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郎无情,妹无意,不如让给有心人7

  在童夭抬头想寻找那道目光从哪里来时,别墅第三层的一间房间的窗帘被猝然拉上。

“小夭子?”漆漆唤。

童夭盯着那扇窗,无所谓地笑了笑,让米漆漆挽着他臂弯,两个妖孽像走群星盛事的红地毯似的,男柔美,女灵雅,一路跟认识的同学挥手,将独领姐直接忽略了。两人见黎浅时一直没跟上,回头,却见她饶有兴致地托腮,望着眼前这栋别墅。

似乎,有人埋伏其中。

“小时?”漆漆唤。

“你俩先进去,我跟独领姐聊聊。”黎浅时冲他俩摆摆手,在他们转身进了别墅时,嘿嘿笑了出来,下车,手臂搭在杜陵肩膀上,脸蛋谄媚凑过去,另一只手将礼物奉上。

杜陵拿过礼物,掂量时听见她问:“借你这别墅的人,跟杜氏有关?”

这独领姐风流几年,交际技能修炼得成魔了,眼不红心不跳道:“大白天说锤子胡话呢?”说罢,扭着臀转身,步步妖娆,忽而回眸一笑,“别忘了提醒你那俩盟友,他们还一人欠我一份礼物,价值不高的话,我不要了。”走时见到在院子里交代员工事情的女子时,迎了过去,“樱子姐,我这派对的食物准备好了吧?”

黎浅时进别墅时听着那娇滴滴的声音,只觉毛骨悚然。她哼了声,算了,要是杜草念真来了,她代替漆漆扑过去挡着。

----

砰——

房门被砸开时,背靠着墙面,左手习惯性抛着银质火机的男子徐徐抬眸。

屋外的喧嚣渐渐入耳。

门再次砸上了,隔绝外面声响。杜花澈穿一袭银色连衣裙,头发特意淑女地放下,此刻却因情绪激动,胡乱扯着发。

“草哥,借我你那把瑞士军刀。”

“开玩笑。”

“喂,你什么眼神,我告诉你!你女人跟我家人妖动作亲昵,咬耳朵亲脖子啥都有!”

话音刚落,杜花澈就感觉原本模样淡漠的男子两眼划过一丝幽然,阳光从窗帘隙缝透入,在他脸上打了半边光,五官愈显冷肃。她最怕见到这样的杜草念,当即道:“——以上都是开玩笑!”

杜草念眼神静下来。

前一秒还是暴君哪。

“你杜草念听到米漆漆的事,就表演变脸,怪不得跟着你的两个助理都希望我介绍心理辅导师给他们。别不看我,咱都是杜老头的孩子,我实话实说,咱全家都有病,你别一时冲动伤害了她。”

“如果童夭结婚了,新娘不是你,你会怎么样?”

“这是不可能事件。”

“我答案跟你一样。”杜草念握紧银质火机,“只要事关她,我宁可自己千疮百孔,也不愿她受伤害。”

提及她时,他眼里情绪柔和而偏执。

花澈却直截了当:“三个变态堂哥都在盯着你的位置,你又是私生子,你四面楚歌,如何护她周全?”

.

谢谢评论的亲∩_∩

郎无情,妹无意,不如让给有心人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