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醉醒枕黄粱8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御花园中响起孤傲决绝的笑声,泪水直从眼角流下。

玉贵人有些结巴的说道:“你…你…怎么是个男的?”

见事情已经败露,索性恢复了原本的模样。拆了发髻,骨骼也变粗大起来了,身长也高了不少。一身宫婢装在他身上不伦不类。

“这是苗疆的缩骨功。”

“想不到今生我们还能在如此相见,楼主。”

“我也不曾想到,你竟然还活着。王、绛、英。”黎深将每个字都咬得极重,恨不得将眼前这人剥皮拆骨。

转而温柔的对一众婢女说:“麻烦把辰洛洵叫过来。”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她竟然直呼皇上的名讳,还用如此命令的语气。

“姐姐,你好大的胆子。莫不是一味有腹中龙胎就可以目中无人了不成。”

“你闭嘴,要不想殃及无辜,保你腹中孩子无恙,赶紧滚。”

玉贵人被骂得直说不出话来,怒视着黎深。王绛英此时却开了口。“玉贵人,你还是听明贵妃的话为上。要是一会儿,皇上怒起来,难保你还能平安。”

“你…,哼。”

玉贵人、权衡左右,甩袖离去。

在黎深揭下王绛英后不出一会儿,辰洛洵便已知晓。他甚是平静的封锁了紫禁城内所有的宫门,又暗中加强了黎深身边的暗卫,下令斩杀了舞落安排在皇宫之中的奸细。

待辰洛洵走到御花园是,王绛英正跪在台阶之下。一大群人大气不敢出,黎深背对他而坐在亭中,碧歌候在她左右。

辰洛洵挥手遣退了众人,安得信明白他的意思,随即将整个御花园都封锁了起来。

“给我一个理由。”

“他是我母亲娘家仅余的一脉,是我表哥。九年前,燕寻楼刚在江湖立足,行事诡异。那是我母亲仙逝一年有余,我势力不足。便让他潜入,为我今后夺位做好准备。燕寻楼果不出我所料,短短数年内,成了江湖最神秘诡异的存在。而已身为副楼主的他却连你名讳都不知,从那时起,我更加确定你能助我成大事。”

“另一方面,我自己亦在江湖上收服势力,暗中培养了引魂十八骑。当一切都已具,我便命他假意投靠辰洛炀,毁了燕寻楼。这样一来,你一定会来找我,与我交易,助我登上帝位。”

“只是我亦不料到,你便是我发誓娶的女子。”

“轻月因何而死?”黎深依旧背对他。

“轻月夜谈皇宫,为探你的身世,被人发现。从暗道逃到了遗珠湖,发现了我与王绛英。她不知,你一早就已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你杀了她灭口。”

背对他的黎深早已泣不成声。轻月,你何其的傻?我只是感叹一下母亲的怀抱罢了,你竟因追寻我的身世而殒命…

“希静呢?”

“先帝死后第三日,我派王绛英跟踪林书延,被你师傅凌绝尘发现。”

“所以,你又杀了我师父。”

“莫宁澈自觉其中的蹊跷,着手追查。为避免事情的败露,废去了希静的武功,抓了凤镜夜。以希静性命要挟,迫他辅佐我,稳固朝纲。”

醉醒枕黄粱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