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耳畔低语,雾坠流年3

  他单手撑在左边电梯门上,内双的眼说时泛起笑意,弯成温暖的弧度。

“大萌,真巧呀,特意来接漆漆的?”陈太太这话问得试探,下巴紧张地绷着。凌萌的回答可关系到她侄女是不是还有希望嘛。

漆漆翻了白眼,他估计是想下楼走走,免得听到他爸妈的争吵。

“嗯,在阳台见到她,就在这等着了。”

凌萌说时,入了电梯,很自然揽过漆漆的肩膀,将她带出电梯,在陈太太哀怨的眼神中,侧着头,鼻尖蹭过她的耳朵。电梯即将关上前,他说:“陈阿姨再见。”低头,脸颊贴着漆漆的脸侧,语气温柔,似是催促:“快说再见。”

“再……见。”

漆漆露齿笑,两人站在一起,眉眼弯弯,竟有种相似的般配。

待到电梯关上,她抡起拳头对着凌萌的脸打去,抬脚要踢他的腰:“揩油啊,还笑得跟色狼一样啊,谁跟你官配啊,你还要她误会,这不是添乱嘛!”

凌萌幼时就被凌爷爷亲自训练,躲避轻而易举,而后绕在她背后,扣着她手腕,膝盖微抬顶在漆漆腰上,一下子将她压制在墙面。

“你再不放手,别逼我用绝招了喂!”

“米小贱,我能悠哉在这看你展示花拳绣腿,自然是因为里面有人抵挡着了,你脑子多久没用了?”

漆漆扭过头,脑袋对着他下巴撞:“你才花拳绣腿!”

“走吧。”他自然松开手,左手掌揉乱她头发,顺手拉着她。

“怎么回事?”

她跟在他后面,到了她家门前时,姑姑和妈妈的争吵入耳。

“他们根本不适合,现在还父母之命安排儿女婚姻,你们思想是不是太陈旧了?”是姑姑米不屈的声音,多年主持经验使然,她说得抑扬顿挫。

“漆漆玩得够久了,她和大萌青梅竹马,这些年他对漆漆如何我们都看得出来。不屈,你平时对漆漆不闻不问,怎么这时候突然就来了?还是说你也跟其他人一样,反倒想介绍自己的人给大萌?”

听着母亲的话,漆漆只觉娘亲平时看上去不靠谱,怎么说这事有种气吞山河的气势。她瞅着大厅上迎面对峙的两位妇女,发现其他长辈坐在不同地方,一个个面色不太妥,她爷爷还板着脸盯着她爸呢。

“喂,这分明是战场啊。”她扯着凌萌的衣服,“你怎么不上去劝?”

凌萌手臂后伸,一把将她往屋里推,说得格外凄婉:“米小贱,你还记得回来啊?”

长辈们的目光嗖嗖嗖地朝门口的两人看来,糅杂的感情不一。

尤其是她爷爷和姑姑两父女,有些相似的脸庞上,眉头皆皱紧,眼神似歉疚,似无奈,还有一种道不清的悲痛。米爷爷眼里更是有了泪光。

凌萌静默地望着漆漆。

.

潜水的,霸王的亲,出来冒泡吧,收藏还有评论都是我速更的动力噢

耳畔低语,雾坠流年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