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吻是呼吸的痴缠④

  入夜。

将手机丢在一边,米漆漆抓起被子蒙过头顶,露在外面的脚丫子习惯性地晃动。

手机屏幕突然亮起,她迅速起身,拿起时却见是安笙澈,不免失落。

“漆漆?”

“‘foryou酒吧’还是不对外开放?”

“嗯。”

“那我明晚再去吧,我要睡了,你也注意休息,明天还要为人民服务哪。拜。”

“晚、晚安。”

那头安笙澈似乎是有些害羞。

漆漆躺回去,望着酒店房间的天花板出神。先前在童夭的别墅暂住还是因为醉酒,细数的话,而今在外只习惯跟凌萌和黎浅时宅一起。她不习惯暂住其他人家中,既然都是陌生得带不来归属感的地方,不如住酒店。

感觉心里压抑着什么,她抓起枕头,抬腿来了个飞踢,尔后爬起来指着摔在电视机下的枕头:“凌萌,薛谨以怎么会突然回来呢?他回来你竟然拿没跟我说?你存心的吧!!”

枕头:……

她的鹅蛋脸紧绷,片刻默默躺回去。

总是有不好的感觉。

凌萌那个铁四角里,她最欣赏的便是薛谨以,11岁见到他时,就被他那种淡然的气质秒杀,他寡言,却亲身诠释着“自由追着我跑”,天南地北的游学兼旅行,心理学方面的造诣在国内数一数二,却低调得拒绝诸多商业合作。

重点在于,她是知道他不爱回国的,似乎这里有什么不想触碰的往事,可要是他回来了,必然是身边有谁需要他帮助。

“难道是小清子有精神病要他帮忙?或者是凌萌?”

又或者是——我?

胡思乱想了到凌晨,醒来时,已经是翌日下午一点多了。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仿佛催促着什么,让米漆漆神兽胡乱去摸,拿好,含糊地嘀咕:“喂……”

“米宝。”凉淡的声音。

“……靴子哥?”漆漆瞪大眼。

“八点到光哥酒吧,接走凌萌。”

不等她多说什么,薛谨以先挂断电话,似乎话中有话却不愿多说。她耳边仿佛还回旋着他说的最后一个音节。

“凌萌!你是砸场了还是抢了哪家妇女!”

---

走向寸土寸金的商业区时,感觉有人侧视,米漆漆微微低下头。

长裙裙摆随着夜风撩起,娇小的身躯在停驻一排名车的路上,气质像曼陀罗。

到了“foryou”时,门童上前,语态恭敬:“米小姐,这边请。”

酒吧有四层,低调奢华风,没有摇滚音乐的叫嚣,典雅得宛如朝圣的殿堂。

傅光喜爱自创建筑内部设计的风格,随心所欲的风格让人觉得自在。

门童在另一个拐弯处停留,指着一处:“老板指示从这里上二楼。”

漆漆蹙眉,指着另一边雕栏处:“我见到吧台了。”

眼皮微跳,预感微妙。

.

大家520快乐,今天青竹上架,尽量日更六千

吻是呼吸的痴缠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