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过河拆桥

  花若盈抬起的脚又退了回来,而庄玉溪不知死的照常往里扑。

“殿下,妾臣担心你啊!臣妾……”

“管家!”

君慕夜一声将庄玉溪的话打断,管家应声从外面跑来。

“殿下!”

“把庄妃娘娘的行礼收拾好,一会到帐户支个几千两黄金送到庄府,再到我这来领一封休书,从此,庄玉溪不再是太子府的人。”

“什……什么?”

庄玉溪以为她听错了,这言诺诺不是已经走了吗?为什么太子还会休掉她?

“殿下,臣妾做错了什么?殿下!”

“你?你错就错在,你连你是什么错都不知道。”

冷冷地看了庄玉溪一眼,君慕夜毫不留情。

“管家,将她带走,如果她硬是不肯走,就强行将她驱出府去,衣服和几千两黄金都不给她了,让她身无分纹地滚回将军府去。”

“这……”

管家为难地看着君慕夜。

“殿下,庄妃娘娘是皇后娘娘亲指的太子侧妃,这一声不吭地将娘娘休回将军府中,于情于理都不符啊!是不是,该向皇后娘娘说一声呢?”

“这没什么好说的,有什么事自有本殿下担当,你若是不想在太子府中当差就尽管废话,本殿下不养闲人。”

管家吓了一跳,看来今天太子的脾气不小,平日里他虽是冷,却从不对家人大声过一句。

“是,小人这就去办。”

走到庄玉溪的面前无奈地摇了摇头。

“娘娘,请吧!”

庄玉溪咬破了下唇,回头看了看门外的花若盈,她的脸上是一抹得意的笑,她竟不知道,她的鲁莽竟成了她最大的劫,如今发现已是来不及,现在别无他法,唯有先回府中,跟爹爹商量一下该怎么办了。

一踏出太子府大门,言诺诺就将将君慕夕的手放开!

“谢谢君慕夕,我们合作愉快!”

君慕夕挑挑眉。

“小怜儿,你可有点过河拆桥哦。”

言诺诺抿嘴一笑。

“过桥拆桥?嘿嘿,这说法我喜欢,就算是吧,夕王爷,如果今天你想拿报酬的话,指个路给你,去找君慕夜的两个侧妃娘娘要吧,今天这场戏,最大的受益人可是她们。”

君慕夕环起双手玩味地看着她。

“小怜儿,你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奇怪吗?嘿嘿,她好歹也比他们先进个一千几百年,不奇怪那才叫做奇怪呢,转身正要离去,却被君慕夕拉住。

“你去那?王府在那边。”

“我有说要去王府吗?”

君慕夕皱了皱眉。

“不去王府,你还能去那?沐家堡吗?”

“天大地天,难不成除了沐家堡和太子府、王府这三个地方,怜儿就没地方去了不成?”

将手从他的手中挣出来,可是君慕夕抓得很紧,她根本就挣不开。

“君慕夕!”

君慕夕嘴角微扬。

“小怜儿,就算是天大地大到处都是你的容身之处,可你最终的归宿只能是我的王府,今天是我从你太子府中带出来的,你就不可能再从我的手中逃离。”

言诺诺有种刚出虎口又掉狼窝的错觉。

“君慕夕,你对我有恩,我不想伤害到你的,可天下还没人敢强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君慕夜不能,你也不能。”

“什么……”



过河拆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