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孤灯照寒烟4

  “我喜欢。”

他的目光微冷,“为何喜欢?”

“喜欢不需要理由。”

他的手忽的用力,黎深吃痛,他似乎在惩罚她。“不许你这么不顾身体。”

淡淡的薄荷香从身后传来,黎深感觉呼吸有些压抑。自那件事情后,每一次见他,她都会莫名的压抑起来。她没有办法当那件事情从未发生过,即使知道他们只是利用关系而已。

剩下的那些奸细终被找了出来,希静气愤的想将他们脱光挂在城门之上,而黎深去放了他们,为此希静至今还在生他的气。

轻轻的推开他,失去了温暖,让黎深打了个寒颤,她伸出因为寒冷而发白的手。

“血箫。”

辰洛洵看着如玉般的墨瞳,黎深亦不示弱,与他对视。

雪越下越紧,黎深的肩上已积上了一层薄薄的雪。

辰洛洵微叹了一口气,走上前一步,将她拉近,轻柔的拂去她头上的积雪。然后从袖中抽出那支如血般鲜艳的血箫,抓过她的手放在她的手心之上。

“去换件衣服。”

说完便大步离开。

黎深看了看手中的血箫,这上面还有属于他的温暖。将它紧紧地抓在手中,朝房间内走去。房间里很温暖,辰洛洵早早的就命人在房间内生气了火炉。不消片刻,落在衣服上的雪就融化了,衣服湿了许多。

“小姐,你怎么这么笨?不知道看雪的时候打伞吗?看你冻的。”希静嘟着嘴极不满意的为她换着衣服。

看着她如此可爱的表情,黎深原本阴霾的地方豁然开朗了不少。听着黎深的笑声,希静更加的不满了,“小姐,你怎么还笑?”

“好,不笑。”

“小姐,我们什么时候去走那个安王一顿?”希静一边为黎深整理衣服一边问。

“他惹到你了吗?”

“当然,那个安王竟然偷了我们这么辛苦努力来的成果,我当然要揍他一顿出气。真不知道小姐你是怎么想的,居然就这么算了。要是我,我一定狠狠地揍得他哭爹喊娘。”她为黎深系腰带的手一重,以此来表示不满。

这丫头,真是…

“是不是无聊了?”

希静抬头与黎深相望,眼神中写满了哀怨,“小姐,你就让我出去吗?”

黎深也知道这几天没让她出去,先前又被软禁了数十日,她早就被憋坏了。

“不行。”

希静的头一下子就垂了下来,恹恹的把弄着黎深的衣服。

“不过我却有间事情让你去办。”

“什么事情?”她的眸中复染上精光。

“我将问秋楼给你,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要让同为酒楼的醉仙楼五日之内消失在夆都城内。”

希静有些不解的问:“小姐,为什么要让醉仙楼消失?你和那家酒楼的老板有仇吗?”

黎深拍了一下她的额头,“小孩子哪里来的为什么?”

希静不满的揉了揉黎深拍的地方,“人家不是小孩子,我只比小姐你小一岁而已。”

“行,只少一岁,去吧!”

“小姐你看着吧!希静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嗯。”黎深淡淡的应了声。

孤灯照寒烟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