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托身寄清池4

  黎深走至他的面前,微笑着…

“都进去再说。”凌绝尘终于开口了。

屋内升起了火,很温暖。一行人坐下,冒着热气的香茗立即被捧了上来。耳边皆是希静与凤镜夜絮叨的声音。凌绝尘的利眸微眯,“你中毒了。”

满室寂静,轻月希静片刻就黯然,凤镜夜等人皆是不解。黎深淡然的抿了一口茶,“是。”

“中了毒还如此的轻松,是剧毒。”凌绝尘扫描了她的全身。

“是,虞美人之毒。”

清脆的声音响起,不知是谁打碎了茶盏,溅起丝丝不可置信。“虞…虞美人之毒,小姐说笑的吧!”凤镜夜挂着痞笑。

“没有,是真的。”轻月道。

“原来轻月妹妹也有骗人的时候啊!”凤镜夜仍然如此。

黎深看向凌绝尘,她清楚的看到他眸中的侥幸。“轻月没有说谎,是真的。现在我还没能活着,是因为朱颜丹。”

黎深将这半年来的经历大致的说了一遍,只是省去了轻月腹中孩子父亲的身份与自己爱上了辰洛洵一事。

听完了黎深的叙述,凌绝尘抿着唇不说话,他手中的茶盏荡出层层波纹。“传梅花令,立即寻找医圣苏颖。”

众人一喜,对了,医圣苏颖或许有办法解虞美人之毒。

陌上繁华,两岸春风轻柳絮。闺中寂寞,一窗夜雨瘦梨花。芳草迟归,青驹别易,多情成恋。薄命何嗟!要亦人各有心,非关女德善怨。

冬褪,春归。出去,夏来。一切都如此的顺其自然。

皇帝为死,强撑这一口气。朝中安王与硕王表面共同把持朝政,但硕王早已经呈现出落败的趋势。大家都在等,等着辞旧换新的那一天到来。

一道黑影飞速的在宫墙之上穿梭,身形如魅影躲开了守卫的眼睛。冷宫之中到处萧瑟一片,一个披头散发、双目无神的女子瑟瑟的躲在角落里。不多时,黑影停留在房中。

“皇后娘娘。”

苏曼罗没有动,发出了一声冷哼。那黑衣人走进,蹲在她的面前。一块黑巾蒙住了他的脸,只留下一双悲悯的眸子。

“可曾还记得林汐然?”

苏曼罗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忽然大笑了声,“林汐然,本宫怎么可能忘记。”

那黑衣人一喜,却听见了许多的脚步声往冷宫赶来,一惊。

苏曼罗冷笑,“他早在这里布满了眼线,你逃不了的。”

“他?他是谁?”

剑啸声破空而来,那黑衣人一躲,无奈之下只得先行离开。飞身上了檐头,只见下面已经围满了侍卫,一青衣人提剑立在了宫墙的另一边。

抽出破霜剑飞身上前,转眼间已经不下十个回合。回身反刺,却不料他已经到了半空下刺,黑衣人立即后退数步,青衣人以剑撑地,掌风直击那黑衣人的胸膛。抚住胸口,旋身下了宫墙,消失在人群里。

来到一座假山后,那黑衣人脱下夜行人,换好早就藏在这里的衣服。借着月关,却是消失半年有余的轻月。轻月来到一早寻好的宫墙下,出了宫,径直往问秋楼奔去。

托身寄清池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