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并蒂荷花

  雨雾中,一袭清灵的黄衣执着桐伞沿着青石小径飘然而过,微雨轻轻行走两步却猛然停下,方才那女子似乎很面熟,“啊!”原来是她!

映日湖中娇美的莲花早已凋落,徒留一丛丛碧绿在雨雾中飘荡起伏,执伞的黄衣婢女轻扣院门。凝心探出头来打量下她,犹疑的问道,“今儿不是荷心当值么,怎么是你?”

少女微微一笑,娇声回道,“姐姐有所不知,荷心被如烟夫人临时抓了去当差,兰晴管事这才遣了我来!”

过去常有此事,如烟夫人仗着王上的宠爱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也不足为奇。凝心立时打消了心中疑虑,轻声道,“随我来!”

湖心亭中纱幔轻挽,飘逸的琴声从他指尖倾泻而出,郁云扬兀自沉浸在其中,丝毫未察觉出异样。

凝心执起桌上的横笛附和着琴声吹奏起来,两种不同的声音奇妙的融合在一起,弥漫在雨帘里更添几分仙气。

想不到象他这样无情无义的负心之人竟然能奏出这么美的曲子,可惜——

黄衣婢女静静的伫立在他身后,面上的笑容隐隐含着诡异。缓缓从袖中摸出把锋利异常的匕首冲着他的背脊狠狠刺去——

厚重的院门砰的一声撞开,微雨大喊一声,“小心!”

郁云扬飞快的转回身形,修长的大手砰的钳住她细嫩的手腕,却在看清女子面容的的刹那恍惚了心神,喃喃唤道,“墨荷,是你么!”

那女子凌厉的挣脱开他的手掌顺势而下,锋利的匕首狠狠的插进他腹间,鲜血噗的一声涌溅出来!

郁云扬用手死死按住伤口,唰的拔出那把匕首丢落在她面前,凄楚的道,“若是你能活转过来,我宁愿去死!”

那女子诧异的望着地上的匕首冷哼一声,“纵是你死上一千次一万次姐姐也不会活转过来,少在那假惺惺的卖弄痴情!要杀要刮随便你!”

郁云扬一愕,细细打量眼前清冷的女子,她与墨荷便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音容相貌分毫不差,只是那双美丽的眼眸中充斥着满满的恨意,半晌他才失落的道,“你是墨言!”

“姑奶奶正是杜墨言!今日倒要你死个清楚明白!”少女昂起小巧的下巴,仿佛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或许是失血过多,他的俊脸变得惨白,却仍支撑着问道,“为什么杀我?”

一句话挑起杜墨言滔天的怒火,“若不是你,姐姐怎么会离家出走!若不是你,她又怎会惨死异乡!”

郁云扬微愕,眼中掠过一抹深切的痛,他深吸口气飘忽的道,“你说的没错,是我害了她!是我!”我未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他绝望的道,“凝心,放开她!”

“庄主!”凝心急急唤道,难道这些年他受的苦还不够多么,为什么还要将不是自己的过失硬往身上揽?

“放开她!”郁云扬坚定的道,凝心无奈,一跺脚松开了对杜墨言的钳制。

墨言用脚尖勾起匕首向上一抛稳稳的握在自己手中,唇畔凝起一抹凄然的笑意,“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我会再来的!”

第二十六章 并蒂荷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