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愿为浮萍草7

  除夕之夜如约而至,家家户户都挂上了大红灯笼。烟花绚烂了天空,安王府中亦是喜洋洋一片。黎深将能放回家的。都放回家与家人团聚。剩下的人,她便召集起来,在后花园中大摆酒席众人围在一起吃吃喝喝倒也热闹。过了年后不久就是她的十七岁生辰了,转眼之间已是十七年,而自己的人生也将画上句号。枝头秋叶,将落犹然恋树;檐前野鸟,除死方能离笼。人之处也,可怜如此。这方道理。大抵她今日方懂。

她忽然间,十分想念师傅,那个为她抛却了所有的人。酒一杯一杯下到腹中,只觉苦涩不已。再次端起酒盏时却被人拦下,轻月对她摇了摇头。

“小姐,不要再喝了。”

轻月穿得比前日薄了许多,许是喝了酒有些热。黎深莞尔,随意垂眸,一顿,脑中已是千思百转。

“轻月,你…”

轻月自知小姐迟早会知晓,亦不打算瞒她。拉开椅子,缓缓的跪在一旁的地上。“轻月尤负小姐的吩咐,请小姐责罚。”

周围的嬉笑声渐渐停了下来,希静诧异,连忙跑到轻月面前,将她拉起。

“轻月,好好的,怎么…”希静瞪大眼睛看着轻月微隆的小腹。;黎深忽欣慰一笑,“喜欢他,就留在他身边吧。”

“小姐知道轻月的心意,轻月誓死追随小姐,天涯海角。”

黎深的眼睛有些发涩,:况且我与他今生有缘无分,我已不求其他,只求小姐不要留下我。

希静看了一眼在座的莫宁澈,一咬银牙,“我也如此,求小姐不要留下希静。”

黎深端起酒盏,一饮而尽,“好”。又说道:“除夕夜,大家尽兴。”说笑声又再次响起,黎深看着轻月的小腹,一杯接着一杯,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希静拉过轻月,将耳伏在轻月的小腹上想听胎儿的悸动。听了许久,却始终没听出个所以然来。

一急一怒之下便大喝一声:“都给我安静,没看见我正在和我的侄子还是侄女说话。”

众人一怔接看向黎深,黎深只是笑着,对她的大喝不以为意,众人也不好说什么,有听了许久,亦是什么也没有听到。小嘴一撇,“澈哥哥,为什么我听不到我侄子还是侄女的声音,难道他(她)不喜欢我这个姨娘”众人皆憋着笑,不敢出声,假咳一声,“看轻月姑娘的小腹,孩子也才三个月左右,孩子还未成形。如何同你说话。还有是姨不是姨娘。”“可是我喜欢他叫我姨娘,姨娘比姨好听。”翠眉微蹙,甚是可爱。“希静想嫁给轻月姑娘腹中胎儿的父亲为妾?”

“不想。”希静摇手。

“那希静还想让他叫你姨娘吗?”

“想,但是不敢了。”希静悻悻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拿起啃了一般的鸡腿继续,口中还喃喃念着,“澈哥哥真讨厌。”莫宁澈不说话,只是喝喝酒。

喝得有些闷了,黎深踉踉跄跄地走远了。一阵风吹来,醉意散了不少,倚在一块大石边。望着天空出神。

愿为浮萍草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