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旧情人,再执手,缠绵了呼吸3

  云樱子哪里看不出这女人对童夭有意思,可愈是如此,就表明凌萌看中的女人感情方面一点都不检点。凭什么她洁身自爱,对方不要,这脚踏两船的交际花却得到他的爱?

她愠怒,冲漆漆拍了一掌。

童夭想抱着她躲开,却不料米漆漆将他推开,一扫温顺形象,唇角噙着傲气的笑,盯着云樱子:“你以什么身份指责我滥情?”

强劲的气焰令周围气氛紧绷。

小夭子后退一步,瞥见不远处的黎浅时后退了好几步,他笑,果然是同道中人。发现被人盯着,他看过去,冲杜花澈翻了个白眼。花澈怒,踩着猫步走向他,他仓促后退,背靠墙时想撤,还没抬脚,脚背就都被对方踩住了。

“咱俩的恩怨,私了。”

“呸,谁跟你有恩怨,我一向对你不屑一顾,我……”

小夭子说着说着没声音了,两眼发直瞅着刚才那方向。杜花澈奇怪,扭头时,恰好看见云樱子躲过侍者刚放在宴会餐桌上的香槟酒,对着米漆漆泼,怒不可遏:“就是你对不对?他在美国时,每次高强度工作就会病倒,昏迷时一直呢喃着的人名,是不是你?!”

漆漆避之不及,听见她的话时,惊疑到不知闪躲。

凌萌高强度工作病倒?他以前明明跟她说,一周只要工作40小时,还能随时飞去夏威夷沐浴阳光。

香槟味充斥在嗅觉感官,微凉的液体湿了礼服凉了皮肤,心里的不安就像顺着睫毛滴落的液体,沉重而迅速。

黎浅时想上前帮忙,瞥见楼道一抹冷寒的身影,对方沉静而灼热的目光令她定住脚步,休闲自在地靠着墙面。

——“爱对我来说,奢侈得可以,而我这一生最必须的奢侈品便是我心里对她的爱。”

忽而想起,他出国前夜这样说,那眉眼霎时的温柔,醉了夜色。

自己心底也相信他会回来,赢回他挚爱的女孩。既是如此,插手反而不妥当了。

“疯女人,你够了啊!”童夭被杜花澈熊抱着,无法上前,他气急败坏,“你抱什么?揩油什么?我要去救我的宝贝!杜花澈,你再不松手我咬你了啊——啊——”

最后那声惨叫杜花澈张口对着他右臂咬导致的。

漆漆只觉得周围同学的目光更多的是看好戏,毕竟她换情人次数频繁在B大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加上舆.论传播,约莫多数人都以为她确实是脚踏两船。

她的沉默却令云樱子以为自己猜测是正确的,丢开香槟瓶,准备拉着她去跟凌萌对峙。

“去哪?”

“找凌萌!”

“我拒绝。”凌萌根本不愿意见到这女人,她米漆漆重义气,哪里会情愿。她猛地甩手臂,却不料云樱子突然使力将她推开,她在众人惊异目光中身子后摔,却也见到了对方目光的恨和痛。

.

霸王或者潜水的乡亲,出来洒把热血给我,有人在看么&gt_<

旧情人,再执手,缠绵了呼吸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