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七十六章 酒后乱性

  事情无论残酷或是美好,要来的总是要来的,像是人生中的一大劫难,终归是逃不过的。女孩话未说完,便已经不能再发出声音了。她的嘴已经被段少的唇堵了个密不透风,那还能说出话来拒绝。只听得她“嗯,唔……”地哼哼吱吱。

范晓冰的双手被段少拉进怀里的那一刻已经全然自由了,她用力地支撑着段少的胸部,想使自己的远离他的怀,躲过他的堵截,但却丝毫没有作用,反而使酒后乱了性的男人更加欲火焚身,另一种的刺激让他放肆向女孩索取。

女孩在男人怀中挣扎着,慢慢地力气变小,从前的拒绝已经变成了半推半就,两条舌搅和在一块,如蜜般的湿润,让彼此喘着粗气。

段少的一只手搭在范晓冰的肩上,另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伸到了她的双腿之下,稍一用力,他从沙发里站了起来,女孩被他横抱而起,然后段少摇摇晃晃迈着猫步向大床移去。

脚尖在触到床后,段少才把范晓冰抛到了床上,然后男人便倒向了她的身体,要知道这个男人高大威猛,如这般倒下,压在谁身上都得够呛的,女孩闭起了眼睛等待着泰山压顶般的痛,事后,她只感觉到头两边的床垫向下陷去,睁开眼睛才在十几厘米远的地方,段少的脸停顿了,他的双手支在她头的两侧,俯视着这个女孩火烧云般的霞红。

而段少朦胧的眼睛里看到的却是白怡薇清纯得如漫画里美少女般的脸,让男人有种看画中美人的错觉,恨不得就这样看下去,一直看着她。可是酒精的作用再强的身体,再坚强的意识都会抵挡不住的。

男人慢慢地俯下头去,薄唇再次触到女孩的粉唇,那种感觉依然如同他第一次吃蜜般甜美,然后便大口shun吸。

女孩被这个阅女无数的男人技术娴熟地调悦着,残存拒绝抗拒的意识都驳去了,她再也无力抵抗,也不心再抗,滚烫的脸让她莫不开,她便闭上了眼睛。

段少虽然大肆猎食女孩的那份纯真的蜜,意识中却全然把这个女孩当成了白怡薇,可怜的女孩被无情的掠取却不知道自己只是替代品。

段少的嘴shun吸着女孩的粉唇,手却很不听话地游移在女孩的身体上,女孩顾及不了什么了,只听得房间里彼此急促而紊乱的呼吸声,来来回回地响彻在房间的角角落落。

彼此都忘记了自己慢谁,只是尽情地欢愉,纠缠着。突然女孩感觉到下体一阵撕裂的痛,暴风雨来了,汗浸透了包裹一丝不挂身体的被单,极乐的欢叫充斥着房间,一声长长的呐喊结束了今夜的风雨。男人疲惫不堪地趴在如瓷般胴体的白怡薇身上,让跟着喘着粗气的女孩更加气若游丝。

男人转头间,二人的眼睛对视着,男人稍一低头便又吻向了她的脸。

PS:今天的两个小章节奉上——

第一百七十六章 酒后乱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