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红枫舞零落6

  那人踢向躺在地上的家丁,“起来,没用的东西。”

说着朝黎深走来,用那只完好的手捏住黎深的下巴。黎深厌恶的看着他,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周围早已沾满了人,可惜他们只是看客。尽管同情黎深的遭遇,却不敢说半个字,不敢得罪知府的儿子。

“你断了本公子的手,本公子要让你生不如死。”

话音还未完全落下,街上又传来了一声杀猪的叫声。刚刚还捏着黎深下巴的手,此时躺在地上,了无生机。血溅上了黎深的脸。

众人大惊,因为他们没有看到他的手究竟是如何被砍下了,包括玄影。

黎深费力的爬了起来,掏出帕子,狠狠地擦着脸上的血迹,仿佛那是什么十分恶心的东西,耳边还有不觉的叫声。

此时,十八人从天而将。身着青衣,腰间佩戴着绣着彼岸花的腰带,整齐的立在黎深的身后。

看到是他们,黎深的心里竟有些失落,看来她不得不回去了。

“属下来迟,请小姐恕罪。”辰洛洵病没用过多的介绍她,所以只得如此的称呼。

那玄影似乎反应了过来,身体忍不住的颤抖,“引,引魂骑。”

她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连引魂骑都对她如此的恭敬?刚才他还伤了她,怎么办?

在玄影战栗不已的时候,那位知府的儿子却红了双眼,“给本公子杀了她,杀了她。”

那些个家丁并不知什么引魂骑,他们只是井底之蛙,但看着那只断手,以及颤抖不已的轩,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一步,生怕成为那只出头的鸟。

黎深冷‘哼’一声,“把他给我挂在城门口,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是。”

在武功高强的引魂骑前,他没有任何放抗的机会。不一会儿,他就在全城人的面前被挂在了城门之上。大批的官兵终于到了,还引来了那位知府。看到儿子那只断了手,狼狈逇被挂在城门之上,他经当场被气得几近昏厥过去。他下令全城搜捕,可哪里还有那群人的影子,那知府立即昏厥。

和峰城外的树林

黎深的脸色苍白如纸,有气无力的问:“你们一直在找我?”

“回小姐,是。”

“你叫什么?”

主子曾说过,见到她就如同见到主子一样,“属下,羽微。”

“找到我的事情,先不要通知辰洛洵。”

羽微的眸光稍暗,“是。”

黎深再也没有力气在支持下去,昏倒与地,气息微弱。羽微大惊,立即为她疗伤。大半个小时过去了,羽微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层细汗。许久,羽微才收回功力。扶着黎深躺在临时搭的帐篷里。

“大哥,小姐呢?”十八骑中的十五问。

“小姐身中剧毒,我护住了她的心脉,暂时保住了她的性命。”

十八骑中的老七问,“是什么毒?”

“不知道。”

“那现在怎么办?要通知主子吗?”

羽微思索了半刻,“小姐应该有她自己的想法,先别通知主子。等小姐醒了后再说。”

林中再没有了声音…

红枫舞零落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