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六章 印章之失(14)

  “如此的曲子怎么弹得这么悲伤?…”一个清脆的男声打断了她的独自哀伤。

琴声骤停,她抬头,望进一个清如镜面的眼中,许久…他们相顾无言,她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唉……”男子从怀里掏出手绢,半跪了下来,轻柔的拭去她的泪水,她什么也没有说,也许是当时心里太过于震撼,也许是吃惊…他抓起她的柔夷,将手绢放置她的手中后就离开了。

只留下她呆滞的坐着,仿佛他只是一阵风般,在她身边没停留一会儿,就卷走了,要不是手绢还在她手中,要不是她能真实的感受到他手掌带来的温度,她还真的是认为他就是那一阵风呢。

想到这儿,瑾兰忽然的紧张起来,皇上赐婚的是两位侧福晋…这么说,今晚,他只能进一个房间…他…会选谁呢?他…又会不会记得自己?那么多年的事了…他应该也忘了吧,可,为了那一刻的温柔,她却是期盼了许多年……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莫晨的伤势已经也无大碍了,只是因为天气的原因,伤口有时候还是会有些隐隐的做痛。

这些日子,他的日常起居都由我来照料,不说别的,紧紧是因为我心里的愧疚,我就没有理由放着他不去管,这是我应该做的。

陆叔与绿萝都已经被官府的人给抓了,但是他们却一口咬定没有偷走印章,求叔对于此事也是决口不提,虽然我知道,印章的事情一定和他有关,可是无奈,没有证据,也奈何不了他……

印章一日没有下落,我的心时常都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会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日子过得越平静,我就觉得离灾难越近,不是说暴风雨来临前都是安静祥和的吗?此时此刻,我只是希望是我自己多想了些罢。

“唉~”胸口闷的难受,我不自觉的轻捂着胸口叹了口气。

“怎么?”后边忽然的一声,让我有些惊。回头一看,男子半歪着头,眼睛含笑,脸却是有些怒的看着我。

我走了过去,帮他把斗篷的带子系了系,道:“你身子还没有好全呢,怎么就出来吹风?”

“这段日子,我闷的慌,在房里,你和娘是轮流的看着我,我可是憋坏了,好不容易大夫说走走有益于身体,我就出来走走,这也不行啊?”

“我也没有说不行啊!我就是担心你的身子嘛~”连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含嗔带笑。

莫晨若有所思的看着我,眼神里边慢慢的开始衍生出一些我熟悉的东西,我心虚的想要逃离。

“我…我先回去了…”我有些仓惶的说道,刚越过他,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将我身子往后一拽,我踉跄的险些倒地,他用另一只手托住我的腰间,让我不至于跌倒。

“小筠,你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他的语气里尽是不容质疑的坚定。

我稳了稳自己的身子,道:“你…所指的是…?”其实,我心里明白他所说的,但我却宁愿自己是一只缩头乌龟,呆在壳里永远不要面对这样的问题。

第一百零六章 印章之失(1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