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槛菊微雨黯4

  同情的看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去。

“王妃这是怕了吗?还是急着去向王爷请罪吗?”

“如果我是你,绝不选如此愚蠢的办法来给我一个下马威,毕竟我是堂堂的硕王妃,与硕王正值新婚燕尔,而你却只是一个小小的姬妾。”

琳琅身子立即僵硬,慌张的跪在地上,“请王妃恕罪,琳琅不敢了。”

一个没有脑子的女人,“起来吧!给位请继续,本王妃先告辞了。”

留下一个她们难以企及的背影,离开了这个亭子。

安王府的后花园

菊花已经开了,傲霜绽放。

冰肌傲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不随落叶舞霜风,片言谁解诉秋心?

一张矮桌,一壶清酒,一个人,一颗心。

辰洛洵手执酒盏,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下腹中。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许桓穿过丛丛花丛来到辰洛洵的身边,细声禀告。

“王爷,引魂骑传信来了,已经找到王妃了,只是…”

辰洛洵的手一顿,终于找到他了,“如何?”

“王妃毒发陷入昏迷之中。”

毒发了!她的毒不是应该还有十天才发作吗?怎么这么快就毒发了?

“下令将她火速带回。如再有差错,让他们提头来见。”

“是,王爷。王爷,和峰城那边来信,有一名叫黎深的女子为了一场葬礼与整个和峰城为敌,葬礼过后再也不见其踪影。属下认为那位叫黎深的女子必定是王妃。”

黎深,你…

“另外,户部尚书之女夏小姐来了。”

辰洛洵放下酒杯,“请她去大厅,我随后就到。”

“是。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大厅内,夏汐语矜持的坐在那里。一见辰洛洵进来,就立即迎了上来,微微行礼。

“安王有礼。”

“不必多礼。”辰洛洵虚扶着夏汐语,“夏小姐请坐。”

一个无心的举动,却让夏汐语心里的小鹿乱撞,脸上抹上了一层红晕。

“夏小姐,找本王所为何事?”

夏汐语此时一身浅碧的云茜宫纱裙,精致的脸庞。站在那里如同一朵碧荷。

“王爷,明日我想去护国寺祈福。可是父兄都有事不能陪我前去,不知王爷是否有空?我想请王爷一同前去。”说着便低下头去,不敢去看他。

“竟然是夏小姐的邀请,本王没有不去的道理。”

“真的吗?”夏汐语的脸上带着激动。

“是。”

夏汐语宛然一笑,惊喜之情由现。她还以为他会拒绝呢?毕竟他们还只在昨日硕王的大婚上见过一面。

“夏小姐既然来了,不如到安王府内随意的游玩一番。”

“可以吗?”

“夏小姐初次到安王府,本王当然要一尽地主之谊。”

辰洛洵起身,“夏小姐请。”

搅着手中的锦帕,羞涩的跟在他的身后,难以掩饰的情绪,让她如置云端。

安王府中的景色,她并没有怎么注意。她只感觉辰洛洵伟岸的侧影足已填满她的内心。

三日后,一白一青两道身影从墙的那一头跃至墙的这一头

槛菊微雨黯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