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旧情人,再执手,缠绵了呼吸6

  厚重的云层掩去太阳的光芒,风肆虐,吹乱木屋残破的窗板。

“你说我英语老师是不是更年期提前,我们才高一诶,她就要我们全班报考雅思,布置的阅读训练,我完全看!不!懂!”

米漆漆坐在书桌前,絮絮叨叨念着,温煦的声音给简陋的木屋添了生气。

听见背后床铺的动静时,她没怎么注意,而后却觉右肩一沉。微微侧过头,皱眉盯着下巴撑在她肩上的顾草念,他微微低着头,额头和上半身不同程度地缠着绷带,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打下重重的阴影。

“笨草,你给我回去躺着。”

腰被他环紧,像是终于找到救命的浮木。

她侧过身,搅乱他柔顺的发丝:“你跟一群人打架,我还没骂你呢,怎么,现在来求原谅了?”

没有任何指责,唯有关切。

身上的手臂又收紧了,他的声音沉郁:“对不起。”

漆漆放下笔,反抱着他,指腹触及他背脊时,微微颤抖。

他将自己死死护在怀里,不让任何棍棒伤到她时,就是拿背挡住的。如果不是凌萌和他兄弟及时赶到,后果无法想象。

“笨死了,下次那群人再嘲笑你攀高枝,你就放话说你家小七是在投资潜力股。真是,那群不务正业的家伙,笑个毛线,我喜欢谁是我的事。”

她是高干米家的掌上明珠,他是家境贫寒的私生子。原本他德智体美劳全能,加之沉默寡言,在学校颇受欢迎,却因和同样是风云人物的她一起,身世在学校论坛被人扒出来,变成舆.论攻击的利器。

多数人眼中,他们的相爱过度刺眼。男生觉得他不配,女生觉得她一时新鲜在玩弄他感情。

漆漆眸光微凛,忽而脖子感受到他的吐息,而后是细细密密的吻。

木屋中央悬着的灯泡因为屋外大雨拍击着天花板而摇晃着,橘黄的灯光笼在相拥的两人身上,他们的影也随之而轻颤,像极了青春年华脆弱的情感。

他抱得那么紧,像是至死都不愿分离。

“笨草,你故意吸我脖子是不是?”

“嗯,宣布主权。”他忽而抬头,吻住了她的唇瓣。

漆漆无法忘记他那时的眼神,卑微的,惧怕的,仿佛嵌着忧郁的疼。她任由他舌头探进她的口腔,任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她目光柔和下来,左手握拳,抵在他心口位置。

这是他们熟悉的动作,喻意我心永恒。

狂热的吻在两人身子发热得难受时停下,他适时停了下来,坐在床边大口大口喘气。漆漆当时笑得狡黠,抬脚踢了踢他,还丢了一包纸巾给他,丢出米小贱招牌式笑容,一语惊人:

“你去厕所解决吧。”

尔后他却是扑过来,说了句“我还能忍”,再次咬住了她的嘴唇。

那时大雨倾盆,却盖不住心跳如鼓。

.

收藏、评论砸来吧(* __ *)

旧情人,再执手,缠绵了呼吸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