编制的圆形秋千中悠悠地晃动着,而她的表情带着木讷。

蓝芸走向季悠,在她面前停下,接着伸手抓过一边沙发上的坐垫往地上一扔,坐在了上面。蓝芸稳住还在晃动的秋千,对着还在出神的季悠说:“你怎么去趟厕所变了个样呢?”

季悠听到蓝芸这一说,以为自己刚才在洗手间的事情有可能被蓝芸知道了不慎一惊,但还是故装镇定地说:“没事,只是肚子不太舒服而已。”

“难怪了,进去那么长时间。那要不要现在回去,去医院看看啊?”蓝芸没有在意季悠的些许不正常,关心的神色问着季悠。

“现在好多了,没事的。等会儿不是还有‘特别舞台’么,不看可惜了,到时候说不定看到演出就好了呢!”季悠看到蓝芸那毫无怀疑的态度,放心了许多。虽然心里觉得对不起蓝芸,但是想到何煜就又无悔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蓝芸在房间靠着玩性消磨时间,季悠则总是静静地坐着,有时会被蓝芸硬拉去玩几次。中间有几次带路的侍应生进来提供服务,每次都很周到的替她们点一些她们喜欢的饮食进来。蓝芸平常不是很主动跟人交谈,但她看这个侍应生还是比较顺眼的,于是过去主动的和他聊了几句,还知道他叫“Ben”。虽然他的胸前别有名牌,可她知道这些名牌上的名字都只是别名而已,并非真名。当Ben笑着告诉她,他的名字时,蓝芸还是有点惊讶的。因为他告诉自己的,和胸前名牌上的不是同一个名字,她也相信从他口中说出的是他本人的真名。

终于,“夜魅”的令人兴奋的时刻即将开始了!

此刻,蓝芸和季悠随着Ben的带路进入了vip去的坐席,她们刚刚坐下,此次的“特别舞台”便开场了。蓝芸是一脸的兴奋,看着眼前精彩的表演。她正沉浸在摇滚乐十足的舞台演出,场面一阵狂热。而季悠显然没有多投入其中,总是伸着脖子东张西望,找寻着几个小时前说会来这里的何煜。她的身旁还预留着两个空位,那正是留给何煜他们的。

随着演出的进行,现场气氛逐渐白热化。台上的演出者和台下的观看者形成了无形的默契,每次只要是需要台下配合的情况,台上台下都能配合地天衣无缝。蓝芸是整个身心都融入进去了,在互动部分也会跟着站起来一同跟着台上做动作。

当季悠在人群中看到何煜走向自己的时候,那算是今晚她最开心的一刻。嘴角还是上扬着的季悠将何煜引向自己身边的空位,可一看到何煜身后的南枫烈瞬间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定格在那里。为什么自己整晚的祈求,到最后还是来这样一个结果!想到自己有可能会被蓝芸“杀”了的可能,她一时鸵鸟的拽着身边的何煜逃离了现场。

南枫烈来到这里的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蓝芸,她看到此刻眼前的蓝芸脸上的表情,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她一脸的笑容,那双迷人的眼睛直盯着舞台上的人,而且还跟着台上的人坐着相同的动作。虽然整个场内的人都跟着在做,但南枫烈很清楚蓝芸是多么不同,同样的动作她做得是那么魅惑别人,比舞台上的人称不上专业但拥有一种只有她自己的特质!

而越来越陷入现场火热气氛的蓝芸,并不知道季悠闯了大祸逃离现场。身旁的南枫烈的靠近,也没使她平常的“雷达”发挥正常,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拼命躲着的人会出现在离自己这么近的距离的地方。

突然,一双有力的双手从蓝芸的背后紧紧地攥住了她的腰肢,蓝芸刚刚还处在亢奋的状态马上变得惶恐,她用力地一阵挣扎都未摆脱掉抓紧自己的双手,甚至改为用双臂紧紧环住。蓝芸猛地回头,她看到南枫烈戏谑的眼神,慢慢的耳后一片温热的气息靠近。蓝芸心下一慌想起那次的吻,有反射性的动作,用她那超高跟的鞋跟对准脚下的目标狠狠地踩了下去。

脚尖传来的疼痛使得南枫烈不得不放开了双臂,蓝芸一下子逃脱了南枫烈的挟制,便冲出人群。后面的南枫烈见蓝芸踩着高跟鞋逃跑的速度,不禁咬牙忍痛跟着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这次终是因为鞋跟高的缘故,蓝芸没跑多远便被后追来的南枫烈逮住。俩人一阵拉扯,以蓝芸的力气还是敌不过南枫烈的用力,南枫烈紧紧地抱起还在怀里奋力挣扎仍不死心的蓝芸就要朝“夜魅”大门走去。

稍远出看到这边情况的Ben看到蓝芸被一个男人强行带走的时候,便快速地跑过去,一边跑还一边还用对讲机通知附近的工作人员聚集帮忙。还在前行走的南枫烈突然被眼前出现的人挡住了去路,显得很不耐烦,低吼道:“滚开!”

“请把蓝小姐放下来,要不然你恐怕是走不出这个门了!”Ben面对眼前“强大”的对手,并没有退缩,以同样的气势喊了回去。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的蓝芸,知道是来救她的,她显得更不老实,什么都不顾的就往南枫烈脖子上使劲一咬,当感觉到口中的血腥味,她才惊觉自己做了一件可怕的事。紧抱蓝芸的双手松了一下,蓝芸趁这个时候逃脱出那个怀抱。脚一着地,就奔向了另一处的Ben,紧紧地环住Ben的腰身,感受到Ben给予的拥抱和温暖。

耳边是Ben一直安慰着自己的话语,可还是想南枫烈会不会被自己咬的很疼。她不敢看南枫烈此时的表情,光想想就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知道自己的手被用力的抓住,耳边开始又一轮的吼声,蓝芸终于忍不住地大喊:“够了!”

虽然在这些声音当中,她的声音不是最大声的,但在场的俩人还是清晰的听到,停下了话语,现场顿时清静了下来。

蓝芸抬头望着南枫烈气红的双眼,使劲地甩掉他的手,用嘴冷漠的声音道:“就算你再怎么喜欢我,我也不会多看你几眼,我以为先前对你的躲避让你明白了我对你的不屑,没想到你还是那么地无知,每次都用下流的手段对我最出这种事情。一个人心里没有那个人,就不会接受那个人,而你就是那个人!”蓝云说完又看了一身旁的Ben一眼,接着对着渐渐脸色黑下来的南枫烈说道:“而我心里已经住进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

蓝芸从没想过自己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主动地吻上了Ben带有一丝暖意的唇。这是一个没有任何爱意的吻,她只是利用了这个吻,让一些不该发展的事情干净地断掉。耳边听到一双脚踩在地板上发出的无力的声音,渐渐远去······等到完全没有了响声,蓝芸结束了这个“吻”,其实它只是嘴唇与嘴唇之间的碰触。而后,向Ben道了声歉,什么都不顾地坐上车离开了“夜魅”。

坐在车中的蓝芸,控制不住地想起刚才的种种。突然嘴角上扬,发出一声嘲笑,她嘲笑在“夜魅”对南枫烈说着那番话的自己竟然多么像当年的秦凯晨对着当年的自己在那场生日Party上对自己说的出那番话的时候的情景。难怪那时会觉得那种场面会那么熟悉,原来曾经是反生在自己身上的,只是角色对换了而已。没想到自己的毒舌和秦凯晨的有得一比,真是什么情况都会发生。

又想到自己对南枫烈狠心地说出那番话,想到南枫烈被自己的话语所伤到,想到也许南枫烈也会想当年的自己那个样,她还是有些心疼。不是南枫烈没带给她感觉,甚至有几次随着南枫烈的靠近心里都会产生异样,可是她告诉自己那只是为着自己的外表而来的,并不是真心的,不是真心的她给不起,所以她宁愿快刀斩乱麻,断的干净利落。

回到别墅的蓝芸看到已经到家的季悠,也才到了其中的原由。并不想再说什么,只是希望自己早点休息,迎接新的明天,也希望今晚的狠心能断了这一切关系······

后来的日子,也如蓝芸所愿,南枫烈自从那晚就没出现过,也没有关于他的消息。季悠也是不曾提起那晚的事情,也清楚蓝芸不想想起关于某人的一切。

而蓝芸的心里记住了除了秦凯晨这个自己曾暗恋过的男人以外,有一个叫南枫烈的男人曾出现在自己的人生里,那是经常为了自己做出疯狂举动的男人,被自己狠狠拒绝过的男人······

冷漠如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