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韩轻月1

  我本名并不叫轻月,我娘总盼望我爹爹能及早回来迎娶她,所以为我取名盼盼。

二十年前的江南,或许没有人不知道云水心的名字。不仅仅是因为她貌若西施、美比貂蝉,更是因为她名扬远近的才名。当年云水心正值二八芳华,上门求亲之人足已踏破云家的大门。

云家是百年之族,但却是一代不如一代,至云水心父亲这一代已是空留一个偌大的架子。云父为了保住云家百年来的基业,将全部的希望放在了云水心的身上,希望她能嫁得一个有权有势的好人家。

那一年,落花时节所下的雨,初落在花瓣上想珠玉落盘,而后如丝如缕绵绵不绝;似乎在倾诉平生如云似水的柔情,仔细聆听又都是春花秋月下的绵绵情话。

西湖的白堤边,云水心遇到了韩由。

荡漾的湖水、闪亮的柔光。韩由道,“姑娘好面熟,是否曾经巧遇过?”

云水心不答。

他又道:“姑娘可是云水心云姑娘?”

云水心依旧不语

他还道:“云姑娘,可看到西湖的荷花?可知道荷花三娘子的故事?”

“什么故事?”

韩由嗤的一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这般不言语,不过云姑娘的声音只是美妙。”

云水心不知该说些什么,脸颊微红。细声问:“什么荷花三娘子的故事?”

韩由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支荷花递给云水心,“若想听故事,还请云姑娘收下这支荷花。”

云水心不解,听故事与接不接荷花有什么关系。“为什么?”

“我的规矩,接下荷花就是我的朋友,我只给朋友讲故事。”韩由含笑的看着云水心。

“原来如此。”于是伸出柔荑接过了他递过来的荷花,“现在可以说了吗?”

“湖州有一人名叫宗湘若,一次外出时被狐女所迷…”

那天直至黄昏时,云水心才回到云府,闺房之中至此却有了思念之人。她总是找机会出门与韩由相会,共看云霞明灭,同普执手之约。

频繁的出门,终于引起了云父的怀疑。一次偷偷尾随她,发现了她与韩由之间的恋情。云父愤怒的将云水心带回了家中,将她软禁起来,并决定将她嫁给大理寺卿林尚之子,择日成亲。

想到自己这一生不能再和心爱的人一起执手沧桑,想到在这个家中自己永远都只是一枚保住家族名誉的棋子,逃匿之情油然而起。她打昏了前来送饭的丫环,打扮成她的模样离开了云府。

当夜他们便趁着夜色离开了…

当时的韩由只是一个壮志未酬的穷秀才,云水心当掉了所有的首饰凑集了他进京赶考的路费。走时他信誓旦旦的对她说一定不会忘记她的恩德,不会辜负她舍弃一切都追随他的爱情,誓言如此的美好,但事实却往往不如所愿。

云水心就在那个小小的村庄里度过了孤独的十二年,韩由始终没有回来,没有任何音讯。

在他离开后一年,我便出生了。他不知道,娘亲只是一边默默的抚养我一边充满憧憬的想象他衣锦归来带我们。

日子慢慢在娘日复一日的咳嗽声中度过,我也逐渐懂事,懂得忍受周围人对我的指指点点,懂得不再在母亲的面前提起爹爹这两个字。

娘亲死去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母亲再也没有再睁开眼睛,再也不会温柔对我说“没关系,不哭,娘亲在这里。”其实我知道,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却是最最坚强的女子。

韩轻月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