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执手相望,游园惊梦6

  在她要出手之前,米漆漆先发制人,左手扣准高个子拿刀的手臂,反拗时,抬腿将短发女生提到高个子身上。听着她们的惨叫,她心情舒畅了些许,撒腿想跑。当年全省的女子百米短跑冠军不是白拿的,身后气急败坏的声音越来越远,她握着拳,因为逃跑缘故,禁不住地皱眉。

很讨厌这种逃脱的感觉。

好像……经历过……

想起记忆里凌萌满身是血带着自己离开的模样,她一时没注意前面发疯似的冲来的身影。

“你跟凌萌到底什么关系?”

带着哭腔的叫嚣猝然响起,伴随而来的是一股强劲的冲撞。

米漆漆倾倒时,脚踝摩擦到高台的边角,只觉刺痛蔓延而来,几秒后,背脊猛地撞到了斜坡草坪,身体不可控制地滚了下去。

皮肤隔着衣衫,被小石子磕得难受,身体滚荡,肋骨好像隐隐作痛。

“凌萌,那个不是梦……”

她无声呢喃着,脑袋急促划过残缺的片段:女人凄厉的控诉、啤酒瓶瞬间爆裂时碎片刺进小腿肚、被紧紧勒住的脖子……

好难受。

她一手捂住胸口,另一只手摁着右边的太阳穴。

想不起来,全部都是残缺的。

“米小贱——”

扑通落水时,四面八方的惊呼入耳,唯独那声凝着惊惶与决然的呼唤,格外清晰,引起心房位置的阵痛。

我心知你何时都会为我好,可如果我想知道一些事实,你能否告诉我?

米漆漆微张着嘴,湖水灌入口腔时,她猛烈咳嗽起来。

“……催眠,或者让记忆和梦境混淆,只要她不记得就好……”

是谁的声音,压抑着痛苦,从记忆深处盘旋而来?

漆漆紧抱着脑袋,湖水灌入喉咙,进了胸口,反胃的感觉比起脑袋的疼痛,有些不值一提。身体似乎在下沉,意识渐渐朦胧,却好像隐约地,要触及什么被人掩去的曾经。

“抱歉,我来晚了。”

熟悉的气息包裹着自己,对方语气安稳而笃定,漆漆闭上眼前,灌满热泪的眼定定望着垂头凝视自己的男子,脸颊距离他的胸膛很近,几乎是本能地,她的手想伸往他左边锁骨和胸膛的位置,摁着那个位置。

“我们会没事的,对不对?”她轻声说,眉尖皱紧,脑袋靠在他胸膛。

凌萌瞳孔紧缩,情绪从慌乱过度到震惊。

她说的话,和那时候一模一样。

“不会死的,会有以后的,对不对……脑袋,疼……”

凌萌几乎是飞冲着要抱她离开,平时的温和荡然无存,眼神绝然而凛冽。

“你明明就只是在意这个女人,是因为她跟我妈有利益冲突,你才接近我的吗?用我威胁我母亲?”

顾诗诺被身侧的兄长拉着,仍旧不依不挠地吼。

执手相望,游园惊梦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