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愿为浮萍草3

  黎深直奔主题,“吴孟云是怎么回事?”她在回来的路上就听说吴孟云怂恿其子打死佃农一事,吴孟云父子被判秋后处斩。

舞落亦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并不知晓,三天前突然传来吴孟云父子被处斩的消息,我以为是小姐所为。”

黎深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谁在帮她?又或者究竟是谁想要了他们父子的性命?难道是辰洛洵?想想,又否定了这个想法。既然辰洛洵没有再自己才从和峰城回来之时,就杀了他,又何必等到现在。他明白自己想亲自解决这件事情,又岂会插手。那么,是谁?

回到安王府,才走进大门就有一个人扑了上来,紧紧的抱住她。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黎深推开希静,将她好好打量了一番,“没事了吗?”

“没事了没事,你看我都好了。”希静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表示她已经完全康复了。

“没事了就好,是何人将你医好的。”

希静迟疑了一会儿,“是…澈哥哥。”

“澈哥哥?!”

藏雨在一旁插话,“是莫宁澈莫公子,参见王妃。”

莫宁澈救了希静!

“起来吧!这段日子辛苦你了。”

“没有,是奴婢应当的。”

黎深将一个锦盒交给了她,藏雨不解,“这是做为你照顾希静的谢礼。”

藏雨欠了欠身,“谢王妃厚爱,但那时奴婢的分内之事,不敢奢求王妃的赏赐。”

希静从立身的手中拿过锦盒,一把塞进了藏雨的怀中,“小姐说给你的,就是你的。那么容易得到的东西,为什么不要?”

藏雨抱着锦盒,不知所措。只见黎深的话在耳畔响起,“不要会后悔一生,去收拾收拾东西,然后出府吧!”

藏雨不解,她是王爷的奸细,王爷怎么如此容易的放自己走?待她回过神来时,黎深和希静离开了,她打开锦盒一看,竟是天山雪莲与她的卖身契。

王爷曾说过,等他见卖身契坏给她的时候,她便自由了。她的卖身契上要的不是银子,而是天山雪莲。因为只是救活她妹妹的唯一希望。没想到,如今如此简单的就拿到了。原本她还以为会以生命为代价,哪知,哪知…

含着泪,她跑回了房间,迅速的收拾好了东西。王妃,藏雨记住你此番的大恩大德。

回到房间内,希静便缠着黎深。

“小姐,你和轻月一去就是这么久,有没有想起我?”

“你说呢?”黎深打趣的看她,又打量了一下房间,“轻月呢?”

希静不解,“轻月不是一直都和小姐在一起吗?”

黎深一惊,“来人。”

一个丫环立即走了进来,“王妃。”

“轻月可曾回来?”

“没有。”

黎深的心开始砰砰乱撞,是她疏忽了。她以为以轻月的武功是不会在这一路上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是她的错。

急步行至院中,“来人。”

引魂十八骑立即出现在院中

“去找轻月。”

“是。”

说着又急步的往外走去,希静追了上来,“轻月怎么了?”

“不知,去胭脂醉。”

黎深并这希静快步的走在大街上,不曾想到一阵疾风迎面而来。黎深与希静忙不迭的退后几步,街上的人皆四下逃去。只剩下她们,还有一个半大的孩子.

抱歉,顺序错了,请亲们原谅。

愿为浮萍草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