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莺啼送客闻3

  长相思,长相思;无边细雨密如织,犹记当初别离时。泪满衣襟绢帕湿,人生聚散如浮萍,音讯飘渺两无情。独坐窗前听风雨,雨打芭蕉声声泣,遥请惊鸿问故人。他乡独闯可安否,莫忘远方思友人。

“声声泪,声声泣,莫是声声长别时?”

黎深将沸腾的茶水自炉上去了下来,用滚水将茶具烫了一遍,沏上了满满的一杯。“侧妃娘娘好文采,好诗意。”

夏汐语莞尔一笑,“听王爷说王妃才是个中好手,汐语只不过是在班门弄斧罢了。”

“品茶,吟诗莫不是讲究一个意字而已。此情此景,却是绝佳,一时有感而言最是真情,娘娘无须谦虚。”

“姐姐,真是为奇女子。”

黎深笑了笑,“但愿吧!”

黎深将茶递了过去,“好了,请品尝看看。”

夏汐语伸出手臂接了过去,放在唇边抿了一口。外面的与淅淅沥沥的,甚是热闹啊!“最是情浓。”

“呵,再喝另一杯。”将第二杯茶递了过去。

夏汐语接过了第二杯茶,亦抿了一口。啧啧称好,“最是茶香。”

“在喝第三杯。”

“最是意长。”

三杯茶下来,夏汐语对黎深的佩服已是深入肺腑。人生如意之事一,莫不过得一知己。无论生死,无论敌对,只有两人间心心相惜已是一生难求。

夏天的雨来得快,亦走得快。不消一会儿,雨便停了下来。檐下点点水珠,是鲛人痛泣的泪水。也许财富,权利并不是一种幸福。

“三杯茶已过,雨也停了,汐语告退。”

黎深放下茶盏,“改日再聚。”

“是,多谢姐姐。”

夏汐语走了,而黎深却没有心情再品茗下去。红叶随流水,不到韩郎怀。一切皆已不能回头了…

“王妃,王爷来了。”合香在黎深的耳边轻声禀告。

辰洛洵走进了这件小小的雅室,满屋的茶香让他的心平静了不少。

“你在煮茶?”

“嗯。”她淡淡的应了声。

他端起黎深面前的茶盏,放在鼻下细细的闻着。“很香。”

“多谢王爷夸奖。”

“王府里新来一些绫罗,去看看吧!”

黎深用手转动着茶杯,“不用了,我想夏侧妃会很喜欢的。”

辰洛洵蹙了蹙眉,“黎深…”

“我明白。”黎深急匆匆的打断了他的话,站了起来。“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

辰洛洵又不动声舍的皱了皱眉,黎深道:“到王府这么多日还不曾见过莫先生,不知他过得如何?”

“他住在留斋,我陪你一起去。”

“不必麻烦了,王爷日理万机,我自己去就好。”

他上前来轻轻握住了黎深的肩,“我娶她并非同你一样,你该明白的。”

黎深苦笑,“是,我说了我明白,不必跟我解释。”

“黎深,”他的语气略重,半响,却只得叹息一声。“你去吧!早些回来,我去处理一些事情。”

辰洛洵离开了这里,合香微微叹了口气。“王妃,何必同王爷置气呢?奴婢还不曾见王爷对任何一个女子像王妃一样在意呢?”

“是吗?”语中溢满苦涩。我的心思,你们有怎么会明白呢?

莺啼送客闻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