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葵花绣

  “嗯……不过,什么是芭蕾基本功啊?从小到大….小姐,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糟了!我现在是一个失忆的人,谈什么小时候?我在脑海中猛捶胸口。“啊哈!哈哈!什么呀?我哪有说过什么?你听差了吧……好了!你先回去休息,我还要绘我的图呢,你就别在这儿打搅我啦…….”我干笑着,拖着她出门口后说道:“晚安!”然后就关了房门。

“呼~”好险!好险!我靠着门背上,幸好我机智,装傻给混过去……我顺了顺气儿,重新走到书案前,决定继续奋斗……我拿着笔坐了半晌,简单的图案很多,可是,我要画什么呢?梅花?香自苦寒来,是不错,可又感觉很普通…荷花?出淤泥而不染,也是属于大众口味的…我就想绣个特别的图案,啊!对了!我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件东西,我立马打开衣柜,把压在底下的信封袋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将里边的玉佩取出来,上边的裂痕清晰可见,每每见到这裂痕,我的心就仿佛被万蚁啃噬,难受的紧。

我将它轻轻的放在书案上,照着它的模样,画了一个玉佩,既然我手上的这个玉佩已经有了裂纹,那么我就绣一个即使摔也摔不碎的吧…

终于是完成了,我看着宣纸上的葵花形状的玉佩,栩栩如生,本来,我觉着颜色太过于淡雅,?绘出来的可能不那么好看,但是,也许是这玉佩的形状很美,绘出来的感觉让我很是意外。简单的葵花形状清新却不失气质,由淡红褐色的绳由上而下的连接,下边的流苏如飘流的柳枝,简简单单,却是最吸引目光的……

不知不觉,埋头苦绣了一晚上,我肩椎酸疼的厉害,我起来动了动身子,晃晃我的头,打开门出去,天空中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太阳还没有升起来,早晨的空气是有些冰冷的清新,我看了看院里的桃花树,不知道何时,它上头冒了些新嫩的小芽,春天又到了…

算算,今年是雍正爷即位的第四个年头了…白驹过隙,时光荏苒,过去的那些就真的过去了,我跌落舞台的事彷佛还是昨天,犹不知,竟过了好几年,心中暗暗的伤感…时间的流逝真的太快了,在现代,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总盼望时间能快点儿走,现在我却恨不得时间停止转动…因为…再明年,雍正五年,四阿哥就该娶傅娅了…时间让人无奈、历史让人无奈、知道历史的自己更加无奈,因为自己无力去改变什么,在这个空间中,我能做的…也只是接受了…

接下来的几日,我沉迷于刺绣,我一针一线、一针一线的绣的很仔细、很入心思。“玉韵小姐,你如此的认真绣的这张手绢莫不是送给心上人的?”小玲端了碗莲子银耳羹放在桌子上,我瞧了瞧,哼了一声:“傅清让你拿来的?”,这几日,我看到他就绕着道走,他要是跟上,我就进房里闩上门,谁叫他骂我,不,骂我画的凤凰是山鸡,太伤我自尊了。傅恒与他是不同,性情较为内敛,见我老给傅清软钉子吃,即便是来了,见我在院子里,也是远远的站在院门那一会儿就走。

第四十七章 葵花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