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旧情人,再执手,缠绵了呼吸4

  身体没有预料中地摔下,一双手臂从她腋下穿过交叉护紧了她的腰,背后男子似是飞冲而来,也没稳住,她硬是撞在对方身上。

久违而熟悉的声息靠近,甚至对方紧护她在怀里的姿态也一如当初。

米漆漆从没那么慌乱过,站好后,伸手要去抓开对方手臂,礼貌十足:“先生,你的手可以松开,我……”

“我回来了,小七。”

阔别了五年的声音,比以前愈显沉稳,却依旧有蛊惑心弦的味道。

米漆漆一时恍惚,屋外的光好像无限曝光,刺痛了眼。

细细碎碎的议论从大厅四面八方传来,她耳尖,隐约听见一些人说什么“他不是杜氏新老板吗”、“比财经杂志里的还帅”,恍惚明白,他们都不一样了。

“喔——欢迎。”她漾起笑,语调自然,听不出任何慌张。

背后男子手臂收紧,剑眉微蹙。

“顾草念,你可以松手了。”

“你浑身都湿透了。”背后男子声音没有任何感情,而漆漆面前的云樱子却是身体一震,惊恐望着她背后。

想起他曾经为了自己做的疯事,漆漆几乎是本能地扯了扯男子衬衫袖口,一句“别冲动”顺理成章说出。

杜草念唇角勾起一丝愉悦,将自己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后,仍是保护的姿态,推着她往二楼走。

“你哪位啊?你想对我家米宝做什么?”童夭嚷着。

“旧情人。”感觉兄长冷冽的目光扫过来,杜花澈一巴掌盖在这小白脸的嘴巴上。

“哟,传说中的渣男?”

小夭子那适合唱京剧的嗓子将最后两个字说得高亢不已,米漆漆恨不得脱了高跟鞋飞过去。身后男子声调却是染了笑意:“你这样跟你朋友说我的?”

漆漆微微低着头,晃了晃,却觉手臂被他抓紧,他说:“你怎么宣传我都可以。”

被提及,就意味着她没有忘记自己,至于如何定义,他都情愿。

“杜少,毛巾准备好了。”

漆漆抬头,对上杜陵漠然的目光。背脊被人轻推,她抗拒地扭了肩膀,“杜先生,我有事要先走,杜陵是寿星,你……”

“走。”

他近乎霸道的说,仗着身高优势,搂着她的腰直接抱着上楼。

“喂,你干嘛?”她剜了他一眼。

“对,这样才是疯狗小七。”

凝看他含笑的眼,漆漆冷静道:“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杜先生,你认为旧情复燃这种低概率事件会发生吗?”

他自如应对:“的确,我只是你的旧爱。”瞥见她睫毛微颤,垂眸的模样惹人疼惜,他忽而低头,唇瓣贴在她额头,在她惊愕抬眸时,一字一顿,“也是你未来的新欢。”

杜陵恰好下楼,任谁都能听出,他所有的温柔都给了怀中女子。她左手握紧成拳,美甲嵌着手心的肉,竟觉得感受不到痛。

旧情人,再执手,缠绵了呼吸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