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醉醒枕黄粱1

  皇上将明贵妃宠上天的消息,宫中上下无人不知。不过几日,却传来了采薇宫玉贵人有喜的消息。众人都说宫中难免又有一番血雨腥风了,而作为最有可能对玉贵人下手的明贵妃,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却只是一笑,这又让人议论纷纷起来。

其实黎深只是累了,不想再费力纠葛这些事情。辰洛洵,并非良人。

在有意而为之的情况下,黎深终于巧遇了莫宁澈。

“为什么希静会死?为什么你会重回他的身边?告诉我,莫宁澈。”

“贵妃娘娘,这样好吗?如今你是贵妃,我是臣子,理应避嫌。”莫宁澈淡淡地看着她。

“告诉我。”

莫宁澈错开了她的视线,错开了她的指责。“这是希静自己的决择,我没有权利去反对。再者,希静自毁天眼,折短了寿命,难活过十九岁。无论如何,希静的天命已至。”

他说得的确没错,希静十月份就是十九岁了,但,“你怎么会知道希静自毁天眼一事?”

“我与天山一族渊源颇深,十一年前的大事多多少少有些耳闻。”

他,与天山一族渊源颇深!

“莫宁澈。”

“莫宁澈是守信之人,必要之时会帮娘娘完成心愿。”我会帮你离开这里,天长海阔。

黎深一顿,秀眉高挑。

黎深疾步行走在御花园中,发髻中的步摇摇晃得厉害,黎深这才发现自己的发髻之上竟又如此多的发簪。厌恶的将那些发簪拔下来,力道之重连同几缕青丝都随着那些黄澄澄的东西丢在地上。三千青丝散落,无风自舞,黎深这才好受一些。

那些好不容易追上来了宫婢们,唯唯诺诺的将簪子捡起,候在一旁。

原本就不高的树,更是难以挡住黎深的视线,直直的落在背对她搀扶而行的两人身上。

“皇上,臣妾觉得自从有孕以来便特别想睡。”

“那便多睡,朕扶你去前面坐坐。”

“嗯,多谢皇上。”

黎深觉得鼻子有些发酸,大约是太阳过于猛烈的缘故罢。拂开侍女的搀扶,独自往词香殿的方向走去。

辰洛洵陪着玉贵人在御花园中一座便是半个时辰。阳光投射在花丛中,生成黑暗。

“皇上,方才明贵妃出宫了。”

“去了何处?”

“听说是去了硕王府。”

玉贵人插话道,“皇上,姐姐近些日子来心里不痛快,出宫走走也是好事。”

辰洛洵一言不发的看着她,让她心里有些发毛,许久,“朕与黎深之事,无需你来多嘴。”

“臣妾知错。”

“你好生休息,朕还有事。”

“臣妾恭送皇上。”

辰洛洵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这里,“安得信,引魂骑可在他身侧。”

“皇上放心。”

硕王府外的护院颇是为难的看着这个锦衣玉服却发髻散乱疯疯癫癫的女子。

“姑娘,你还要站到何时?这里是硕王府,不是你可以来的。”

那女子却只是看着门槛之上,大写着“硕王府”三字。听说辰洛洵夺取了辰洛轩的权利,让他真真做了一个闲散王爷,落得清闲。

紧闭的大门忽然间敞开了,一个病态的女子被丫环搀扶着走了出来。

病态?!希静也曾说过病态的别致之美,希静…

“贵妃娘娘。”出来的女子大吃了一惊。

醉醒枕黄粱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