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消肿药膏

  段少拉着怡薇消失在好事者的视线中,躲进了电梯里,怡薇的手仍然被段少紧紧地拽着,甚至让她感觉到隐隐的生痛,她扭动着手腕,段少回过神来松开她的手。

怡薇觉得自己很倒霉,被段少打过的脸至今依然隐隐觉得痛,虽然红肿已经消,但今天又被莫名其妙无辜被毒打一掌,她到底是得罪了谁了!

掩着红肿脸庞的手一直不敢放下,紧紧地掩着那块伤,一但示人,这伤将会随着外人的指点由脸庞伤至内心。

电梯缓缓向上,电梯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音,一个均匀有规律,一个忐忑起伏不平。

电梯“叮”的一声发出清亮的声音停下,电梯门慢慢地移开,段少毫不客气很不绅士地先走出了电梯。怡薇掩着脸依然站着不动,虽然她知道这一步一定要迈出,但能躲一刻便是一刻吧!

电梯片刻后慢慢地合上,突然一只手挡在中间。

“怎么了?”

段少一只手撑在被他挡开的电梯门上看着怡薇发出低醇的声音。怡薇抚着脸头也不抬走出电梯,从段少身旁经过的时候,她似乎感觉到这个男人正用他那双深遂不可测的眼睛看着自己,似乎要看穿她此刻的心里。

走到段少的房间,怡薇侧身让道,段少走到她的前头,摸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开门的房卡,这时他才想起,晚上他把房卡给了范晓冰秘书,而自己也没有带钥匙。他转头看了一眼依然把手抚在脸上的怡薇,然后掏出手机。

“给我送钥匙上来,还有给我备支消肿药!”

挂了电话,他斜靠在门上盯着手抚脸蛋的女孩,看得怡薇不知所措,只好把视线移向远方,希望那个人快点把药送上来。

也不知道他和谁说电话,几乎命令的口气,话中毫无点人情味,像是剧中直板的对白。

电梯的门响了一声,走出一个身着白色衬衣外加小马甲的服务生,他向这头探来,微笑着向段少小跑而来。段少见来人了,抬腕看了一下手腕上的钻表。

“段总,钥匙和消肿药来了!”

说话间,服务生侧头看了一眼杵在原地手抚脸蛋的怡薇,眼睛闪过一丝复杂难以言语的神情。

“很好,五分钟!”

五分钟?才五分钟吗?怡薇心里纳闷着,这五分钟,她站着似乎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时间,漫长,漫长,很漫长的几个世纪。

服务生把钥匙递上药和钥匙,突然礼貌地说。

“段总,须要我帮忙开门吗?”

段少接过钥匙和药转头说。

“不用了!”

“好的,没事我先走了!”

服务生说着转身走向电梯!

随着钥匙旋转,房门应声而开,段少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怡薇抬头看看电梯那头,服务生站在电梯前正往这边看,怡薇低下头跟着走进了房门。

段少走进房间,把钥匙和药扔在桌子上,然后边脱外套边对怡薇说。

“药自己抹!”

真是冷血动物,不会怜爱女人,不帮她涂抹消肿药膏就算了,连说话都毫无感情色彩,他比这个世界上最冷血的动物还冷血。

PS:亲别忘了收藏哦!

第四十五章 消肿药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