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耳畔低语,雾坠流年4

  漆漆抬脚自然地踩了凌萌脚背一下,想求救,却听见凌萌母亲问:“你俩过来,实话实说,到底是不是发展恋爱关系了?”

“哎哟——美雪阿姨,我跟萌哥哥一直是战友,清白得很。啊——妈,您温柔些,耳朵不是拿来扭的啊。”

陈颖盯着自家女儿,一说话就泪汪汪:“那你的意思是你小姨骗我?”

眼泪攻势了出来了哇。

漆漆大呼:“我跟大萌搂搂抱抱十几年,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大萌该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你们太亲密,旁人看着都会误会,以后该注意了!”米不屈眼神锐利。

“我女儿的事,还轮不到不屈你说话吧?她跟大萌要好,哪家不知道,你这说得他俩还不能见光似的。这里不是你那电视台,也不是你那《真相解密》节目的现场,倒刺别乱飞,扎人!”

陈颖嫁入米家时,就这米不屈看她不顺眼,她实在受不住对方用那种审查犯人似的语调跟自己女儿讲话。看我不顺眼就算了,我女儿招惹你什么了。想至此,她一个冷眼剜过去。

米不屈怒:“我这个当姑姑的,还不能讲话了?”

陈颖反驳,“你以为说话带刺儿的都是玫瑰吗?”

眼见她们吵得越来越厉害了,米爷爷中气十足地吼了句:“全部都闭嘴!”

“爸,这事多重要你清楚!他们在一起你也不愿意吧?”米不屈仓促回头,望着自己年迈的父亲,她眼里有轻浅的怨意。

“什么不愿意啊?大萌哪里不好了?”陈颖放过漆漆的耳朵,朝米不屈上前几步。她最看不得米不屈顶撞长辈的模样,当初刚进米家时,她就仗着这一辈米家就她一闺女,没少给她脸色看。

米不屈语气更糟了:“我们家人说话干你什么事?”

“我是你大嫂,你什么态度!”“不屈!”

陈颖气得脸都涨红了,吼时米威武和米爷爷望着米不屈,低声谴责。

“爸,我为了谁你清楚,现在是怎么样,你们都怪我?谁造的孽,谁补救,我不管了!!”米不屈走到布艺沙发处,坐下时,冷着脸盯着窗外。

米忠国听到时,身子微微颤抖,布衣衣袖抖动着,脸上的肉难受地抽着,眼见就要摔下去。

“爷爷!”

漆漆最先发现,冲了过去,在老人家倾倒时赶紧扶住了,他闭着眼说心悸气短还有些眩晕。

“高血压又发病了?”漆漆和她爸一同扶着爷爷进房,手臂承重又轻了许多时,甚至不知何时,爷爷脸上的皱纹也多了些。她只觉鼻子发酸。

“颖,拿药和温开水。”米威武冲妻子说。

感觉爷爷的右手握紧自己手腕时,漆漆担忧地唤:“爷爷……”

“素心,对不起……对不起……”

耳畔低语,雾坠流年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