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谁人宠我至深⑥

  “喂,哪位?女人和小受弹开!如果你是杜花澈,最好自刎!”

童夭高分贝的话将米漆漆从恍惚中惊醒,她左臂下意识一挥,打在了浴缸边缘,当即“啊”了一声,偏偏声音比较婉转,听起来格外动人。

“谁啊,在那做成人运动还打电话给我,神经病!”

“我是你米大爷!”她甩着左手,没好气地冲话筒说。

叩叩——

浴室门敲响。

凌萌的背影在嵌门的磨砂玻璃映出来,有些孤寂。

“米小贱,你是猪皮被烫着了,还是滑倒了?”声音一如往常。

“我在调戏我情夫,你要是累,先在床上睡!”

刚说完,电话那头的童夭震惊了:“米宝,你不是卖情不卖身吗?你怎么了!还是说那个负心汉回来了?”

门外的凌萌嗯了声,将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的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听着浴室里时不时传来的怒吼,他反而安心了,走去阳台时,望着外面大片夜色,他拿出手机,直接摁了一串号码。

等待的短暂时间,眼神像是染了夜月冰冷,有了些凛冽。

他左手搭在栏杆边,修长的食指有频率地上下点着。

——接通。

“你还是打给我了。”

那头女人尖锐的语调带着嘲弄。

凌萌言简意赅:“她不会跟你的女儿争抢任何。”

“你确定?”

“绝对。”

对方沉吟,凌萌只能听见连续不断的笑声,似悲怆,似愤怒,他的左手渐渐捏紧了

良久,女人冷笑,一字一顿道:

“可是啊……亲爱的侄子,除了米家,你们凌家,我也难以放过。”

凌萌面色一沉:“我和你毫无关系。另外,上上辈,上辈的恩怨,你非要祸及的话,也会将你女儿牵扯进来。比起你这位不称职的母亲,我更清楚未成年的她现在的情况。”不等对方发飙,他不卑不亢地继续说:“我将她从青年监狱带出来一次,不意味她第二次进去我也愿意出手相救,这几年,你也清楚我想守护的是谁,你动我的人,我就任由你女儿放逐她自己。这场交易,你自己权衡利弊。”

女人撕心裂肺的嘶吼恨不得划破他这里的寂静,他挂断通话,直接关机。

米漆漆从浴室出来时,两手绑着浴袍,向右歪头耸着右肩,夹着手机跟童夭天南地北地聊。

视线从最初的不经意,渐渐落在了站在阳台的身影。

寂寥的,美好的,似有心事的。

“得了,明早再说。”她啪地合上手机,前走了几步,右脚前踢,那塑料拖鞋当即朝着凌萌屁股飞去,啪地恰好正中,她打了个响指,“中标!”

凌萌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转身时,一时无法适应漆漆头顶的灯光,微眯起眼,本就灿如星辰的双眼里似乎凝着水光。

.

凌大萌霸气了。猜中剧情有奖,欢迎评论(* __ *)~

谁人宠我至深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