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当时年少:青梅闹,竹马跳②

  在年纪差不多的高干子弟中,米漆漆作为唯一的女性同胞,备受追捧,即便爷爷从小给她灌输“对面凌家的小帅哥是你未婚夫”的思想,她也从来凌萌放在眼里。

凭什么你好好一个男生,长得比我还好看,笑时两眼弯弯像星辰呢,跟你一块儿不仅优越感丧失,还容易得自卑症。为此,她十岁以前几乎不怎么搭理凌萌,每次面对他的欲言又止她都跟斗胜的小母鸡,甩头就走,后头跟着几个小跟班,忒拉风。

情况在她11岁后,发生了大转变,米家掌上明珠开始追着凌家小帅哥,每天甜丝丝地唤着“凌大哥”,那脆生生的音调,听得凌萌鸡皮疙瘩一地掉。偏偏米家爷爷坐在太师椅上,摇着蒲扇,每回见到这样的画面,都会笑眯眯地说:“小孙女,要含蓄哪,不过牵个小手,亲个小嘴还是可以的。”

已经16岁的凌萌哪里不知道那小丫头会改变自己的态度是因为——没人跟她玩了!

大院其他家的长辈被省局分到了不同城市,自然要全家搬迁,加之这一片区即将被拆迁改造成新兴区,其他家根本不像凌家和米家,有政府提供住屋,还等着拿大笔拆迁费,自是忙于四处寻屋,为此还让各自孩子全寄宿。

寂寞难耐的米家明珠还处在贪玩时期,发现周围只有对面那家样子愈加妖孽的凌萌算是同龄人,就“勉为其难”地企图招收对方当跟班,哪只他还不领情。行,你不愿,我还偏要了,所以她硬是成了凌萌的跟屁虫。

“米漆漆,你跟了我五条街,够了啊。”

凌萌穿着白衬衫,黑衬裤衬得双腿愈加修长,16岁时他就有一米八了,望向米漆漆时,完全就是45度俯视。

“唉,我们搬家后就要分开了,你竟然那么没良心。”米漆漆扶额,一副受了伤的模样。

若是知道她长大后会出落得淑雅性格却像小恶魔,凌萌五岁时绝对不会说她是红烧肉。

“怎么,终于想着念及邻里情了?”漆漆揶揄他,瞥见他后面有个衣着素色长裙的大姐姐过来,她眼睛一直盯着对方。

“你看什么?”凌萌也看过去,原本惊愕的脸庞上浮现了温煦的笑容,他侧颜很好看,米漆漆听到他语调温柔地唤:“以诺。”

呸,平时跟她说话时,他语气硬邦邦跟冰块似的。

11岁的米漆漆已经有毒舌本事,在那熟女过来之前,先上前抱住了凌萌的手臂,甜甜地问:“凌哥哥,这面部沧桑的大姐姐就是你抛弃我的原因呀?你眼光真是降到脚趾头了呢……”

那“呢”字在夕阳余晖铺满大地的街道上,悠扬地延续着、延续着。

当时凌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余生定要远离米小贱!

当时年少:青梅闹,竹马跳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