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关希静1

  “只是没有想到希静如此刚烈,而后我便将他安排在采薇宫。”

难怪希静的脸色那么苍白,难怪她会说希静永远只是希静的话,她只是不想成为自己被威胁的筹码罢了。

辰洛洵,你真狠。

抓过石桌上的茶盏,用力朝地砸去。清脆的声音碎了的是她的心。黎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正眼不瞧他们,大步往前走去。

“我已封锁了宫门,我说过不会放了你。”辰洛洵的声音宛若来自十八层地狱。

黎深执意往前走去。

“你若踏出宫门一步,凤镜夜与舞落及胭脂醉的一切都不会再存在。就算是死,黎深,你也须得陪我一同下地狱。”

“我-恨-你,深-入-骨-髓。”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放眼望去,处处生机勃勃,鸟语花香,草长莺飞,怕任是谁也料不到隐世天山之巅的天山一族竟处在如此春暖花开的地方。

长乐殿中一盆盆血水被端了出来,岁女子的呼痛声,一阵啼叫在殿上盘旋。关长渊长吁了一口气,推开殿门,一股异香扑鼻而来,拂晓等候在外众人的心。

天历四百十一年二月,大长老关长渊长女诞世,生时伴有异香,族长命众长老占卜,皆言此女乃是瑶池仙女转世,即立为圣女,赐‘希静’之名,入千楼。

八年后,和风送暖,天池旁的雪莲花开正好。洁白的颜色纯净如雪,湛蓝的湖水探幽种种辛秘,神秘且悠远。

“希乐,你慢点。”关长渊含笑看着自己如风般而去七岁的幺女,满是慈爱。

“爹爹,你快来,快来。这朵雪莲花真漂亮。”

玄珠微嗔,“怎么只知道唤爹爹,连娘都不要了。”

希乐摸了摸鼻子,撒娇倚在她的怀中。“娘,不要生气嘛。希乐其实是要爹爹摘那朵雪莲花送给娘的。”

“你这个鬼灵精,走,带娘娘去看看。”

“好。”

如此温馨的画面,在清晨总会上演不知多少幕。

“圣女。”伴英轻唤了声发呆的人。

“回去吧!”

“圣女…不去同大长老一起吗?他毕竟是…”

希静水眸微阖将无限的落寞埋在眼底。“不了,通知族长和各位长老,就说…我要在华天洞修炼,一年内…任何人不得前来打扰。”

“是,圣女。”

提起鲛纱织成的裙摆,一步步踏上了天山之巅的华天洞。石阶旁是终古不变的积雪,冰冷而沧桑。

伴英将这个消息告知了族长和各位长老,各长老唏嘘一片,皆言圣女将来必定法力超群,大胜历代圣女圣子。只有族长轻叹了一声,看向没有任何动容的大长老关长渊。

玄珠:“那人去了华天洞。”

关长渊:“嗯。”

“玄珠:“去了也好,免得希乐受欺负。”

关长渊:“嗯,只是那人此番前去修炼,占卜之术必定大增。希静如今还有我们可以护佑,将来若我们不在了,她该怎么办?”

关希静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